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1.第41章 疗伤
    此时的唐铭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白灵,心中不知该如何是好。

     白灵的伤在后背,而受伤的范围又很大,如果要给她疗伤的话,必须将她的衣服脱掉,然后处理伤口再次上药,可是男女授受不亲,如果他这么做的话,有些趁人之危。

     唐景辉站在房门外面一直守着唐铭,自从唐铭和白灵进去之后已经一个时辰,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这让他有些担心。

     “嗯……”许是后背的伤口严重,昏迷中的白灵眉头紧皱呻吟出声。

     听到白灵的痛苦的声音,唐铭知道要是再不处理伤口的话,怕是要感染,到时候再处理的话就晚了。

     心想他们都是江湖儿女不拘小节,现在他是为了救她才会做出这种事情,想来白灵不会怪罪于他。

     这么在心里对自己说了无数遍之后,唐铭走到床边,小心翼翼的将白灵扶起,然后又将她的上衣慢慢脱下,随着她衣服的脱落,后背深可见骨的伤口赫然出现在唐铭眼前。

     看到这么重的伤口,唐铭不敢马虎,急忙拿出药给她上上,然后又取了绷带将她一圈一圈包好,待一切弄好之后,唐铭又对白灵输入了一些内力,希望能够帮助她的伤口快速愈合。

     在唐铭法力的帮助下,白灵慢慢恢复了意识,缓缓睁开眼睛,发现此时的自己已经不在那边树林中,而是在她自己房中。

     感觉到后背传来的内力,白灵想起之前自己的后背受伤,难道是唐铭?

     想到这里白灵低头一看,自己上衣已经被退到腰间,急忙伸手想拉起自己的衣服。

     “别动!”唐铭看到白灵的动作,急忙喊道:“我在给你输入内力,帮助你伤口愈合,你要是乱动的话,我担心我的内力会伤到你,伤口也会再次裂开。”

     白灵知道唐铭所说非虚,可是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而她这般衣衫不整成何体统,要是让族长知道,定会怪罪于她,可是现在她又动弹不得。

     感觉到后背唐铭温热的双掌,白灵脸上一阵红晕,他们居然已经是这么亲近的关系。

     见白灵不再动弹,唐铭也不敢怠慢,慢慢将内力输入到她体内。

     还好有唐铭的帮助,不然在唐铭身边白灵想要不被他发现而偷偷治疗的话还是有些难度。

     由于唐铭输入大量的内力,白灵已经渐渐恢复一些力气。

     唐铭擦了擦头上的汗,伸手想给白灵穿好衣服,此时白灵的双手已经可以活动,感觉到唐铭的动作,急忙伸手想自己穿上,由于动作过猛,再次拉扯到后背的伤,痛的她抽了一口冷气。

     “别动!”听到白灵发出声音,唐铭低声说道。

     此时的白灵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废物,让她的自尊心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即便是这样,她还是要顾忌到身后的伤口。

     白灵的衣服因为受伤已经破损,唐铭将自己身上的袍子脱了下来给白灵披上,“伤口已经给你处理好,你先休息一会,晚饭我会放人送到你房间。”

     白灵不曾想到唐铭还有如此体贴的时候,虽然他说话的语气根本听不出关心,但是白灵知道,唐铭是在关心她,想到这里心中觉得暖暖的。

     “谢谢!”看到唐铭打开房门准备离开,白灵急忙说道。

     听到白灵的声音,唐铭并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只是那么站着。

     看着一动不动的唐铭,白灵心中疑惑,他难道还有什么事情要说。

     过了一会,唐铭说道:“以后不要这么做。”

     说罢便离开房间,从身后带上门。

     看到关上的房门,再想起最后唐铭的话,白灵不由地笑了起来,“难道他是在关心我?”

     唐铭走出房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刚才的气氛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想到之前白灵为了救他受伤,想到刚才他给白灵疗伤,这些事情让他的心很乱,他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无法让自己保持冷静。

     唐景辉一直站在门外,看着唐铭从房中走出来之后一直没有说话,便轻声唤道:“长孙少爷!”

