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第19章 遇到熟人
    穆天泽一边赶路一边有些担心伊家商队,不知道洪天有没有搬到救兵。

     如果搬到救兵的话,想来有他们的护佑伊芙一家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想到这里,穆天泽苦笑了几下,他自己现在都自身难保麻烦缠身,哪里还有闲工夫去担心别人家的事。

     经过昼夜赶路,穆天泽很快便到了青山县,他要好好在这里休息一番,这段时间为了躲避那些人的追杀,他可是有些吃不消。

     穆天泽来到青山县,这个地方给他的感觉还算不错,至少表面上看去,还算比较繁荣,他要在这里好好休整一番,然后再继续赶路。

     虽然说穆天泽已经习惯了这种逃亡的日子,可是毕竟他从小在优越的环境中长大,一些贵族的习气他还是沾染了一些,在青山县,他便住进了最好的客栈,要了一间上房。

     可是这几天没有好好休息的原因,穆天泽吃过午饭之后,竟然在房中呼呼大睡起来,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繁星满天。

     “啊……好舒服啊!”穆天泽伸了一个懒腰,晃了晃脖子,这一觉看来已经把前段时间的疲劳全都一扫而空。

     既然已经吃饱睡足,那么接下来他决定在青山县转一转,也看看这里的民风民俗。

     穆天泽走在大街上,发现虽然已经夜幕降临,但是店铺里还是有很多人,这些人有说有笑其乐融融,穆天泽心想,如果要是在这个地方生活的话,应该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吧,可惜他现在就是一只没有脚的小鸟,只能不断的飞,根本无法停留。

     在人声嚷嚷的街上,穆天泽毫无目的的走着,他发现虽然他走的这条街很是繁华热闹,可是在这条街的东面,好像一片漆黑,一点人声都没有。

     穆天泽有些奇怪,只是一条街之隔,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有些好奇的穆天泽准备去东面看一看。

     正在街上摆着馄饨摊的老伯,看到穆天泽一直往城东看,知道他肯定是外地人,发现他不只是看一看,还准备往城东走的时候,老伯急忙上前拦着,“公子,可不能再往前走了。”

     被老汉拦住的穆天泽有些不懂,“老伯,此话怎讲?”

     老伯一听穆天泽的口音,便知道他不是本地人,“听公子的口音并不像是青山县的人,怪不得你要往那城东去。”

     听到老伯的话,穆天泽更是好奇,于是点了一碗馄饨坐下来边吃边和老伯聊了起来,“老伯,我是第一次来青山县,有些好奇,为什么这边热闹非凡,而那边却一片寂静,一点人气都没有?”

     这好这段时间馄饨摊子的人不是很多,老伯便将手里的勺子放下来,坐到穆天泽对面说道:“这青山县分为城东和城西,城西就是我们现在待得地方,这个地方民风朴实、相亲相爱,相对于城东来说,要繁荣很多,而那城东住着的都是一些野蛮人不讲道理,如果要是惹得他们不高兴,他们便会杀人。”

     “杀人?这哪里还有王法,难道县衙不管吗?”青山县是一个城镇,是一个有律法的地方,怎么能够发生这种事情?

     “管?他们哪里敢管,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想到县衙的作风,老伯摇了摇头。

     “简直是岂有此理,这些拿着朝廷俸禄的人,竟然不为百姓做主!”穆天泽知道当今皇上的作为,不曾想这个小小的青山县会是这个样子。

     “小点声,公子,还是多注意的好,要是被官府的人听到,怕是要惹麻烦啦!”老伯好心提醒道。

     穆天泽继续问道:“这城东难道有什么很不好对付的人,所以县衙才不敢管那边的事情?”

     听到穆天泽问起这句话,老伯小心的四周看了看,“公子所言不差,这城东有一个叫沙破雇佣兵团,那里有一个叫毕鹏,他是城东的土皇帝,就连县太爷都要让他三分。”

     沙破雇佣兵团?不就是他救洪天时听到的名字,原来是他们,穆天泽还想继续问一下这个沙破雇佣兵团的事情,可是老伯的摊位上来了几个吃馄饨的人,老伯无暇再和他闲聊,于是穆天泽放下馄饨钱离开。

