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第16章 装傻
    伊芙来到穆天泽躺的马车前,掀开挡帘,发现穆天泽还在昏迷中,脸色苍白,呼吸粗重,不像是装的样子,于是便打消了对他的怀疑。

     “伊芙,怎么样?”看到伊芙回来,伊奥走上前问道。

     “还没有醒来,估计是刚才被恶狼压到,所以才会昏迷,我已经给他吃了点药,一会就会醒过来。”

     伊芙有些不明白,商队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诡异的事情,而穆天泽才来到商队一天,便发生这种奇怪的事情,可是在她眼中,穆天泽怎么看都是一个普通人,根本使不出那么大的力道,难道刚才有高人路过帮了他们。

     伊奥也有些不相信,“女儿,你确定他只是一个普通人?”

     “恩,刚才我趁着他昏迷的时候又搭了一次脉,一点内力都没有,身体还有一些柔弱,可以确定不是一个习武之人。”

     伊芙从来不会怀疑自己的判断,不管一个习武之人怎么隐藏他的武功,但是有一点是隐藏不住,那就是在经脉中流动的内力,而穆天泽体内一点内力都没有。

     听到伊奥对穆天泽产生了怀疑,洪天急忙上前说道:“老爷,不管他是不是一个普通人,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不要再让他和我们一起走。”

     听到洪天的话,伊芙就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幕,愤怒的看着洪天,“洪天,刚才穆天泽就在你身边,你只要往他身边靠近一步就可以救他,你为什么见死不救。”

     当穆天泽倒在自己身边时,洪天心中想的确实是希望他被恶狼杀死,免得他在眼前碍事,所以当时才会假装看不见。要不是伊芙奋不顾身的那一剑,穆天泽早就去见阎王爷,还能只是晕倒躺在马车中?

     “伊芙,之前我一直专注于狼群的攻击,根本不知道穆天泽在我脚边,你说这话,真的让我很寒心。”洪天虽然很希望穆天泽死,但是在伊芙面前一定不能表现出,他担心因为穆天泽的事情,伊芙会恨他,认为他是一个冷血没有人情味的人。

     “事实是怎么样,我看得一清二楚,你休要狡辩。”伊芙忿忿的说道,转过头去,不再理会他。

     洪天见伊芙生气,急忙说道:“伊芙,冤枉啊,我根本就没有看到穆天泽在我身边,我要是知道他在我身边,我能不救他吗,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是什么样的人,你难道不知道?”

     “好了,都不要再说了,赶快收拾一下,轮流值班,休息一下,天亮还要赶路。”

     看到伊芙和洪天两个人为了穆天泽的事情要吵起来,伊奥站出来阻止他们的争吵,如果他们两人不能团结,商队中人心会更加涣散。

     洪天和伊芙从小一起长大,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两个人也从未因为任何事情发生口角,今天却因为一个才见面只有一天的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职责他,他心里对穆天泽的恨更浓,无论如何都要赶快将他赶走。

     躺在马车中的穆天泽把他们的谈话全都听到耳中,伊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姑娘,而那个洪天作为一个男人,却没有伊芙那么大度,真是枉为一个男人,反而心肠狠毒,想置自己于死地,想到伊芙以后有可能要嫁给他,心中不免为伊芙觉得可惜。

     当时自己在恶狼尸体的掩护下,用手中的石子当做暗器杀死了几头恶狼,竟然引起了他们的怀疑,看来接下来的几天,他要小心一点,不要太引人注意。

     第二天一早,穆天泽便被走动的马车晃醒,打开挡帘发现天已大亮。

     “你醒了?”

     一直守在马车旁的伊芙,看到穆天泽从马车中走出,发现他的脸色较之前要好看很多。

     穆天泽假装问起昨天晚上的事情,“恩,昨天晚上怎么样?”

     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伊芙有些伤感,“没事,狼群已经被我们赶跑,只是有一些人还是难逃野兽的攻击。”

     看着今天的商队,确实别昨天要少了一些人,而商队的成员也从之前的惊恐中走出,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

     “伊芙,有一个问题我很不明白,听你之前所说,跑商的路上有很多危险,甚至送掉性命,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要跑商?”

     伊芙听到穆天泽的问题,有些苦涩,一看穆天泽就是大户人家的少爷,根本不知道挨饿受冻是什么滋味。

     看到伊芙脸上的表情,难道自己说的话有哪里不对?

