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4.第54章 抢人
    人未到声已至,唐铭四处看去,竟然没有发现到底是什么人发出声音,而张着大嘴准备吃鱼的绝爱听到声音,急忙跳起来。

     “糟了,是师父,师父来了,怎么办,怎么办?”

     绝爱看着手中的烤鱼,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迅速塞到唐铭手中,站在原地等着师父。

     一直听绝爱说她师父,却从没有见过,这次正好可以见一见这个老女人,为什么会将绝爱抓到这个地方。

     唐铭循声望去,看到远处一个白点在慢慢靠近,当她来到唐铭面前时,唐铭有些震惊。

     这哪里是个老女人,看她的样子也不过二十多岁,穿着一身洁白的衣服,绝美的容颜,完美的身材,就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只是眼神有些怨毒,看着他的时候,就像要把他一口吃掉似的,原来她就是绝爱的师父,雪无情。

     “师……师父,您怎么来了?”

     绝爱站在雪无情面前,低着头不敢看她,可见平时她师父对她管教极严,以至于她从内心深处害怕她。

     雪无情气愤的看着绝爱,“我怎么来了,为师之前教你的东西你都忘记了吗,竟然背着我和臭男人在一起,你可知罪!”

     绝爱想告诉师父唐铭是一个好人,可是当她看到雪无情的眼睛时,却说不出话,“徒……徒儿……”

     听到雪无情这么说自己少爷,唐景辉自然不干,平时他虽然寡言少语,但是在这个时候,他绝对不能什么都不说,“喂,那谁,我们男人怎么了,招你惹你了,绝爱是一个多可爱的小姑娘,不在那你面前的时候天真活泼,看到你以后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不敢说话,有你这么当师父的吗?”

     雪无情这辈子最恨的就是男人,最不愿意看到的也是男人,而唐景辉好死不死的偏偏要和她叫板。“不知死活!”

     雪无情根本不理会唐景辉的话,对着他就是一掌,将唐景辉打飞出去,唐景辉没有想到她说出手就出手,一点也不留情,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唐景辉被这一掌打中心脉,口中一甜,鲜血从口中喷涌而出。

     “景辉!”看到唐景辉被雪无情所伤,唐铭急忙冲上前去查看他的伤势。

     “少爷,放心,我没事!”唐景辉有些痛苦的捂着胸口,看来雪无情那一掌绝对没有手下留情。

     看到唐铭的朋友被师父所伤,绝爱冲上前去,想看看他是不是受伤严重。

     “站住!”

     绝爱刚要跑向唐铭,就被雪无情喊住,对于师父的命令她不得不听,但是看到唐铭担忧的看着唐景辉,绝爱真的十分担心。

     “师父……我……”

     雪无情根本不看唐铭二人,而是看着绝爱说道:“如果你想让他死的话,尽管过去就是,如果你想让他不死,就跟我回去,再也不准出来半步。”

     “师父,我……”

     绝爱看到师父的样子,没有半点可以商量的余地,在看看唐铭,他们虽然没有见过几次面,可是她真的很想和唐铭说话,她不想就这么和他分开,一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唐铭,再也听不到他给自己讲外面的世界,她的心里就很痛很痛,眼泪不自主的流下来。

     看到绝爱的样子,雪无情本来打算放唐铭一马,但是现在她绝不对不会放他走,因为只要他活着,绝爱心中就会想着他,终有一天她会离开自己,去寻找他,这种事情,雪无情绝对不允许发生。

     “漫雪玉指!”

     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飘起鹅毛般的大雪,漫天雪花围着雪无情旋转,随着她手中的动作,原本随意飘着的白雪变成一只巨大的手,对着唐铭所在的位置而去。

     “师父,唐铭快跑!师父,求你不要伤害他,我跟你走,我真的跟你走!”

     绝爱没有想到师父会对唐铭下手,她答应师父,跟她回去,以后再也不见唐铭。

     对于绝爱的哭喊声,雪无情充耳不闻,不管绝爱跟不跟她走,她都要杀了唐铭,只要让唐铭在这个世界上消失,绝爱才不会对别的男人再动情,也就不会受到男人的伤害。

     听到绝爱的哭喊声,唐铭看到一只巨大的雪手对着他而来。

     “风卷残云!”

