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第2章 再次行动
    已经过了三更天,张靖和李望一直在街上巡逻,按照那个飞贼的习惯,这个时候正是他行动的时候。

     “头,你说他今天会来吗?”李望四处观察,三更天的更声已经敲过,怎么还是没有看到那个飞贼的身影。

     张靖也有些奇怪,那个飞贼这几天一直疯狂作案,每次作案时间都是这个时候,不可能今天不出现。“你去那边看看,我往那边去,注意一点,要是有什么情况,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好,我知道,你也小心点。”李望说罢往张靖相反的方向快速跑去。

     张靖看到李望的身影消失在巷子口,身体一跃飞到房顶,站在房顶看着夜晚安静的街道,难道他估计错了,今天晚上那个飞贼真的不会出现?

     坐在房顶上的张靖,就像一只在觅食的狼,一直观察着周边的一举一动,上次已经是那个飞贼第二次从他手里逃脱,所以他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同样的错误犯第三次。

     在黑暗中的一个巷子里,一个身穿夜行衣的人,远远的看着站在屋顶的张靖,微微一笑。

     他总是在张靖当差的时候出来犯案,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张靖。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张靖时,他穿着捕头的衣服,腰上别着刀,脸上毫无表情的在街上巡逻,那时候他便想着要戏耍一下这个面无表情的捕头。

     从夜行衣中取出一块黑色的手帕,将它系在面部,身体轻轻一跃,往一户人家飞去,不多时便听到那户人家传来叫喊声,“来人呢,抓贼啊……”

     听到叫喊声的张靖,急忙往声音发出的地方飞去,就在他快要到达地方的时候,一个黑色的身影从院中飞出。

     这个身影张靖再熟悉不过,就是他追捕了几次的飞贼,他今天晚上果然又出来犯案,这次他绝对不会放过他,一定要抓拿归案,“小贼,哪里跑!”

     听到张靖的声音,飞贼看了一眼,脚下一蹬,往不远处飞去,对于飞贼的轻功,张靖已经了解一些,所以脚下也不敢停歇,急忙追上去。

     张靖知道,飞贼的轻功绝对在他之上,即便如此,他也绝对不放弃,卯足了劲往前飞,让自己和飞贼的距离不会拉的太远。

     追了一段时间之后,张靖发觉飞贼今天好像有些不同,速度比平时慢了许多,当他快要追上他时,他便加快步伐让两人的距离拉开一下,如是这般几次,张靖心中不免纳闷,难道他是故意这么做?

     可是他这么做的原意是什么?难道是在戏耍他这几次没有抓到他?

     虽然不明白飞贼到底何意,张靖还是不能大意,今天一定要将那贼人抓住,不然真的没有办法向大人交差。

     两人保持一定距离,不断在房顶飞来飞去,追了一段时间之后,那飞贼身体一落,消失在黑夜中。

     张靖追到飞贼消失的地方,那个地方他知道,是这里有名的邀月楼,这个地方全都是一些商家巨贾、达官贵人来的地方,像他这么一个小小捕头,即便是一年的俸禄,也不够在这里消费一晚。

     对于这种地方,张靖一直不屑于踏入,可是这次他追贼人来此,不得不进去。

     张靖下来的地方是一个后院,院中和前面的喧嚣不同,很安静,张靖小心的观察着四周,心想,难道那贼人就躲在这院中,莫非他就是这院中之人?

     “什么人?”此时从房中出来的丫鬟正好看到张靖。

     听到丫鬟的喊声,张靖心中暗叫不好,要是被贼人听到,恐怕要躲在暗处不会出来,所以对于丫鬟这个时候发出声音极为不满。

     丫鬟见张靖根本不理会她,随即走上前,双手叉腰大声喊道:“你到底是什么人,要是再不说的话,我可要喊人了!”

     张靖根本没有心思和她啰嗦,从腰中拿出县衙的腰牌,丫鬟伸头看去,冷笑一声,“我道是什么人这么猖狂,竟然闯到我们后院,原来只是一个小小的捕头,就算是你们家老爷来,也不能进这后院,识相的赶快离开。”

     “好大的口气!”张靖本就因为贼人又从他手中逃走心生不快,此时又被这小丫头看不起,心中不免将火气发到她的身上,“刚才本捕头追飞贼到此,看这四下并无他人,看来你应该就是那个贼人,要不跟我回衙门说一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丫鬟在这邀月楼也待了有几年,什么架势没有见过,就张靖这点气势,她可不害怕,“贼人?我说你不会是抓不到贼人,便抓我一个小小女子前去领功吧,只怕你没有那个本事!”

     “你!”所谓好男不跟女斗,张靖怎么可能抓一个无辜的人,他也只是想吓唬吓唬她,“我问你,刚才你有没有看到一个身穿黑衣的人?”

