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邀请
    第二十一章邀请

     看着眼前繁忙的景象,可以说是有自己一手造成的武鸣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看了看时间,武鸣估计天香园的运输车也快要到了。就在武鸣准备打电话问问大牛,怎么运输车还没有到,毕竟已经有不少鱼由于缺氧开始翻白眼,远处传来一声响亮的汽车笛声,不用想武鸣也知道是天香园的运输车到了。抬头朝笛声传来的地方看去,只见一辆辆大型货车缓缓的朝河边始来,看着明显有点不堪重负的水泥路,武鸣决定等自己挣钱了这水泥路还的加固加宽。

     ……

     午后的阳光照耀着河面,升起了一阵水蒸气的燥热。辛苦了一上午的渔民,将捕捞好的水产一批批搬下船,等着武鸣等人前来收购。

     年纪比较大的已经找了个比较阴凉的位置,躲避火辣辣的太阳。

     随着一框框鱼虾被搬上运输车,张雪茹在一旁帮忙记着重量。而武鸣本人则在计算价格,给村民们结账。

     ‘王叔,你们一共捕捞了三千斤,其中胖头鱼八百斤,黄辣丁五百斤,鲫鱼跟其它鱼类加起来一千二百斤,按照我们说好的价格,总共两万五千八百元,我凑合整数给您两万六。’

     对于武鸣给出的价格,王大宝很是满意,连连说着谢谢。

     给对方转账完毕,看着对方兴高采烈的离开,武鸣心中也是充满喜悦。

     这也算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所做的第一件有益于村民的事情,也没有辜负了村里唯一大学生的名头。

     随着运输车离去,这次收购可以说是圆满结束,对于村民问武鸣以后还如此大肆收购不,武鸣给出了肯定的回答是。

     虽说武鸣只跟天香园签订了合同,可不代表武鸣会在一棵树上吊死,昨天晚上武鸣便联系了在回家路上遇见的鱼贩张武清,跟对方聊天得之,对方最近正在为收购野生鱼类发愁呢,武鸣可以说是解了对方的燃眉之急。

     不过武鸣也没有趁火打劫对方,而是说出来天香园给出的收购价格,让对方按照同样的价格就可以了,对比张武清给出的回答是完全没问题。

     想着水友聚会,武鸣准备询问下张武清有没有时间前来参加,毕竟这也可以说的上是一场小型的交友会。

     想到就做,武鸣拿出手机直接给对方拨了过去。

     而此刻的张武清正在为前往安庆做准备,毕竟这次需要的量很大。不能出一点差错,虽说跟对方聊的很投机,但是商人该有的谨慎,他还是不会放下的。

     就在张武清准备打电话跟武鸣询问下水产收购的事情时,手机传来一阵阵铃声,打开一看,发现是武鸣打开的电话,想也不想的赶紧接通。

     还不待自己说话,只听见手机里传来了一道响亮的声音。

     ‘张哥,我准备一个星期后举办一场篝火晚会,届时会有很多朋友前来,其中也有不少做生意的,如果张哥你没什么事情的话可以来参加,毕竟多个朋友,多条路嘛!’

     对于武鸣的话语,张武清很是赞同,想也没想道;‘小武啊,你不说,老哥我也会去看看你的,自从上次车上一别,我们有许久未见了,你还帮了我大忙,老哥我说什么也要好好谢谢你啊!’

     听见对方答应前来参加,武鸣毫不意外,不说自己帮了对方大忙,毕竟也可以说是各取所需!商人重利,武鸣知道仅凭聊了几句话对方就答应前来是不可能的,最大的原因还是看中了这次聚会。毕竟自己可是跟他说过,有不少做生意的朋友,对方岂能不动心。

     ‘张哥能来真是蓬荜生辉啊,那我就扫榻以待了。’

     ……

     二人又是客套一番,武鸣找了个借口将电话挂了。

     看着已经有的差不多的村民,在看看兴奋不已的四人,武鸣微微一笑道;‘天气热,咱们先去我家。至于这次的收获,到家了在细说。’

     对此众人毫无异议,不说张雪茹,赵大牛三人对于武鸣,现在可以说是马首是瞻也不为过。

     只见赵大牛想也不想的道;‘没问题,我们先去鸣哥家,再聊。’说完率先迈步朝前走去。

     看了看离去的众人,又看了看欲言又止的孙大虎,武鸣不解的问道;‘大虎,有事情吗?’

     听见武鸣的询问,孙大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鸣哥,能不能借我点钱?’

     孙大虎的话让武鸣一愣,想了想道;‘前几天才分给你几十万?钱呢?’

     听见对方的询问,孙大虎也不准备隐瞒,想了想道;‘鸣哥,你也知道我当初之所以答应你,很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我缺钱给我妈治病,前两天分了三十万,我就把我妈送去了医院,医生说我妈的病想要痊愈,需要一百多万。我知道我现在开口,真的很不地道,毕竟鸣哥你的事业才刚刚起步。有很多地方需要用钱!’说完虎目含泪。

     看着满脸纠结的孙大虎,武鸣想也不想道;‘既然是王婶需要手术费,你怎么现在才跟我说,早跟我说,我很大牛他们去医院看王婶啊!至于钱,没有问题,本来那只虎就是你跟二牛猎杀的,卖了三百万只有一百万到账,其它的都是等人到了在付款。这其中就有你的一部分。我现在就去跟她们商量下,实在不行就先从我妈那里拿,等对方到了我在把钱还给我妈。’

     听见武鸣的话语,孙大虎的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流了下来。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患难才见真情!

     看着泪流满面的孙大虎,武鸣上前给了对方狠狠的一个拥抱。

     ‘别哭,我们是兄弟。有难同当,有福同享。我不帮你,谁帮你?我想如果大牛跟二牛知道了,也会跟我一样选择的。’

     武鸣的话让孙大虎很是感动。连连哽咽道;‘鸣哥,谢谢你,啥也不说了,你说的对我们是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看着已经止住泪水的孙大虎,武鸣上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道;‘路还长,我们兄弟四人一起闯,我相信总会闯出个名堂来的。走回家算算今天的收获,然后收古董。要是有好东西,卖了别说王婶的医药费,就是你以后结婚的彩礼钱都不是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