     “商队的人都是贫苦的老百姓,他们也是想多赚点钱,贴补家用,如果家里吃的饱,住的暖,谁又会来做着随时会丢掉性命的买卖。”

     穆天泽从来都没有见过为了生计而不要命的人,在他出生的小村子,虽然很小,也不是很富裕,但是每家都很知足,和乐融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事情。

     听伊芙这么说,看来那个青山县应该也不是什么富裕之地。

     穆天泽随即又问道:“在家里做一些零工,应该也可以保证家里人不会挨饿,如果跟着商队的话,钱不但赚不到,还把命搭进去,岂不是不划算?”

     这个世界的残酷,穆天泽怎么会知道,“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做零工的一般都是家里的女人,男人就会跟着商队出去,如果一趟商队没有出现意外的话,他们一趟所赚的钱够一家三口一年的花费,如果像之前因为守护商队不幸而去世的,也会支付他们家人同样的费用。”

     经伊芙这么一说,穆天泽便明白,不管是死是活,都会给家里人留下一笔钱,如果没死就多赚几次,如果不幸死了,还能保证家里人一年不受冻挨饿,想不到泱泱大国还有这种地方。

     “那你们呢,我看得出,你们不像他们一样为了钱而出来跑商,那你们又是为了什么?”

     穆天泽和伊芙一家人接触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是从他们的服饰和言谈举止中可以看出,他们并不像是一般的穷苦人家,完全可以不用依靠跑商而赚取日常所需,那么他们出来跑商又是为了什么?

     “说不是为了赚钱那是骗人的,我们也可以不用出来跑商,可是我们那个地方,城东和城西的差距很大,这些来跑商的大多数是城东极为贫穷的人家,城西的人又看不上城东的人,即便是用人也不用城东的人,而城东的人也因此经常找城西人的麻烦。我爹实在不忍心看到同是一个地方的人要如此对立,所以就带领大家出来跑商,让他们赚点钱。”

     看着父亲为了大家辛苦的样子,伊芙真的有点不舍,她劝过他很多次,可是他总是以各种理由带着大伙跑商,自己没有办法看着父亲陷入危险而不管,所以每次跑商她便跟着,确保他的安全。

     “你爹是一个好人。”

     穆天泽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伊芙,绞尽脑汁也只能很干涩的说出这句没有一点意义的话。

     一旦被贴上好人的标签便再也摘不下来,如果可以,伊芙真的不想让伊奥贴上这个标签,“所有人都这么说,可是,我宁愿爹自私一点,这样我就不用总是担心他。不过还好,爹已经答应我,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他再也不会跑商,会多花点时间陪陪娘,陪陪我。”

     “那挺好。”

     对于这些只能依仗手中的刀剑防身的普通人,穆天泽真的很不希望他们再出去跑商,毕竟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一旦失去,就什么都没有,留下的只是活着的人不断的悲伤罢了。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怎么会在这条路上出现,我很少看到一个人在这条路上出现?”

     看到伊芙看过来的眼神,穆天泽知道她是在试探他。

     “我不是一个人,和几个下人一起出来,后来遇到强盗,我和他们走散,之前约好,如果走散的话,就去前面的青山县会合。”

     虽然穆天泽这个谎话很老套,但是看到穆天泽眼中的真诚,并不像是在说谎,所以伊芙选择相信他。

     “你和我们一起不会出问题,一定会安全到达青山县,你别看我是个女子,我可是一个习武之人,一般的山林野兽都不是我的对手。”伊芙扬了扬手里的剑骄傲的说道。

     “谢谢你。”

     穆天泽看着眼前这个女子,觉得她真的就像是出水芙蓉一样,单纯善良,如果不是遇到她,估计自己根本不可能这么省心的留在一个商队中。

     看到穆天泽一直盯着自己看,伊芙的心中就像是有一头小鹿扑通扑通乱跳,这种感觉她从来都没有过,虽然让她很惊慌,但是却很奇妙。

     “小兄弟,你醒了?你早上没有醒来,这是给你留的早饭。”