     顾不得许多,唐铭必须想保护好自己和唐景辉,唐景辉刚才受的那一掌,着实不轻,看雪无情的功力,绝对要高出自己很多倍,他不可能战胜雪无情。

     一直被唐铭引以为傲的风卷残云,在雪无情的漫雪玉指前,变得不堪一击,轻轻一捏,便被捏得粉碎,唐铭和唐景辉暴露在外,被她的雪手死死抓住。

     “师父,不要啊,求你了师父,放过他们吧,是徒儿的错,徒儿以后再也不离开您半步,再也不见外人,求求您放了他们。”

     绝爱跪在地上,使劲磕头,额头流出血,沾染地上皑皑白雪,殷虹一片,触目惊心。

     雪无情看到自己的徒弟为了一个男人求她,她内心更加气愤,自己养了她这么多年,十几年的养育之情,竟然不及才认识两天的臭男人,想到这里,看着唐铭,她更不能留他。

     虽然绝爱会很她,但是这也是为了她好,现在她和唐铭在一起很幸福,但是终有一天,她会痛苦,会走自己的老路,这种事情,她绝对不允许在她徒弟身上再次发生。

     “开!”

     在雪无情走神时,唐铭竟然将她的漫雪玉指挣脱开,摇摇晃晃的站在那里,看着她。

     看到绝爱为了救他们那么拼命的求雪无情,唐铭喊道:“绝爱,你不要求她,站起来。”

     看到唐铭挣脱雪无情的束缚,绝爱急忙说道:“唐铭,不要再说了,你们快点走!”

     “要走一起走,跟在你这个病态师父身边,你肯定会受她的折磨,我要带你离开这里。”

     一个天真可爱的女孩,却要整日陪在这个心理畸形的女人身边,还好绝爱没有被她逼疯,一直保持着这股纯真,他不敢想象,自己走后,这个女人会怎么惩罚她,所以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将绝爱带走。

     “唐铭……”

     绝爱没有想到唐铭会说出这话,她简直不敢相信,可是看到自己的师父,她又舍不得,关键有一点是,唐铭绝对打不过师父,她不能跟他走,她要求师父放过他,唐铭本来就不属于这里,他只是回到他的生活,而她自己也再次回到一个人的世界。

     听到唐铭大言不惭要带走绝爱,雪无情自然不会放过他,“想带她走,除非我死!傲雪凌霜!”

     “少爷,你不是她对手,快点躲开!”

     此时的唐景辉虽然受了伤,但是他相信要是拖住雪无情,然后让唐铭逃走,还是有一定把握。

     唐铭可以很肯定,绝爱就是张廷广所说的爱女小爱,而雪无情就是掳走小爱的那个女妖,“别说废话,要走一起走,再说了,我答应过要带绝爱走,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说到做到!”

     雪无情不相信,唐铭只是一个小小的捉妖师,怎么可能会破了她的招式。

     “有什么招式尽管放马过来,今天我一定会收了你!”

     虽然对方是个女人,唐铭也绝对不会和女人动手,但是她却伤了唐景辉,那么在唐铭眼里,这个雪无情即使长得再美,也不算是一个女人。

     “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来这里,但是我想能找到这里应该是那个人告诉你,我今天不杀你,你回去告诉他,要是他再敢派人前来打扰我的生活,我必定双倍奉还,绝爱,我们走!”

     雪无情抓起地上的绝爱就要飞走,而唐铭却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飞身而起,拽住绝爱另一只手,使劲一拽,将绝爱从她手中抢了过来。

     当绝爱被唐铭抓过去的瞬间,雪无情真的很无情的一掌打了过来,唐铭虽然想保护绝爱,可是他们和雪无情的距离实在是太近,根本无法躲避,绝爱没有躲过雪无情的那一掌,被雪无情一掌打晕。

     看到自己一掌将绝爱打晕,雪无情有些愣住“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告诉你,你想从我手中把绝爱带走,根本不可能!”

     唐铭将绝爱交给唐景辉,让他保护绝爱的安全,当他转身看到雪无情眼中笑意时,心中一惊,知道这其中必定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你这话什么意思?”