     离开后的穆天泽心里一直放不下伊家的事情,不知道洪天有没有搬到救兵,想到沙破雇佣兵团在这里称霸,洪天搬到的救兵能不能抵得过他们。

     想到伊家父女的事情,穆天泽还是很不放心,这一夜翻来覆去也没有睡着。

     既然这样,他决定白天的时候去城东看一看,想来白天的话,应该不至于那么乱。

     早上穆天泽匆匆吃过早饭,便往城东走去,每个看到穆天泽往城东走的人,都在他后面指指点点,心想着怎么还有人去那里送死。

     穆天泽也不理会别人的指点,继续往前走去,当他踏入城东时,便感觉到这里和城西完全不一样,这里没有什么像样的店铺,这里的人长得大多极为粗壮,穿着也是简单粗糙。

     看到穆天泽到来,有几人看出他身上的衣服和首饰价值不菲,光明正大的跟在他后面,看样子是要抢他的东西。

     穆天泽有些后悔自己这身打扮,必须要找地方把这身衣服换了,才不至于这么引人注目。

     于是他躲开后面几人的跟踪,来到一个巷子内,正好看到一个和他身材差不多的男人,将他打昏后把他的衣服脱了下来穿在自己身上,又从地上抓了一把灰,往自己脸上抹去。

     经过打扮后的穆天泽再走在街上,根本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当他这么漫无目的的走着的时候,看到前面聚集了很多人,想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便上前去看一看。

     原来在前面的柱子上吊着三个人,穆天泽并没有认出上面的人是谁,因为他们的脸已经被干涸的血糊住,而眼睛和脸都已经青肿,严重变形,要不是他好奇多看了几眼,根本认不出上面的人竟然是他认识的人,其中两个人一个是伊奥,一个便是洪天。

     洪天不是来青山县寻求支援的吗,怎么会被吊在这里,为什么只看到他们两个,伊芙在哪里。

     穆天泽很想将他们两个人救下来,不过看周围人的反应,将他们吊在这里的一定不是一个好惹的人,而且现在伊芙在哪里,他也不知道,如果他贸然将两个人救下,伊芙再受到威胁,反而让他们处于被动,一切只有等天黑时候再说。

     穆天泽已经没有心情瞎逛,他躲藏起来,一直等待夜晚的降临。

     穆天泽一直在想伊芙去哪里了,难道她没有被抓住,如果没有被抓的话,她不可能放任父亲在那受苦而不管,难道她……穆天泽不敢往下想。

     半夜三更,穆天泽悄悄来到城楼下,伊奥和洪天还被吊在那里,生命气息十分微弱,穆天泽见四周无人看管,脚一蹬飞到柱子上,检查了一下伊奥的气息,还好只是昏过去。

     穆天泽将他们几人放了下来,拿出身上的药丸给他们服下。

     服下药丸的伊奥慢慢睁开眼睛,看着站在他面前的穆天泽,让他有些吃惊。

     “怎么是你?”

     伊奥的身体还是有些虚弱,说话声音极小,但是神智已经清醒。

     现在不是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最为重要的是伊芙去哪里了,“我问你,你们怎么会在这里,还有怎么只有你们两个人,其他人呢?”

     想到其他人,伊奥控制不住的老泪纵横,“其他人……他们都死了。”

     他根本没有想到,这次出来跑商会血本无归,不但货物被抢,而他带出来的所有人都死了。

     都死了,不可能,穆天泽不相信那个善良的伊芙也会死去,她是那么的善良,不该是这样的下场,她不相信伊芙就这么死了,“都死了?那伊芙呢,她现在在哪里,难道她也……?”

     “伊芙……女儿,我的女儿,穆天泽我知道你有本事,你一定要把伊芙救出来,不然她,她就被那个禽兽给糟蹋啦!咳咳……”

     想到伊芙,伊奥再也控制不住,痛苦的哭起来。

     想当初真的不如让自己死了算了,要不是因为自己年事已高,拖了伊芙的后腿,她也不会因为他被抓,现在她是死是活,他完全不知道,可是一旦落入那个人手中,她还能有什么好。

     看到伊奥只知道哭,话也说不全,穆天泽心里着急,既然伊芙没有死,必须抓紧时间把她救出来,“伊老爷,别着急,现在不是痛哭的时候,把事情从头到尾给我说一遍,我也好知道发生什事情,怎么救你们。”

     伊奥想到自己女儿,控制不住,气血上涌,穆天泽只好再一次给他输入内力,保证他的安全,等着他慢慢恢复情绪。

     “我想洪天已经告诉你,他来青山县寻求支援,就是青山县另一个雇佣兵团,旗黄雇佣兵团的团长黄旗,就是我旁边这一位,谁知道被沙破雇佣兵团的人知道,将他们剿灭,是我害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