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第10章 井中女尸
    张靖并没有理会管家,而是一直在这房中观察,这里确实都是一些杂物,窗户全部封死,破旧的桌椅上落满灰尘,还有一些蜘蛛丝。

     张靖挥了挥手想要把蜘蛛丝破开,他发现这些蜘蛛丝好像被人扯断过,仔细看去,这房间并不像多年不来人的样子,“你是说这个房间从来都没有人来过?”

     “没有,这种破旧的房子谁会来,再说老爷把这院子锁住,更不会有人进来。”管家说道。

     张靖低头看了看脚下对管家说道:“那这些脚印呢?”

     多亏了这厚重的灰尘,只要是有人进来便会留下脚印,刚才张靖进来的时候并没有注意,要不是头上的蜘蛛丝他还不会低头往下看。

     管家低头看了看,发现那脚印比他的要大,应该不会是他的,“这……这应该是大人的脚印吧。”

     “是吗?”张靖并没有回答继续说道:“那这里呢,你看上面的灰尘已经被碰掉,应该是有人动过这里,还有这张桌子上的手印,应该是前几天有人碰过,所以才会留下,你说这里没有人进来,那这些该怎么解释?”

     “这……这个小人真的不知道。”管家极为紧张的说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房间应该关过什么人吧?”张靖发现这房中很多地方都被碰过,所以他断定这里肯定有人被关在这里。

     见张靖不相信他,管家有些着急,“这个小人是真的不知道,而且小人是第一次来这院子,根本不知道这里是不是关过什么人。”

     这时齐夫人走了进来,有些不适的挥了挥手,这房中的灰尘实在是太大,“大人,你也不用问管家,他确实不知道这里关过人,就连我都不知道,更何况是他。”

     听到齐夫人的声音,张靖看向她,“夫人的意思是,这个院子除了齐老爷,没有人进来过?”

     齐夫人看了看这房间说道:“这个我就不是很清楚,自从我嫁到齐府以来,很少来这后院,至于这院子还进来过什么人我就不清楚,我只知道这院子是老爷锁住,其他的我也不知道。”

     张靖心中冷笑,一问三不知,把事情全都推到一个死人身上,他自然不能从死人口中知道缘由。

     张靖不明白这院子里到底关过谁,那么那个被关的人现在在哪里,是生是死?

     眼前这两个人看来是什么都不会说,张靖决定亲自查一查这齐府。

     来到院中的张靖看着这个院子,如果当初这个地方关着人,那么齐老爷把这院子锁上是为了不让他跑出去,或者不让别人知道这个院子里关过人,只是当时齐隆住在这个后院,如果这个院中关着人,齐隆肯定会知道,而齐隆生前一直和一个女子走的很近,那么这里面关着的是不是那个女子。

     还有那个消失的丫鬟萍儿,难道她曾经被关在这里?

     既然那个被关的人已经不在这里,那么这个院子也没有必要锁上,可是现在却还被锁着,难道这里还有不能见人的东西。

     张靖看着这巴掌大的地方,到底是哪里不对,这里还有哪里没有被他发现。

     此时,张靖看着这院中茂盛的竹子,好像这些竹子有些过于茂盛,他走到竹子前,看着眼前这些竹子。

     他发现这竹子其中有一个地方有些被折断,好像是人为折断,张靖拨开眼前的竹子,顺着折断的竹子往里走去,没走几步,他发现这竹子后面有一口井,一口被封住的井。

     看到这口井,张靖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转身看着齐夫人问道:“这里为什么会有一口井?”

     齐夫人也不知道这里怎么会有一口井,再说她也没有来过这个院子,自然不知道这里有什么,“这个……这个我也不清楚……”

     张靖见齐夫人和管家都不说,于是便命人前来将这口井打开。

     衙役们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这井打开,这是一口枯井,当井上的石头被抬开后,一股臭味铺面而来。

     “好臭啊,怎么会这么臭!”众衙役没有想到这井里会发出这么臭的味道。

     齐夫人里井有些远,还是闻到了一股很难闻的臭味,急忙用手帕掩住鼻子。

     待臭味散的差不多,张靖往这井中一看,里面竟然有一具尸体,急忙让其中一个衙役下去,把里面的尸体捞上来。

     这是一口枯井,所以当张靖往里看去时,很清楚的看到一具尸体,待衙役把井里的尸体拉上来之后,张靖上前看去,从衣着和发型上看去应该是一名女子的尸体。

     张靖看着齐夫人说道:”你们认得这尸体是谁吗?“

     当齐夫人看到尸体被拉上来时,吓得已经六魂无主,看到张靖指着尸体问她,她吓得直摇头,不敢向前,”不知道,我不知道。“

     张靖见状又问管家,管家大着胆往前走了几步,看了看尸体,现在天气炎热,尸体早就腐朽的不成样子,但是看她身上的衣着,管家猜测道:”看不清楚脸,不过看她的衣服应该是萍儿。“