     伊奥看到穆天泽已经醒来,知道他早上没有吃饭,特意留了一份。

     “谢谢你,当家的,你们吃过了吗?”穆天泽接过伊奥递来的饼,艰难的咬了起来,看到穆天泽的吃相,就知道他不是穷苦人家孩子。

     伊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呵呵,我们已经吃过,是不是很不习惯这种东西,不过现在我们身上也只有这种大饼,要委屈小兄弟了。”

     “当家的说的哪里话,有东西吃就已经很不错,在这没有人烟的地方,要不是当家的收留我,我肯定已经饿死在荒野,或者被恶狼给吃了。”

     伊奥父女两人都是极为善良的老实人,穆天泽心中欺骗他们有些过意不去,但是他们知道的越少,对他们越安全。

     伊奥一直以为穆天泽一个富家公子哥,没有什么防身的本事,便想多叮嘱他几句,“以后出门在外可不要一个人,很危险。”

     “爹,穆天泽不是一个人,他和家人走散,约好在青山县会合。”

     伊芙知道父亲是想打听穆天泽的家事,在穆天泽回答之前,她便把话接了过去。

     伊奥不理会伊芙投来的眼神,继续打探道:“原来是这样,不知道小兄弟家是哪里?”

     见伊奥不理会她的眼神,伊芙只好出声阻止,“爹,您问那么多干嘛?”

     看到伊芙扭扭捏捏的样子,伊奥心中一笑,看来自己这个宝贝女儿是喜欢上眼前这个小子,等这次跑商结束,他就去穆天泽家拜访一下,如果是户名声不错的人家,就可以商议一下他们的婚事。

     穆天泽并不觉得伊奥这么问有什么问题,便如实回答道:“无妨,我家在长洛城。”

     “真的,我们商队就是从长洛城进货,这么巧。”

     伊芙没有想到穆天泽是长洛城的人,要是早认识他的话,就可以在长洛城一起出发,那样他们就可以在一起多待几天。

     见伊芙掩饰不住内心欢喜,伊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伊芙,女孩子家要矜持一些。”

     长洛城人口密集,经济发达,不像他们青山县是一个多事的地方,将自己的女儿嫁到他们家,肯定不会吃亏,只是不知道穆天泽同不同意。

     听到伊奥这么说,伊芙害羞的转过头,“爹,您还说我呢,还不是您老人家惯的。”

     伊奥知道伊芙的心思,于是继续问道:“天泽你可别见怪,伊芙这丫头被我惯坏了,不知道你家还有什么人,可曾婚配。”

     “爹……你真是的,越问越过分啦,好啦,你赶快去看看货物吧,不要在这啦!”

     伊芙听到父亲的问话,这是要帮她定婚事,可是这种事情要问也别当着她的面问,这样弄得她多不好意思。

     “好好,你是嫌我老头子烦了,那我就不在这让你看着烦,我走了!”

     伊奥一边哈哈大笑,一边策马往商队前赶去,让伊芙和穆天泽两个人在后面,好好聊聊天,加深一下彼此的感情。

     “我爹的话,你别放心上!”

     感觉到穆天泽一直在盯着自己看,伊芙想,肯定是因为刚才她爹的话,他在心里取笑她。

     穆天泽当然知道伊奥话里是什么意思,可是他们不可能在一起,只好装傻,“没有啊,我觉得当家的挺有意思。”

     听到穆天泽的回答,伊芙心中直跺脚,谁想听他这句话,她想听的是父亲刚才问的那个问题,他为什么不回答,早知道这样,就不让父亲走。

     看着伊芙的脸越来越红,穆天泽心想,他不会是要中暑吧,可是看这太阳,还不到中午,没有那么热。

     “你是不是很热,要不要到车里凉快一下。”

     伊芙被穆天泽前言不搭后语的问话弄得没有反应过来,“啊?”

     穆天泽指了指伊芙红红的脸说道:“我看你的脸特别红,是不是要中暑!”

     听到穆天泽的话,伊芙心里那叫一个着急,那哪里是热,那是害羞,他还以为她要中暑,简直是傻到头了。

     “没事,我们赶路吧。”

     看到穆天泽傻乎乎的看着自己,知道他是不可能明白自己的意思,为了避免在之后的几天两个人尴尬,伊芙决定不再追根究底。

     看到伊芙不再追问,穆天泽的心也稍稍松了一口气,虽然伊芙气鼓鼓的样子很可爱,但是穆天泽还是决定装傻到底,等到了青山县,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也许再也不会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