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元青花
    众人来到武鸣家门口,还未进门就听见里面传来的嘈杂声。同时不断有村民手里或提或抱着东西,小心翼翼生怕弄坏了。看比情形武鸣不用猜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都是来卖老物件的,说实话武鸣对比却是没有多大的期待,毕竟就算有好东西估计也给那群鱼贩忽悠着,村民早就卖光了,哪里还会有稀罕玩意!

     看着武鸣走来,村民们自觉的让开了道路,同时不断的跟武鸣打招呼,这让武鸣有种领导下乡视察的感觉,浑身都有点飘飘然的感觉,好在武鸣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不断的跟前来问候的村民打招呼,这个婶婶那个叔叔的叫个不停。

     来到客厅看着差不多都到齐的村民,武鸣有种开全村大会的感觉,在看看父母一脸蒙逼的样子,武鸣瞬间有点头大。想着真要是有好东西,这钱还的找家里的财政部长母亲胡翠蓝拿,武鸣的头更大了!

     将处在蒙逼状态的母亲胡翠蓝拉到一旁,武鸣低头切切私语道:‘妈,这些叔叔婶婶都是我喊来的,我准备收购他们手中的老物件,您也知道古董可是很值钱的!’

     看着正在一旁窃窃私语的母子俩,武东来想要上前去听一听,但是看着满屋子的乡亲父老,自己作为一家之主肯定的要好好招待招待,只能按耐住内心的好奇,去招待乡亲们。

     ‘诸位乡亲父老,大家都坐下喝一杯茶,有什么事情,等会说。’

     对此众人没有异议,纷纷点头致谢。看着忙着沏茶倒水的武东来,张雪茹等人赶忙上前去帮忙。

     ‘妈,先借儿子我一千万怎么样?要是这里面有好东西。我肯定的买下来,你放心等我将买过来的宝贝转手卖了,挣钱了肯定第一时间还你。’武鸣道。

     胡翠蓝看着眼前手舞足蹈的儿子,想了想道;‘先把你上次借我的十万块还给我再说,还有你妈我虽然没读过书,但是也知道那古董不是人人都懂的,你小子车告诉我你懂?你大学学的可不是鉴定专业!’

     看着一脸防贼状态的母亲,武鸣挠了挠头他自然不能告诉母亲胡翠蓝自己有系统,自己不会系统会就行了,砖家还有可能会打眼,自己可是绝对不会的。想了想道;‘妈,不瞒您说,我大学虽然学的不是鉴定专业,但是我可是跟一个老教授学过一两年,放心吧肯定不会看走眼的,你儿子我什么时候吃过亏?’

     听完武鸣的话,胡翠蓝想了想也是,自从儿子大学毕业回来,一开始不被看好的直播不但挣了钱,还给家里带来了巨大的商机,听雪茹说儿子正准备举行个什么水友聚会,以此来加深彼此的关系,对此胡翠蓝还是很支持的。多个朋友多条路嘛!

     想到这胡翠蓝心中有了决定道;‘钱可以给你,先说好是借的,你的写借条。’

     听到母亲胡翠蓝终于松口武鸣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母亲不愿意,毕竟这可不是小数目!武鸣连忙答到;‘没问题,妈,我现在就是拿纸和笔。’

     看着急匆匆跑去房间你儿子,胡翠蓝笑了笑没有说什么。默默的拿出手机,朝上次给儿子转账的帐号,转去一千万。

     回到房间武鸣不断的翻箱倒柜,终于在一个小角落找到了一只还能用的水笔,连忙拿起桌上你本子写下借条,朝母亲胡翠蓝走去。

     看着风风火火的儿子,在看着他手上的纸条,胡翠蓝点了点头接过对方手里的借条,看也不见就放进了口袋。

     ‘儿子,你妈我也有古董卖给你,是两尊玉佛,这两尊玉佛可是你妈我的陪嫁品,等着妈给你拿去。’

     看着不急不缓离开的母亲,武鸣才想起来自己的外婆家貌似以前也是大地主,要不然自家老妈也不可能嫁给自己的父亲。毕竟那个年代可是很讲究门当户对的!虽说现在依然是,但是没有以前那么严重。

     ……

     看着走过来的武鸣,原本正在彼此聊天唠嗑的村民不约而同的停止了话题。

     ‘各位叔叔婶婶,你们把自己要卖的东西依次放在桌上,一个一个来,我看上的就会出价,你们觉得合适就卖,觉得不合适不想卖的,我不勉强。’

     听见武鸣的话语,众人点了点道;‘鸣,小子自从你大学毕业回来,给咱们干了不少实事,没啥说的叔相信你,你说多少就是多少,当然了也要你看得上叔手上的东西。’村民周大潘说道。

     看着眼前的错鸟,武鸣使劲想了想终于记起了对方是谁,连忙道;‘谢谢潘叔的信任,同时也谢谢各位叔叔婶婶的信任,我武鸣保证绝对不会坑大家的。’

