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7.第137章 结束就是开始
    紫萱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躲避,可是唐铭的攻击还是有几次伤到她,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紫萱冲唐铭怒喊道:“你要是伤我性命,休想进入青门!”

     听到紫萱的喊话,唐铭才收住手,她说的没错,他们只是比试,如果他真的出手杀了青门中人,自然进不了青门。

     想到此,唐铭收手,看着有些狼狈的紫萱问道:“在下是不是可以通过测试?”

     虽然很不甘心,但是紫萱也不能不让他通过,”通过!“

     听到紫萱如此说,唐铭转身离开房间。

     当唐铭离开房间时,见其他六人已经出来。

     缥缈楼的楼主见唐铭出来,有些惊讶,但是很快便恢复常态。

     穆天泽见唐铭从房中出来,急忙上前,”唐兄,为何这么久才出来?“

     唐铭不愿谈起在房中发生的事情,只是随口说道:“没什么,遇到点麻烦。“

     缥缈楼楼主说道:“七位果然是人中龙凤,全部通过测试,那么接下来就等待着青门中人来接诸位,这期间,诸位吃住用行全都有缥缈楼安排。“

     此时唐铭才有空打量其他几位,那几位虽然依旧蒙着面,但是唐铭可以看出,他们这场比试很轻松过去,因为衣角都没有出现一点点的折痕,对于那五位的身份,唐铭更加觉得好奇。

     穆天泽就稍微要狼狈一些,身上有几处灰尘,看来是被踢到在地所致,看到他从出来就一直揉着自己的肩膀,应该是比试时肩膀受了一些伤。

     那五人回到缥缈楼后便回到各自的房间,没有和任何人交流,而且唐铭也发现,这五人一直深居简出,很是神秘。

     “唐兄,在看什么?“穆天泽时不时的揉着自己的肩膀说道。

     唐铭摇了摇头,有些担忧的问道:“没什么,你的肩膀没事吧?“

     “这点小伤不算什么,过两天就好!“穆天泽有些尴尬地说道。

     此时唐铭等到有些焦急,不知道青门的人什么时候会出现,不知道张靖现在是不是在青门中。

     已经过去三天,师父一点消息也没有,唐铭有些坐不住,他不能坐以待毙,必须要做点什么。

     缥缈楼的楼主让唐铭觉得有些神秘,作为青门亲自选的地方,他想这个缥缈楼的楼主即便不是青门的人,也一定是和青门有关系的人。

     “你就是唐铭?”

     在楼梯处有三个比唐铭要小很多的人,眼神中满是傲慢和蔑视。

     对于这三个人的问话,唐铭并没有理会,只是上下打量着他们。

     “我先河哥哥问你话呢,你哑巴了不成?”

     开口说话的是一个女孩,站在那个叫先河男孩的右边,长的眉清目秀,只是她眼中表达出来的东西,让唐铭很厌恶。

     “看来这小子还挺傲的啊,以为自己过了青门的比试很了不起啊!”

     这个说话的人唐铭认识,就是在第二场比试中被刷下来的萧圣杰,唐铭不明白,这个人为何会对他有这般敌意。

     “不敢,在下唐铭。”

     唐铭并不想在比试前给自己招惹麻烦,看他们三个人的样子,只不过是想奚落一下他。

     萧圣杰蔑视地看着唐铭,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他看到唐铭就恨不得杀了他,这种感觉让他很是恼火,“别以为过了比试就一定会进青门,即便是进了青门,只要有我在,你别想有何想法,我一定会让你自己滚出去。。”

     “没错,像你这种出身下等的人,总是渴望鲤鱼翻身,希望有朝一日能飞黄腾达。我先河哥哥可不一样,他可青门副门主的长孙,将来可是要接副门主之位的。而我呢则是管事的孙女,圣杰哥哥更不用说,他可是门主的弟弟,你这不知出身的低贱之人,别以为自己稍微有那么一点天赋,就不知天高地厚。”

     一个这么清新可人的姑娘,从她嘴中说出的话怎么就那么尖酸刻薄,唐铭真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招惹到他们,让他们把自己数落一顿。