     “萍儿?“听到管家说出萍儿两字,齐夫人有些纳闷地问道:”她不是回老家了吗,怎么会是她?“

     “你确定这是萍儿?“张靖指着尸体再次问管家。

     齐府丫鬟不少,管家不可能每个都知道,”应该是,我也不是很确定,但是有个丫鬟应该会知道,她和萍儿住一间房。“

     管家叫来和萍儿平时关系较好的丫鬟,经过她的确认,可以肯定死者正是萍儿。

     失踪的萍儿找到了,可惜找到的只是一具尸体,通过仵作验尸发现,萍儿是被人用绳索勒死之后,然后抛尸井中。

     这个院子是被齐飒锁住,那么萍儿的死肯定和齐飒有关系,只是齐飒为什么要杀死家里的一个丫鬟呢?

     齐隆被害的案子还没有查清,齐飒便被人杀死,好不容易有点线索了,结果最清楚齐隆的丫鬟萍儿的尸体在枯井中又被发现,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看到张靖苦恼的样子,唐铭现在也没有狐妖的线索,索性便陪着张靖分析案情,“如果邀月姑娘说的是真的,那么那只狐妖应该和齐隆在一起的时间有几个月,两个未婚男女在一起,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为了不让别人注意的话,他们肯定有私会的地方,那么这个地方是哪里呢?”

     “是啊,他们会在哪里私会?”这也是张靖想不明白的事情。

     “我想应该就是齐隆住的后院。”唐铭将自己的推断说了出来,“通过齐隆房中残雪惊鸿的味道可以判断出,那狐妖在那房中待了至少一个月的时间,而她在齐府待了一个月,齐府的人却没有发现,说明什么?”

     张靖白天的时候问过齐府后门的几户人家,他们都没有发现齐府后门有陌生人来过,不过晚上的话,他们早就睡下,便不太清楚,“你的意思是说,白天的时候她很有可能不在齐府,而是晚上的时候才去找齐隆,那时齐府上的人都已经休息,自然不会有人发现。”

     唐铭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没错,邀月姑娘说过,她曾经看到齐隆和身上有残雪惊鸿香味的女子半夜在街上买过糖炒栗子,也就说明,齐隆和那女子回去的时候,肯定有人给他们开门,通过老管家的话可以想到,那个给他们开门的人很有可能就是丫鬟萍儿。”

     张靖好像有了点头绪,“也就是说,萍儿知道齐隆的事情,那么她肯定见过狐妖,可是萍儿却被害死,发现她尸体的地方又是齐飒锁住的院子,这样的话,我们可以断定齐飒和萍儿的死肯定有关系。”

     “没错,也许是齐飒发现了齐隆的事情,于是便惩罚萍儿。”有一点张靖还是有些不明白,“如果萍儿只是给齐隆他们开门的话,齐飒没有必要杀了她,打她一顿把她赶出去就是了,为什么还要囚禁她,然后又杀了她呢?”

     这件事情罪不至死,唐铭猜想这其中肯定另有缘由,“这就说明,萍儿肯定知道一些她不该知道而又对齐飒很有威胁的事情,于是萍儿便被灭口。”

     是啊,这点便是他们想不通的地方,如果查清楚这其中的缘由,想来萍儿或者齐飒的案子应该就能清楚很多吧。

     这齐府一直都相安无事,这几年要说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那就是齐飒迎娶了小他二十岁的新婚妻子,而他这个妻子到来之后,齐飒和齐隆的关系就出现了问题,那么也许这就是案子的源头。

     唐铭和张靖决定去查一查齐夫人到底是什么人。

     通过衙门里的备案,唐铭发现这个齐夫人并不是青山县人,登记上记载齐夫人的因为老家灾荒,家里又没有什么亲人,便一路逃荒来到此地,可是从齐夫人的言谈举止可以看出,她并不像什么逃荒之人,应该是一个极有学识的女人。

     她讲着一口官腔,听不出任何口音,便不能从她的口音中判断她到底是哪里人,不过有一点也许是她疏忽,因为唐铭发现在她的腰间别着一个香囊,而那香囊绣制的手法却出卖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