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8.第128章 神秘孩童
    初入密道时,一片漆黑,仅靠云妃手中小小火折的微弱光亮才能看清楚周边情况,密道很窄,只能容一人行走,瑾嫔紧紧跟在云妃身后,因身怀有孕走动有些吃力,云妃倒是体贴瑾嫔,将脚步缓缓地放慢。

     虽然已经进入冬天,但是瑾嫔还是感觉到一阵阵的热气,不一会的功夫,便感觉到身后出了一身热汗,瑾嫔不知道还要走多久,身体渐渐地有些吃不消,终于云妃停下了脚步,身体一偏,云妃看了看身后有些气喘的瑾嫔,有些担心的说道:“你还好吧?要是不行的话,我们改天再来吧。”

     瑾嫔的身子一天比一天重,今天既然已经随着云妃走入密道,想来她们已经走了很远,下次再进入密道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瑾嫔对密道的渴望远远超出云妃的想象。“没事,还有多远?”

     云妃见瑾嫔不愿离开,便说道:“如果继续往下走的话,便能到宫外,在隧道尽头有一块巨大的降龙石,极为坚硬沉重,需要本宫的一件东西,才能打开,要是没有的话,即便用炸药也不会炸开,这么窄的密道没有任何机关便是因为如果用炸药炸降龙石的话,人也会被活埋在这里面。”

     听到云妃所说,瑾嫔心中明白,她之前便怀疑云妃为什么这么毫无顾忌将她带到密道里,原来还留了一手,如果没有云妃手中所谓的钥匙的话,这个密道对于外人来说也只是一个死胡同。

     瑾嫔想知道这条密道通向何处,是不是已经离开皇宫,便扶着墙壁休息了一会,待体力稍微恢复一些,便督促云妃继续往前走,“那我们继续走吧。”

     云妃见瑾嫔执意继续走下去,便往前继续走,走了差不多一炷香时间,两人便走到密道尽头,一堵墙堵住了两人去路,瑾嫔知道,这就是云妃所说的降龙石。

     云妃看了看瑾嫔,瑾嫔知道云妃不愿意让她现在知道,打开降龙石的方法,便转身背对着云妃。

     瑾嫔转过身后,云妃在身上取出一样东西,在降龙石一块凹陷处放入,便听到轰隆隆一声巨响,一股刺眼的亮光进入密道,瑾嫔瞬间觉得呼吸顺畅了许多。

     “好了,转过身来吧。”云妃走出迷宫,看了看身后的瑾嫔,轻声说道。

     瑾嫔心里有些忐忑,慢慢转过身来,看着身后一片荒野,有些奇怪这个地方到底是哪里,“这里是——”

     “这里离皇宫已经有些距离,已经完全离开京城,有足够的时间躲开侍卫的追捕。”云妃为瑾嫔简单解释了一下,然后继续往前走,瑾嫔许久未出宫,这是进宫以来第一次出宫,心中难免有些不知所措,见云妃继续前行,心中有些纳闷。

     “你不是答应要帮本宫一件事吗,怎么,不敢了?”云妃感觉到瑾嫔没有跟来,转身看着一脸迷茫的瑾嫔,知她还没有接受已经离开皇宫的事实。

     瑾嫔知云妃在使激将法,也不多说什么,上前两步跟在云妃身边,瑾嫔不明白,在这么荒野的地方,怎么会有她可以做的事情,难道云妃只是丢了一个饵,骗她出宫,然后再将她杀了?如果云妃现在真的将她杀了,可真是人不知鬼不觉,不会有人知道。

     云妃出了密道,往回一转,走了没多会,便看到一个小茅屋,云妃似是经常来一般,径直走进茅草屋,瑾嫔虽心中诧异,还是跟着她走了进去,

     云妃走进茅草屋后,便听到一个稚嫩的声音喊道:“额娘!”

     瑾嫔没有想到在这荒野处会有一间小茅屋,更没有想到在这小茅屋中会有一个孩子,瑾嫔走进茅屋,看到一个三岁左右的小男孩被云妃抱在怀中,难道那个男孩喊的额娘竟是云妃?

     “娘娘,这孩子——”瑾嫔有些不明白,如果这个孩子是云妃的孩子,那么也应该是皇上的孩子,如果是皇嗣的话,怎么会在此处?