     “两位少爷,小姐,老爷让你们过去一下,说是有事情找你们。“

     三个人本来还想再洗刷唐铭几句,不过被一个老头子叫走,唐铭看着他们三个消失的方无奈的摇了摇头。

     娇生惯养的已经完全目中无人了,现在有大人的庇护,他们可以这么肆无忌惮,要是没有了大人的庇护,他们虽然有极高的天赋,也不会有什么太好的结局。

     三个人的出现完全扫了唐铭的雅兴,本来想好好欣赏欣赏这个地方,看来现下是没有那份闲情雅致。

     虽然说唐铭很不喜欢这三个人,但是至少他知道这三个人对于他来说,绝对有用的很。

     他一直想找青门的人找不到,不曾想他们三个竟然送上门来,看来真是天助我也。

     唐铭想着,便尾随其后,因为是白天的缘故,唐铭不能靠的太近,虽然不担心那三个人,但是他们身边那位老者唐铭还是有所顾忌。

     远远的看着他们三个进入到缥缈楼,唐铭心想,他在缥缈楼待了这么长的时间,并未见到有别的人出现在缥缈楼,如果有他不认识的人出现的话,肯定会引起他的注意。

     那四人来到缥缈楼后并未从正门进入,而是从侧门进入,唐铭想了想,也跟着走了进去。

     进入侧门后便是缥缈楼的后院,这后院是这次比试所有参赛者住的地方,虽然此刻他们都已经离开,但是难免还有一些未曾离开的人,他们四人这么光明正大的从他们面前走过,难道不担心被看到?

     唐铭虽然觉得好奇,但是看到四人进入一个房间之后,他还是没有考虑便跟了上去。

     来到那间房门口,唐铭趴在房门那将窗纸捅了一个小洞,从小洞中往里面看去,只见他们四人来到一张床前,老者将床上的被褥掀开,露出里面床板,在床板一侧,老者轻轻按了一下,便看到床板敲了起来。

     待床板树立之后,老者让开道路,跟咱他身后的三个人便进入到床板下面,然后老者看了看身后,也跟着走进去。

     四人走进去之后,床板再次合上。

     唐铭没有想到这么普通一间房子竟然会有这个机关,四周看了看,发现并没有其他人之后,唐铭也来到这间房子,想着那四人应该已经走远,于是他将机关打开,走了进去。

     密道很宽敞,可是并行三人走,连接上面床板的是几节台阶,下了台阶之后便是平坦的路,唐铭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去。

     路只有一条,唐铭倒是不担心会跟丢那四个人,只要一直往前走,肯定能找到他们四个人。

     唐铭想起老者口中说的老爷,那老爷到底是什么人。

     走了一段路之后,隐约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唐铭急忙停住脚步,小心翼翼的往前靠近。

     “爷爷,您怎么来了?”听说话的声音应该是之前叫先河的那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之后便是一个老者的声音,“知道你们跑出来,担心你们闯祸,我便跟来瞧瞧。”

     不知为何,唐铭总觉得这个老者的声音很是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而且是最近听到,只是此时有些想不起来。

     先河听到爷爷的话,急忙说道:“爷爷,我们可不敢闯祸,只是出来看看。”

     先河爷爷笑了笑说道:“出来可以,但是却不能让别人知道你们的身份,不然会有危险。”

     “我们可是青门,谁敢惹我们青门,他那是不想活了!”说话这人唐铭听出是谁,就是那个对他有敌意的萧圣杰。

     “段少爷,青门毕竟是刚在江湖上有点名气,行事还是小心为好。”先河爷爷对这位萧圣杰说话倒是十分客气。

     之前那位跋扈的小姐说过,萧圣杰是门主的弟弟,看来在青门中地位可不一般,只是他不明白的是先河爷爷为何叫他段少爷,难道萧圣杰是他的化名?

     “副门主放心便是,这点我还是明白。”虽然副门主对萧圣杰说话很是客气,但是萧圣杰话语中却并未有何礼数可言。

     先河爷爷说道:“门主交代,有个人一定要小心,他可不是一般的人,很难对付。”

     萧圣杰冷笑一声,“那个人,我已经去见过,并不像哥哥说的是一个多么厉害的人,我看就是一个怂包。”

     先河说道:“是啊,爷爷,你没有看到,那人见到我们三个,话都不敢说!”

