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3.第33章 兄弟二人
    “哥哥,好累啊,可不可以休息一会,你看,前面有一个面店呢。”

     说话的是一个圆滚滚的小男孩,看样子也就是十二三的样子,脸上的肥肉已经耷拉到前胸了,脖子完全看不见,小小的眼睛在看到面店的时候,已经在使劲睁开,可是还是一条小缝,鼻子被下面的一张大嘴挤在上面,看上去更加小,在闻到面的香味之后,鼻子一动一动。

     “小弟,你才刚吃完十碗阳春面、五个馒头、七个包子,还喝了一大碗红豆汤,这才一会的功夫,难道又饿了?”

     在胖男孩的身边,站着一个俊秀的男孩,虽然是哥哥,但是看上去,和弟弟的年龄相差不多。

     “哥哥,我们在这里已经几个月了,没事可以做,那我只有吃了,哥哥,刚才吃的那些,走了这些路之后,已经消化完了,我好饿啊。”

     弟弟看到面馆上的标志,站在外面怎么也不愿意离开,哥哥看着弟弟的样子,没有办法,只有再请他吃面。

     哥哥一副宠爱的语气说道:“那好吧,吃完之后可不允许再吃了,我们还要赶路呢!”

     “太好啦,哥哥最好啦!”

     听到哥哥答应请他吃东西,弟弟高兴的将哥哥抱在怀中,而哥哥在弟弟的怀抱中已经完全陷入到他的肚腩里,只能看到露在下面的一双脚。

     弟弟放下哥哥,便往面店冲去,没有想到他球一样的身材,竟然这么灵活,一阵风似的冲了进去,只感觉大地随着他的跑动在摇晃。

     哥哥看着高兴的弟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但是眼里露出的,全是溺爱的眼光。

     青山县的人,对于这兄弟俩可以说是很熟悉,在三个月前,他们兄弟两个来到青山县后,便成为他们茶余饭后的笑料。

     一个是嗜吃如命的肥猪弟弟,一个是溺爱亲弟的英俊哥哥,这样的一幕,在青山县每天都会上映很多次,而他们说的话,基本上都是和吃有关。

     “咚咚……”

     “饶命啊,客观饶命……”

     站在店外的哥哥听到店里的声音,眉头一皱,看来这个弟弟又惹祸了。

     “啊……”

     “哐当!”

     随着长长的“啊”声,哥哥看到面店其中一个人飞了出来,看他穿着应该是面店的老板。

     “哐当”一声,面店的老板手里举着一把勺子硬生生的撞击到街边的小摊上,还好此时小摊周围没有人,不然也要跟着遭殃。

     随着老板飞出来之后,店里所有的客人全都跑了出来,谁也不愿意在里面待着。

     哥哥走进面馆,里面空无一人,只有小二站在那里,双腿颤抖,低着头,给弟弟上拉面。

     “弟弟,谁又惹你生气了?”

     看到弟弟在那里满意的吃着面,哥哥走向前去,在破旧的桌椅里面,找了一把相对来说还算完整的椅子坐下。

     “哥哥,他们欺负人,我都说我很饿,要给我先上,可是他们却说什么先来后到,让我等一会,简直是岂有此理。”

     弟弟一边吃着面,一边回答哥哥的问题,还好这家店的面还算好吃,不然他不会这么轻易就绕过老板。

     “确实很让人生气,怎么能让我可爱的弟弟的等呢,小二再上三碗。”

     和弟弟说话的时候,哥哥就像是一个极其溺爱弟弟的好哥哥,而给小二说话的时候,声音却极其冰冷。

     小二看哥哥的样子,以为是一个可以讲理的客人,没有想到,他比那个胖子还要恐怖。

     “没听到吗,还不快去,难道是想找死?”

     感觉到小二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哥哥看也不看说道。

     “是……是……马上……”

     小二连滚带爬的向厨房跑去,太吓人了,他们青山县的治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他们店里竟然会来了两个罗煞。

     “郝哥、郝弟,你们两个又在我管辖的地方闹事。”

     从外面走进来的不是别人,真是青山县捕头张靖。

     “张捕头,我们兄弟两个想在这里吃一碗面,难道也不可以吗?”