     云妃让乳母将男孩先带到外面玩一会,然后才对瑾嫔说道:“没错,这个孩子是皇上的孩子,你是不是奇怪,本宫告诉过你,皇上不曾让本宫怀上皇嗣,皇上也一直以为本宫没有怀有皇嗣,可是皇上也有疏忽的时候,因为皇上的疏忽,本宫竟然怀了身孕,起初本宫并不知道,要不是蝶梦的话,本宫至今也不知道,本宫知道皇上绝对不会让本宫生下这个孩子,所以本宫在有孕时便躲在未央宫不出,所以皇上并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本宫也不想让他知道。”

     “娘娘,难道这个孩子一直生活在这个地方?”瑾嫔看着茅屋极为简陋,不敢想象皇子竟然会生活在这种地方。

     “当然不是,这个地方是本宫与孩儿相见的地方,平时孩儿所住的地方便是费莫震邦的府上,名义上是费莫涛的孩子,这样一直相安无事,然而这些年费莫震邦的野心越来越大,本宫早就发觉他的野心,也劝说过,可是他听不下去,本宫得到消息,皇上要对费莫震邦出手了,这两年皇上也发觉本宫与费莫震邦的关系,到时候本宫也难逃一死,到那个时候这个孩子绝对活不了,所以本宫希望瑾嫔能在本宫归去以后,好生照看。”云妃看着远处在玩耍的孩子,一行清泪流下。

     云妃与这个孩子相见的时候极短,没有尽到一个做额娘的责任,想不到在孩子还未及笄时,额娘便将他托付给他人,要是他长大后知道是皇阿玛杀了额娘,他的心中该怎么想。

     瑾嫔低头不语,她有些想不明白的是,她与云妃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是极为浅薄,连平时正常见面请安都没有,此刻这么重要的事情云妃为什么将之交托给她,“娘娘为何这么放心将这么大的秘密告诉臣妾,娘娘难道就不担心臣妾会将今天所见所闻告诉皇上吗?”

     “本宫从未看错过人,你与宫中其他妃嫔不同,你的心里装的不只是皇上,你的心也不在这宫中,既然不在这宫中,那本宫就提供一个给你远飞的路径,何乐而不为?”云妃看了看瑾嫔,难道是自己真的看错了人,但是看到瑾嫔眼中闪烁的光芒,她相信她绝对不会看错。

     凭空多出一个孩童,瑾嫔不知道该怎么办,“娘娘既然这么看重臣妾,臣妾自然全力以赴,只是臣妾的阿玛只是一个小小官吏,臣妾家中也无姊妹兄弟,突然多出一个年幼孩童难免引起旁人揣测,再一个便是,臣妾现在身怀有孕,很多事情也不方便,不知道娘娘可有办法?”

     看到瑾嫔眼中慌乱,云妃说道:“你放心便是,一切本宫已经安排好,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应该不会麻烦到瑾嫔,可是一旦有事的话,到时瑾嫔一定要出手相帮。”

     瑾嫔对云妃越来越看不懂,她到底想干什么,“娘娘——”

     其他的事情云妃并不想仔细说,因为她知道,瑾嫔知道的越少,她的孩子越安全,“孩儿的事情本宫已经安排妥当,到了一定的时间自然会有人前去找你,到时候你只要把这件东西交给他,让他去找一个人,这就是本宫拜托你的事情。”

     瑾嫔认识的人没有几个,她并不知道自己认识一个这么厉害的人,“娘娘想让臣妾去找的是何人?”

     云妃看着瑾嫔一字一句的说道:“七王爷河间王。”

     “七王爷?”瑾嫔不曾想云妃想要见的人竟然是七王爷。

     云妃看着在远处玩耍的孩子,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本宫知道七王爷定认识那人,那人欠本宫一个人情,本宫相信他一定会保全本宫的孩子。”

     如果说那人欠云妃这么大的一个人情,瑾嫔首先想到的便是那个人,“娘娘所说的难道是——”

     云妃点了点头,“没错,就是当年的二皇子,他一定会帮本宫。”

     瑾嫔觉得这件事情太过于匪夷所思,“这件事情太过于震撼,如果单凭臣妾的话,七王爷怕是不会相信。”

     “你放心便是,本宫这里有当年他送给本宫的一样东西,你只要将这样东西交给七王爷,告诉七王爷要物归原主,七王爷自然之道去哪里找他。”云妃说着从袖中取出一枚玉佩,玉佩之上雕刻的是双龙戏珠。

