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1章 打赌
    孟文天笑了笑,也不管王锡贵的讥笑和马申鸿的深思,而是转头对车主舒毅道:“舒少,我之所以跟着王老板他们给你报价五万元的维修费,不是我跟他们一样不厚道,而是因为我们这边一下多了不少维修工作。你是聪明人,你一看就明白,除了他们应该有的拆卸检查,我们还增加了活塞体的复位安装,增加了发动机正时链条的重新装配。”

     这厮说王锡贵他们不厚道,实际上最不厚道的才是他,时时都没有忘记给王锡贵他们挖坑、栽刺,这不,他又提醒舒毅了,说道:“这些工作本来没有,可因为南岭汽车改装厂的技师无缘无故地拆卸了它们,又不能准确地安装回去,我们这不就增加了新的工作量吗?而且还导致了新的故障产生。……,也就是说,舒少,他们不修还好,他们越修后面接手的人工作量越大,麻烦越多,维修费自然就增加了。”

     这厮唯恐舒毅心里郁闷得不够,还大声叹了一口气,说道:“嗨,舒少你也真是,如果第一次就交到我们手里,只要一万元就能把它修得妥妥的。而且当天你就能开着它回家,那会多交了几万元还惹来一肚子气?”

     舒毅的脸色还阴晴未定,不知道孟文天是在信口雌黄还是确有其事,旁边的王锡贵就气得跳了起来:“王巴羔子,你嘴里积点德好不好?我们虽然没有修好车,但我们也努力了。……,发动机的正时链条我们确实动了,但我们已经完好地将它复原,你怎么能瞎说我们修出了故障?”

     不但王锡贵、马申鸿等人气愤,就是郭秋兰也觉得孟文天的话太损人:谁修车不是想把车修好?他们把车修坏也是无意的啊。

     孟文天没有理睬王锡贵等人的愤怒,而且笑呵呵地朝王锡贵说道:“呵呵,王老板,你别生气,事情本来就是这么嘛。……,我问你,你会拧螺栓吗?……,你能不能回答我,这款发动机装配正时链条的过渡轮六角法兰面定位螺栓的扭矩是多少?”

     王锡贵张口结舌,怒道:“你……你小子这不是刁难吗?谁去记螺栓的扭矩?”随即他想到什么,马上对车主道,“舒少,我们的技师肯定是严格按照标准扭矩来进行紧固的。”

     孟文天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说道:“如果你们的技师没记那些关键数据,那肯定修不好这台车。我告诉你,高级豪车的装配力度必须严格按标准来,这可不像修拖拉机。……,今天我得指点你一下,这款发动机六角法兰面定位螺栓扭矩比一般发动机的相关螺栓扭矩大百分之十到百分之十五,拧到位时须多加十二牛-米到二十牛-米的力矩。记住了?”

     就在王锡贵张口又要骂孟文天装逼、根本不存在这回事的时候,旁边的马申鸿却点了点头:“确实有这么一回事。按照维修手册,一些德系车和一些瑞典系车的螺母螺栓的扭矩确实比标准力矩要稍微大一点才好。”

     王锡贵、田启吉、郭秋兰等人都瞪目结舌。

     郭秋兰惊讶孟文天的是他怎么知道这些,这还是一个高中生吗?

     而王锡贵、田启吉除了郭秋兰所惊讶的,他们还气愤马申鸿为什么会帮对方说话,这不是胳膊肘往外拐?

     他们不明白:真正的知识分子在遇到比自己水平更牛的人时,他们的心思就考虑知识和技术去了,最多在技术上找麻烦,而不会如商人那样只考虑自己的经济利益。

     舒毅自然不懂这些,但他见王锡贵一副目瞪口呆、孟文天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特别是有了马申鸿这个本属于王锡贵阵营的高级技师在旁边支持,他立马就确定孟文天的技术水平远高于王锡贵他们的水平,也立马确定刚才孟文天所说的话是对了:

     他舒毅真的被王锡贵耍了!