     “怎么,刚才不是说我就是那个贼人吗,怎么现在又要问我有没有见到别人?”丫鬟可没有那么好的脾气,上下打量着张靖说道:“别人是没有看到,就看到一个人在这院中鬼鬼祟祟,不知道在干什么?”

     难不成她看到那个贼人,张靖急忙问道:“那人现在在哪?”

     丫鬟伸手指了指张靖,“这不是在这里吗?”

     “你!简直岂有此理,如果你再这般,我便以妨碍衙役办案将你抓回县衙,想来牢里的老鼠应该会很喜欢你!”张靖不明白,这个丫鬟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像和他有仇似的。

     “你……”这次换丫鬟词穷,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那黑乎乎的老鼠。

     “环儿,是谁在外面!”这时从丫鬟身后的房中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就像这夜晚中的夜莺一般,煞是好听。

     听到房中女子的声音,丫鬟急忙说道:“回小姐,是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捕快,说是要抓什么贼人。”

     “哦?”房中女子发出惊奇的声音问道:“我这院中,怎么会有贼人?”

     “是啊,我也是这么跟他好好说,可是他却不听,还说要把我抓到牢中关起来!”环儿说完冲张靖努了努嘴,现在有小姐给她撑腰,她可不怕。

     “真有这事?”房中女子又说道:“我想官爷不是那么不通情理之人,想来应该是你不礼貌在先吧。”

     张靖听房中女子的说话,看来并不是一个不讲理之人,随即说道:“姑娘见谅,只是在下追飞贼到此,却不见踪影,想来应该是躲在某处,打扰到姑娘,还请见谅!”

     “官爷客气,想来是我这丫鬟不知礼节,在言语上顶撞官爷,小女子在此代环儿给官爷赔罪。”房中女子并未偏袒自己的丫鬟。

     听到自己小姐这么说,环儿当然不原意,“小姐,不是这样,明明是……”

     房中女人好像对环儿说的话并不相信,打断她接下来说的话,“好了,不要多说了,让官爷进来吧。”

     环儿虽然很不愿意,但是自家小姐说的话,她又不能不听,“是!”

     白了一眼张靖,便打开身后的门,将张靖带进房中。

     张靖走进去,发现房中摆设极为淡雅清素,并不像别人说的那般,金碧辉煌,想不到邀月楼还有这么一处素雅之地。

     此时从内房中走出一个女子,轻撩挡在眼前的珠帘,一个满眼温柔的女子从房中走出,投足之间尽显大家闺秀风范。

     “小女邀月,见过官爷!”邀月轻轻作揖,听声音应该就是刚才说话的女子。

     张靖双手抱拳,“在下青山县县衙捕头张靖,多有打扰,还请姑娘见谅!”

     邀月一听是青山县的捕头便说道:“原来是我青山县神捕张靖张捕头,邀月失礼了!”

     这邀月楼中的女子什么达官贵人没有见过,怎么会对他一个小小捕头另眼相看,想来这应该就是她们的待客之道吧,张靖也不啰嗦,“请问姑娘可有见到什么奇怪之人?”

     邀月听罢摇摇头说道:“我这院中轻易不会让外人进来,如果要是有人想从前院来我后院的话,根本不可能,但是要是习武之人的话,那我就不敢保证。”

     张靖看了看邀月,如此纤弱以女子,应该不是飞贼,那飞贼相对于她来说要高大壮硕一些,难道是自己看错了,那贼人并没有躲在这里,“既然如此,在下告辞!”

     “公子慢走!”邀月并没有挽留。

     张靖离开邀月楼,在四周又搜了一遍,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难道真的是自己看错,那贼人并没有来此。

     “头,头!”张靖看到李望从远处跑来。

     “出什么事了?”看张望慌张的样子,张靖知道肯定出了什么大事。

     李望气喘吁吁地说道:“不好了,出事了,你快跟我去看看!”

     听李望这么说,张靖二话不说便往前冲去,冲了一段时间,发现李望还在原地不动,再次返回,拉起李望就往前飞去。

     出事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贼人光顾的那家宅院,张靖赶到后,李望急忙将他带到后院,那里已经被其他捕快包围起来。

     “张捕头,你可算是来了,不管付出多大代价,无论如何要抓到凶手,给我儿子报仇啊!”说话的正是这家宅院的主人齐飒。

     “凶手?”张靖还没有看到现场,听齐飒这么一说随即明白,“这飞贼多是以偷窃为主,从不伤人性命,这次怎么会杀人?”

     “张捕头,你这是什么意思?”齐飒对于张靖的话很不满,他的儿子现在就躺在里面,难道他说谎不成?

     张靖知道自己这话有误,急忙说道:“齐老爷放心,我们一定不会让凶手逍遥法外。”

     李望知道张靖要勘查现场,于是便把齐飒带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