     武鸣话刚说完,周大潘便迫不及待的拿出自己手中的物件道;‘阿鸣,你看看这东西值不值钱?这可是我家祖传的。’说完拿出一面铜镜。

     看着上面的花纹跟样式武鸣知道这是一面唐代的铜镜,只是做工很是一般,估计是平民百姓家用的,问过系统后得到的回答跟武鸣所想一样,武鸣想了想道;‘周叔,你这面铜镜是唐朝时期的,只可惜做工一般,乃是寻常之物。不过也有些价值,这样吧我给你五千块,你要是愿意?咱们就交易。’

     听见武鸣的话语,周大潘想了想道;‘愿意,五千就五千卖了。’

     随着钱货两清,可以说是皆大欢喜。等到周大潘让道,马上便有村民将手中的物品拿出来,等候武鸣的出价。他们也看出来了,武家这小子很实诚,给的价格大家都可以接受。

     ……

     随着一个个交易完成,武鸣心中有点小失望。虽说早就猜到不会有什么好东西,可是真的如自己所猜想的一样时,人总是免不了有些许失望!

     ‘鸣小子,给我看看我这两个罐子是啥年代的,能不能值点钱’只见一个右手已经不见了的大汉说道。

     看着面前的大汉,武鸣想了想总算记起了对方。大汉名叫沈从文,至于他的右手怎么会没有,听说是在工地上出了事故丢了的!事后工地还算有良心,付了医药费,还给了一比赔偿金,虽说不多,但也聊胜于无。

     只不过碍于对方缺了一只手,到现在四十好几的人了,还没有媳妇呢!不过为人很是热心豪爽。

     将目光从对方的右手移到桌上,武鸣上前仔细打谅着眼前的两个青花罐,可惜除了知道是青花以外武鸣对于其它的就一无所知了,无奈只得询问系统。‘系统,鉴定面前两个青花罐。’

     ‘扫描开始,收取一百点声望值,宿主还剩九百声望值,声望值不足时可用现金兑换。比例为一比一百。鉴定完毕,元青花人物罐。一为鬼谷子下山图罐,一为元青花昭君出塞罐。’

     系统的话语让武鸣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两个元青花罐,本来不抱任何希望,没想到会有意外的大惊喜。想了想道;‘沈叔,不瞒您说,你这两个罐子很值钱,我恐怕买不起!如果你走拍卖几个亿,乃至几十个亿都是有可能的!但是也的小心被骗。’

     武鸣的话语让四周的村民目瞪口呆,就眼前两个罐子居然值几十个亿,这让他们忍不住朝桌上的罐子多看了几眼,同时满脸羡慕的看着沈从文。

     武鸣的话同样将沈从文吓了一跳,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当初在工地上挖出来时,没人要,大家都顾着抢里面的金银首饰去了,只有他将众人看不上的两个罐子抱了回去!

     看着还处在震惊状态的沈从文,武鸣没有打扰,虽说自己可以眛着良心将这两个罐子买下来,但是自己说良心可就过不去了!毕竟无论是前世还是这辈子,从小到大得到的教育就是做人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回过神的沈从文看了武鸣一眼,在看了看周围羡慕的眼光,想了想道;‘鸣小子,叔读书少,从小就佩服有文化的人,你是好样的,如果换作别人恐怕随便给点钱就拿走了!这两个罐子是我从工地拿回来的,本来也没有想过它会这么值钱,至于你说的拍卖啥的就算了,叔我说大老粗,拿出去卖可能给人骗了,还不知道。你沈叔我没儿没女光棍一个,钱太多了也没有用,而且也不见得时好事!这样吧,就像你今天手刘二宝那件梅瓶一样的价格就行,叔卖给你。’

     沈从文的话让众人吃惊不已,同时也让武鸣错愕不已!六七十万两个元青花,可以说天上掉馅饼也不为过!武鸣想了想道;‘沈叔,既然你这么信任我,我也不能太让你吃亏,这样吧我们家半年前卖给大公司到玉龙湖捕鱼的钱还剩两千多万,我先给你两千万,等这两个元青花卖出去后我在给你三千万,总共五千万你看怎么样?行我就让我妈给你转钱,同时写张欠条给你。如果你不同意,那么我真的不能要,不过我会帮你找买家。’

     武鸣的话语,迎来一片叫好声,农村人实在,只要你情我愿双方说好价格,那么就不会变。

     对于儿子的做法,作为父亲的武东来很是欣慰。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母亲胡翠蓝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着众人将目光看像自己,沈从文大声说道;‘鸣小子你是个做大事的,这样吧你给我个三五十万,叔将房子修一修在买点家具。其余的算叔对你的投资,你看怎么样?’对于自己的这个决定,沈从文很是满意。

     对于沈从文决定,在场的村民没有一个觉得不妥的,相反的都在为沈从文的眼光点赞,就像沈从文说得那样,武鸣一看就是干大事的人,现在投资几千万,谁知道以后会变成多少。

     沈从文的话语让武鸣一愣,想了想道;‘既然沈叔这么看的起我,我要是拒绝也太不知好歹了。我答应了,沈叔我这就给你转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