     舒毅勃然大怒,对着王锡贵大骂道:“老王巴蛋,你浪费了老子的时间,讹诈了老子的钱,还修坏了老子的车!你们特么给我记着!”

     王锡贵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急道:“舒少,你别听他胡扯,他肯定修不好这车。”

     舒毅更怒,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玛逼的是希望我的车修好还是修不好?”

     王锡贵慌忙说道:“不是,不是,你误会了,我是说这小子也就是一张嘴,不知道从哪里看到一些皮毛就拿到这里瞎吹。”

     孟文天看着王锡贵问道:“王厂长,既然你说我只知道一些皮毛,那现在我们就以发动机缸体复原时间来打一个赌好不好?……,你说这个汽缸我多久才能复原装上?说吧,随便猜都行。”

     孟文天的话让王锡贵异常尴尬:这个赌根本就不能打,左右都是坑。把时间说长了不行,把时间说短了也不行。

     如果把时间说长了,而孟文天却在短时间内把汽缸复原装好了,那不说明孟文天的技术很牛吗?纯粹是为孟文天打广告,拍他的马屁。可是自己如果把时间说得很短,人家双手一摊说既然你说这么快就能复原,那你们来装啊。那自己不傻眼了吗?根本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因为他的南岭汽车改装厂压根就装不上,否则怎么会到现在这一步,把车送到这里来?

     这时,田启吉也看出了孟文天似乎有点不凡,根本不是自己之前所想的他只是一个普通高中生。说不定这小子还真有点修车技术,说不定真能把这辆车修好。

     想到他能修好车,田启吉里不由一阵后悔:“艹!早知道他是真的想修这辆车,我就不应该帮他。”不过,想到省城的高级技师都无法修复,他又放心了,就大声说道,“两个小时。有本事你就在两个小时之内复原!”

     孟文天看着尴尬的王锡贵问道:“田启吉说要两个小时,那你认为我要多久?”

     “尼玛,你小子总不忘记打我的脸。老子今天把这仇记住了,哪一天叫你好好还!”王锡贵心里骂着,但为了防止对方把这个工作推给自己,只好装出大方的样子说道,“两小时还是太短了,就是修熟悉的发动机装缸也要两个多小时呢。……,如果四个小时能装好,说明你技术很牛。”

     没办法,田启吉这家伙应下了赌约,他只好也说了一个时间,把时间说长一点,多少也能替自家的改装厂遮一遮丑。四个小时就是半天,改装厂没修好的发动机,汽修厂这边半天才修好。这样说出去,改装厂多少也有点面子,不是吗?

     孟文天笑了笑,走到郭秋兰身边低声地问了几句话,得到她的肯定回答后,这才走过来,说道:“我不要四个小时,也不要两个小时,我只需要二十五分钟。如果二十五分钟没有复原装好算我输,你们要做什么就做什么。”

     “啊——”所有人大吸了一口冷气,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这个说大话的小子。

     马申鸿断然说道:“不可能!”

     虽然说会者不难,难者不会,但他们好几个人好几个小时都没有头绪的事情,他一个人,一个小子,怎么可能在二十五分钟之内修好?

     田启吉惊讶是惊讶,但内心却狂喜:小子啊小子,真特么能装啊。好,你就装吧,老子巴不得你出丑。他连忙说道:“小子,你说话算数?二十五分钟内把发动机复原?如果你在二十五分钟内没有修好,我要收购这家汽修厂,你也同意?”

     孟文天回答:“同意!”

     所有人面面相觑。郭秋兰则慌忙喊道:“孟文天,你疯了吧?不行!”

     孟文天没有说话,而是从活塞上拿起那些金属活塞环,从旁边维修工具柜里拿起一张油纸,将它们包好递到郭秋兰手里,低声说道:“我还同意把美国炸掉呢,有用吗?”

     “呵呵。”郭秋兰一听乐了,说道:“知道就好。这汽修厂可是我的。……,你采取这么简单的办法真的能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