     唐铭好似没有听到唐景辉的声音,依旧站在那里不说话。

     “长孙少爷?”唐景辉见唐铭不说话,再次出声试探道。

     当唐景辉喊第二声的时候唐铭才听到,看到站在他身边的唐景辉,唐铭才想起来还有唐景辉这个人,看来最近他被俗事缠绕过多,有些心绪不宁,等他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好,要赶快回到隐雾山去修炼。

     “哦,景辉啊,你怎么还在这里?”看到唐景辉,唐铭有些心不在焉的问道。

     听到唐铭的话,唐景辉说道:“长孙少爷,是老太爷让我来的。”

     唐铭苦笑道:“恩,看来他还是不放心,只是我没有想到来的会是你。”

     唐景辉知道唐铭很不喜欢和唐家的人扯上任何关系,可是老太爷的命令他又不能不听,即便被唐铭驱赶,他还是决定留在这里不走。

     见唐景辉一声不响的站在那里,唐铭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为何要把这种情绪发在唐景辉身上,毕竟他是无辜的,“好了,既然来了就留下吧,反正我在这里待的时间也不会太长,等我离开时,你便回去吧。”

     唐景辉没有想到唐铭没有赶他走,虽然只是让他暂时留在这里,但是唐景辉决定他一定会好好跟好唐铭,绝对不会离开。

     唐景辉跟着唐铭回到房中,唐铭为唐景辉倒了一杯茶,可是唐景辉并没有伸手去接。

     唐铭楞了一下,随即明白,“这么苦,为何还要炼?”

     原来唐景辉因为百毒体的原因,身上全是剧毒,他碰到的东西都沾染了毒性,别人要是碰到他触碰过的东西,必定会中毒而死。

     唐景辉之所以不接唐铭倒的茶水,其实是为了唐铭好,他担心唐铭会因此中毒。

     唐景辉低声说道:“这是我唯一的价值,如果连这个都没有的话,我就会是一个被放弃的人。”

     是啊,唐景辉说的对,在那个家,如果没有什么可以被利用的东西就是一个废物,就会被遗弃,想到唐景辉他仿佛看到了自己,要是他身上没有那人想要的东西,应该也不会这么注意他吧。

     唐铭看着低头不再说话的唐景辉,从房中的包袱里取出一个白色瓷瓶,“这有一瓶药,当年师父给我防身之用,它还有一个功效,可以暂时压制你身体内的毒,可以随意碰触别的东西或者是人,只要别碰到你的血液就好。”

     听到唐铭的话,唐景辉猛地抬起头,不敢相信的看着唐铭,又看看他手中的瓷瓶,他以后真的可以和正常人一样,去碰触他想去碰触的地方?

     “拿去啊!”见唐景辉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唐铭说道。

     唐景辉还是不敢伸手去接,他不相信世界上会有这种药存在。

     “东西我放这里了,吃或者不吃你自己看着办吧。”唐铭知道,唐景辉一时之间无法接受,便将瓷瓶放在桌子上,决定把决定权交给唐景辉。

     唐景辉看着桌子上的瓷瓶,过了好长时间,他颤颤巍巍的将手伸了出去,当他碰到瓷瓶时,像是碰到什么可怕的东西,迅速将手收了回来。

     不过很快,他又把手伸了出去,紧紧握住白色的瓷瓶,好像要把它捏碎一般。

     看到唐景辉拿起瓷瓶,唐铭说道:“里面只有十粒,十天吃一粒,应该可以坚持很长时间。”

     “谢谢你,长孙少爷。”唐景辉的声音很沙哑,唐铭听得出他在发抖。

     唐铭现在有些累,他想休息一下,“别那么客气,我帮你开了个房间,就在我的隔壁,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就过来找我吧。”

     “是!”说罢,唐景辉拿着瓷瓶离开唐铭的房间,在他隔壁房间坐了下来。

     唐景辉看着手里的瓷瓶,小心翼翼的倒出一粒药,有些犹豫的放进嘴里,随着药物进入肚中,唐景辉感觉身体一阵清凉。

     为了确定自己是不是可以碰触活物,唐景明走出房间,来到客栈后院厨房,看着厨房门口的鸡窝,里面有几只生机勃勃的母鸡。

     唐景辉走到鸡窝前蹲了下来,里面的几只母鸡似乎感觉到了危险,不断在鸡笼中跳动。

     看着不断跳动的母鸡,唐景辉慢慢伸出了手,他要抓住一只鸡试一试。

     当他的手抓住其中一只鸡的鸡脖时,唐景辉的心中极为忐忑,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变成什么样子,不过他渴望这只鸡不会死掉。

     唐景辉就这样握着鸡脖子,大约一盏茶的时间,那只鸡还在他手中挣扎着,原来唐铭没有骗他,他真的可以碰触活物,要是以前,只要他一碰触活物,不出片刻,那活物便会归西。

     看到此时自己可以碰触活物而它们不会死,唐景辉发出了怪异的笑声,因为他从来都没有笑过,所以第一次笑的他,发出的声音很怪异。

     厨师听到外面有些瘆人的笑声,拿着刀走了出来,看到唐景辉握着其中一只鸡在校,怒声喊道:“你是谁,要干什么?”

     听到厨师的叫嚷声,唐景辉急忙将手中的鸡放下,连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然后转身便跑了出去,厨师一脸茫然的看着跑走的唐景辉,好像看到了一个疯子似的。

     站在楼上的唐铭将一切看在眼中,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