     “没错,没错!”那个傲慢的小姐也符合道。

     听到三人说已经见过那个人,先河爷爷急忙说道:“什么,你们见过他,什么时候?”

     先河不知道爷爷为何突然这么紧张,于是说道:“就在我们来之前。”

     “糟了!”先河爷爷一听说道。

     唐铭心想,他们口中说的人是谁,难道是他不成?正想着,便感觉身后有人靠近,等他想要回身时,却被身后之人击倒,在唐铭陷入昏迷时,想要看清楚击倒他的人是谁,可是却并未看到。

     黎德从药仙子那里得到消息,说是青门最近是有一伙人在青山县活动,好像抓了什么人回去,至于详细的事情,她也没有问到很多,毕竟青门中所有的事情都是单线活动,即便她是右护法也无权过问。

     看来之前唐铭说的是真的,张靖很有可能被抓到了青门,只是黎德有些想不明白,那些人抓张靖到底是为了什么,张靖只是一个捕头,难道是因为唐铭?

     黎德想到,青门中人故意将青门的令牌遗失在现场,引诱唐铭前来,他们的目标不是张靖,而是唐铭,想到这,黎德急忙前往缥缈楼寻找唐铭。

     当黎德来到缥缈楼时才知道,唐铭已经失去消息,看来他晚了一步。

     药仙子知道黎德对唐铭的疼爱,急忙回到青门查清楚这件事情。

     寻唐铭不得,黎德又去白灵的房间,发现白灵也不在房中,如果青门中人想要同时抓住他们两个人,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是黎德在唐铭房中发现他的包袱并未带走,想着之前他送给唐铭的月亮娥,希望他没有带在身边。

     黎德打开唐铭的包袱,除了几件衣服之外,果然看到在一衣服中间放的一个琉璃瓶,里面的月亮娥还在休息。

     黎德将月亮娥放出来,将其放到唐铭的衣服上,月亮娥在上面扇了几下翅膀,然后往房间外面飞去。

     见月亮娥飞走,黎德急忙追上去,跟着月亮娥来到唐铭最后消失的房间。

     黎德见月亮娥趴在床上不动,便将其收到琉璃瓶中。

     看着这床板,黎德知道事有蹊跷,于是将被褥掀起,果然看到一个按钮,轻轻一按,床板便翘了起来,黎德急忙走进去。

     来到暗道的尽头,黎德发现有几张桌子和椅子,想来有人在这里商量事情。

     如果唐铭到过这里,应该是跟着某一个人来到这,黎德低头看着地上的脚印,在唐铭站着的地方,看到一个拖拽的痕迹,想来唐铭应该是在此被什么人击昏后带走。

     这条暗道还有另一个出口,黎德继续往前走,走出出口后发现已经出了缥缈楼,在路口处看到一行马车的车辙印,想来唐铭被放到马车上带走。

     看马车离开的方向,应该是已经出了城门,现在追的话,怕是已经来不及。

     黎德不知道那些人要对唐铭做什么,如果是因为他的身世的话,黎德必须要把救出来,绝对不能让唐铭知道自己的身世。

     刻不容缓必须马上找到唐铭,黎德心想,看来是要动用自己那些老朋友,无论如何都要找到唐铭和张靖。

     黎德离开不久之后,一个人出现在那里,看着黎德离开的方向冷笑道:“黎德啊黎德,你保护了他三十年,可是最后呢,你终究是保不住他。”

     “少爷,接下里我们怎么办?”说话的是一个女人。

     听到那女人说话声音,之前说话那男人说道:“邀月,这次我原谅你,如果再有下次,你知道该怎么做?”

     男人说话声音虽然听不出任何感情,但是邀月心中一颤,急忙说道:“是,邀月以后再也不会犯这种错误,多谢少爷不杀之恩。”

     “好了,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接下来可就有意思了。”说罢那人离开了那里,邀月跟在他身后不敢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