     雪无情冷笑一声,“什么意思,你看一下不就知道了!”

     唐景辉在绝爱身上一扫,心中一惊,好狠的心肠,绝爱身上竟然有一种慢性毒,而这绝对不是最近中毒,而是在很久以前,每天给她喂食毒药,她才会是这样子。

     唐景辉将自己的发现告诉唐铭,当唐铭听到唐景辉的话时,愤怒的看着雪无情。

     雪无情知道唐景辉已经发现绝爱身上的变化,大声笑道:“怎么样,除了我,没有人会解她的毒,所以你们只要把她带走,不出一天,她必定会毒发身亡。”

     想到自己的身世,再想到绝爱现在的情况,唐景辉极力隐藏着怒意低声说道:“为人师怎么可以这么对待自己的徒弟,你简直不是人!”

     雪无情并不觉得自己有何不对,“她是我的徒弟,我要怎么对待她,那是我的事情,不用你们外人来管。”

     看着雪无情,当年她将绝爱从张府掳走,不可能是要杀了她,这中间肯定还有别的原因,“你为什么要在她身上下毒,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全部都是你们这些臭男人,要不是你们,我也不会沦落到现在这个样子,当年他也说会爱我一辈子,可是最后呢,还不是为了荣华富贵将我抛弃,我找他理论,他竟然狠心将我推下这峡谷,要不是我命大,早就死了。”

     想起当年的事情,雪无情变得极为恐怖,曾经她也被爱过,被宠过,她相信那个男人是爱她的,甚至为了她可以去死,可是最后呢,他竟然背叛了他们的爱情,和别的女人结婚,他的妻子不喜欢她,于是张廷广竟然狠心的将她从悬崖上推下来。

     也许是上天可怜她,没有让她死,才发现了这谷底的秘密,让她修炼出一身本事,于是她便找到张廷广,将他和他妻子的宝贝女儿掳走,也就是现在的绝爱。

     她不会杀了他的孽种,她会每天都看着她,不断的提醒着自己,那个男人是怎么有负于她。

     于是她决定,从小便给绝爱服用一种********,然后再告诉绝爱,张廷广就是杀害她父母的凶手,让绝爱亲手杀了自己的父母。

     她要看到他们两个人全都没有好下场,只有看到这些,她心中才会好受一些。她的计划马上就要成功了,可是,半路却出来一个唐铭,将她的计划全部破坏,所以她绝对不会轻饶他。

     “你的遭遇我很同情,可是你也不能这么对待绝爱,她是无辜的,你于心何忍?”

     对于雪无情的遭遇唐铭很是同情,作为男人,他对那个负心汉也感到可耻,可是在这场悲剧中,绝爱是最无辜的,她不该受到这种折磨。

     “我于心何忍?难道我就不是无辜的,难道我活该受这种折磨?”

     看到几近疯狂的雪无情,唐铭知道和她说再多的道理,她也不会听进去,因为现在的她,已经不是一个正常的人,是一个疯子。

     唐铭知道雪无情不是妖,只是修炼了一些邪恶的法术,他知道她是被张廷广抛弃,有些同情她的遭遇,决定放她一马,“解药,把解药给我,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雪无情看着唐铭,她想试一试,“解药?哈哈……你认为我会给你吗,你喜欢绝爱是不是,只要你死,我就把解药拿出来!”

     “唐铭,不要听她的……我不会让你死,即便让我活着,我也生不如死,你不要管我了!”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绝爱醒了过来,从她话中可以听出,之前雪无情说的话,她基本上已经全部听到。

     看到已经清醒的绝爱,唐铭知道刚才雪无情所说的话,她全都听到了,“别乱说话,我怎么可能不管你呢,不要胡思乱想,我一定会救你!”

     雪无情不相信唐铭真的会为了救绝爱而跟她拼命,这世上没有一个男人会为了一个女人而置自己的性命于不顾,“不要在我面前摆出那恶心的嘴脸,我见多了你们男人那种样子,全他妈都是虚伪,转过身之后就会忘记所有的承诺,你想救她,好啊,那你就拿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