     “这——”瑾嫔认识这枚玉佩,因为她在皇上的腰间也发现过这枚玉佩。

     “这是当年先皇赐给每个皇子的玉佩,代表着他们的皇家身份,当年二皇子便把他的玉佩给了本宫,如果本宫有难,只要持这门玉佩前去,不管他在天涯海角,一定会赶到本宫身边。”云妃说道。

     云妃把玉佩交到瑾嫔手中,“你一定要好好保护这门玉佩,这门玉佩既能救命,也能引来杀身之祸,你可明白。”

     瑾嫔当然明白其中厉害,如果此枚玉佩被皇上看到的话,必定会将她杀之,“娘娘放心便是,这玉佩臣妾一定好生收好。”

     云妃知道瑾嫔现在想要的不是这块玉佩,而是另一样东西,“那就好,你放心,开启密道的钥匙,在本宫出事之前,定会让人送给你。”

     “臣妾相信娘娘。”说着瑾嫔看了看远处孩童,她知道为了那个孩子,云妃绝对不会食言。

     当瑾嫔回到宫中时,雪鸢和额娘都在焦急的等待,因为瑾嫔去的时间实在是太长,要是瑾嫔再不回来的话,她们定会前去未央宫。

     “小姐,你没事吧?”雪鸢接过瑾嫔手中已经凉掉的暖炉问道。

     瑾嫔冲她们笑了笑,“放心,没事,让你们担心了。”

     瑾嫔回来后并未说前去未央宫到底是何事,两人也闭口不提,对此瑾嫔很是感激,因为她不想欺骗她们。

     在瑾嫔去未央宫的当天夜里,皇上便来到了静怡轩,皇上已经许久不来静怡轩,这次突然前来瑾嫔知道皇上定是知道她白天前去未央宫的事情。

     晚膳时候,皇上和瑾嫔说着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瑾嫔知道,这都不是皇上想说的话,既然如此,瑾嫔决定自己先开口,“皇上,臣妾今天见到云妃姐姐了。”

     “云妃?”皇上并未想到此时瑾嫔会主动提起这件事情。

     “臣妾进宫以来未曾见过云妃姐姐,这次见到,果然美若天人。”瑾嫔夸赞道。

     说起云妃,皇上也赞叹道:“是啊,云妃的美,这世间少有。”

     瑾嫔观察着皇上神情,继续说道:“晌午时候,臣妾还在云妃姐姐宫中用了斋菜,蝶梦的手艺真的很好。”

     “是吗,难道云妃会有喜欢的人,她能让你前去她宫中用膳,看来她对你很是喜欢。”皇上无心地说道。

     未央宫中除了云妃和蝶梦没有第二个人,瑾嫔知道,在未央宫中发生的事情,皇上定不知情,于是说道:“云妃姐姐还给了臣妾几本佛经,说是对腹中孩儿好,臣妾真的很感激。”

     皇上看着瑾嫔的眼睛说道:“那就好,既然云妃这么喜欢你,你有时间就多去走走吧。”

     当瑾嫔对上皇上的眼睛时,心中一惊,手中的筷子差点没有抓住,皇上此时看她的眼神让她很害怕,他是在生气,还是在猜忌,“云妃姐姐喜好安静,臣妾去的多了,怕是要惹姐姐不高兴。”

     皇上看瑾嫔眼中镇定,并不像有所隐瞒,便说道:“也是,云妃就是那个性子,你也不要太放在心上。”

     晚膳之后,皇上因有奏章没有批改,便回到了养心殿,并未留在静怡轩。

     待皇上走后,瑾嫔有些累的坐在榻上,刚才那顿晚饭是她进宫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吃的那么小心翼翼,希望皇上不要看出来的好。

     “娘娘,没事吧?”雪鸢有些担心地看着瑾嫔,她现在的脸色极为的难看。

     “没事,把东西收了吧。”瑾嫔指了指桌子上的酒菜说道。

     “是,娘娘。”雪鸢来到外面让玲珑她们来收拾桌子,自己则走到瑾嫔身边,轻轻给瑾嫔按了按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瑾嫔时不时总是感觉自己的头很痛。

     经过刚才那顿晚膳,瑾嫔觉得自己的头又在隐隐作痛,有些天旋地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