     那个被叫做郝哥的哥哥并没有站起来,而是给郝弟倒了一杯水,担心他吃的太快,噎着。

     “不是不行,但是你们每次吃饭的时候都会发生伤人事件,这让我很难办。”

     张靖是青山县的捕头,在他的管辖下,青山县一直都很太平,可是自从三个月前,这两哥俩来了之后,每天必定会发生一次伤人事件。

     “要不是他们不礼貌在先,我们又怎么会动手?“

     这次郝哥没有再坐在那里,而是站起来,冲张靖走去。

     看到郝哥走来,张靖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他第一次见到两兄弟时,就是在一个饭店起冲突,当时他看两个人是两个孩子,也就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想教训他们一下,谁承想到那天成了他人生中的一个噩梦。

     本以为他们只是过路的客人,闹过之后也就没事,可是他们却在青山县住下,而每天都要在街道上闹事,作为青山县的捕头,他又不能不管。

     “郝哥,有话好好说,我觉得吧,这人你也不能说打就打,你看这些桌椅板凳的,总要给个说法吧。“

     看到郝哥脸上的表情,张靖咽了咽口水,尽量不要让自己的话,触怒到郝哥。

     “说法,请问张捕头,你想问我们两个小孩要什么说法?“

     两个小孩?他们比十个大人还要可怕,张靖领教过他们的恐怖,在他心里,绝对不会把他们当一个普通人对待。

     “他们也只是做一点小本生意,而且我看那面店的老板……当然,我知道郝弟也不是故意的,只是……“

     张靖本来天真的想让他们两个人给老板道个歉,然后再赔偿点钱,但是看到郝哥的眼神,张靖把要说的话狠狠咽了下去。

     “拿去吧!“

     郝哥从袖中中拿出一锭金子扔到张靖面前,然后不再理会,回过身去,继续看着郝弟在那满足的吃着拉面。

     “慢点吃,别噎着。“

     张靖看到地上的那锭金子,这是他们兄弟两个第一次听他的话,竟然给面店一些补偿。

     李望看到郝哥仍在地上的金子,心中不免对他的不礼貌埋怨,可是又能怎么样,只好走上前捡起来递给张靖,“头,你看?“

     张靖不知道这兄弟俩从哪里来,实在不忍心将他们两个孩子拘捕,“郝哥、郝弟,你们如果想要在青山县待着的话,就要守青山县的法纪,不能再这么闹事,如果你再这么闹下去的话,我只能让你们离开青山县。”

     郝哥、郝弟好像没有听到张靖的话似的,张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来到店外面,“老板,这是他们给你的医药费,还有店里桌椅板凳的维修费收下吧。“

     看到张靖递过来的金子,面店老板看看张靖,再看看里面坐着的两个人,也只有无奈的收下,他也只有希望他们尽快离开,不然他这把老骨头可禁不起他们这个摔打法。

     看到面店老板发抖着身体,回到面店,他还要给他们两个人煮面,张靖内心很是无奈,不知道这两兄弟要在青山县待到什么时候。

     在一片树林中,一个滚圆的胖子躲在一颗树后面,除了脑袋之外,其他的地方全部漏了出来。

     “哥哥,你猜一猜我躲在哪里啊?“

     郝弟在树后面扭动着他肥大的屁股,细声细气的说道。

     “是啊,我的好弟弟,你在哪里啊,哥哥怎么看不到你啊?“

     郝哥站在树的另一边,假装找不到他,一边喊着郝弟的名字,一边寻找。

     “哈哈哈,哥哥找不到我了吧,我在这里!“

     听到郝哥找不到他,郝弟高兴的从树后跑了出来,随着他的跑动,可以很清楚的听到身上肥肉晃动的“咕叽咕叽“的声音。

     “啊,原来躲在这里了,我说怎么找不到呢,弟弟真是聪明。“

     看到郝弟从树后面走出,虽然已经是初秋,但是郝弟还是流了很多汗,郝哥从身上拿出一个手帕,小心翼翼的给他擦着汗。

     郝哥在给郝弟擦汗的时候,郝弟便伸着他那张肥大的脸,一动不动让郝哥给他擦汗,擦完汗之后,他又再一次的和郝哥玩起捉迷藏。

     “唐铭,你看到了吗,他们两个好有意思啊!“

     唐铭和白灵一直在寻找朱星口中那个男人,这天两人找到树林中,正好看到郝哥和郝弟两个人在玩捉迷藏,白灵想起在青丘时和姐妹们玩的场景,心中不免欣慰。

     “恩!“

     虽然他们两个年纪不大,但是唐铭却从他们身上感到了一股浓烈的戾气,可见死在他们兄弟俩手中的人,不计其数。

     “唐铭,怎么了吗?“

     感觉到唐铭有些不对劲,白灵不再嬉笑,看着唐铭。

     “没什么,我们回去吧!“

     唐铭心想他们两个不是妖,他没有权利收了他们的性命,现在最为重要的是找到杀死苏樱雪的那个神秘男人。

     之前白灵倒是没有多注意那兄弟二人,当他看到唐铭看他们的眼神时,她也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一观察,她的心跳加速,怎么会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