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第9章 捉奸
    后来张靖再次问了几次,齐夫人一口咬定齐隆根本不认识什么姑娘,他确实是有一个已经有婚约的未过门的娘子,可是他们两个至今都没有见过面。

     张靖见从齐夫人口中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便说要在这院中看一看,齐夫人便命管家跟着,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只管问管家就是。

     李望看了看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管家,走到张靖身边,低头小声说道:“头,你有没有觉得这个齐夫人很奇怪?”

     “恩,确实古怪,她肯定知道一些事情,不愿意告诉我们。”张靖点了点头,他也觉得这个齐夫人很奇怪。

     王通听到张靖两个人的话,急忙上前说道:“这有什么奇怪,老夫少妻怎么可能会那么恩爱,这中间肯定有猫腻,说不定凶手就是那个齐夫人,她在外面偷男人,被齐老爷发现,于是她便和自己的姘头一起把齐老爷杀了,然后嫁祸给狐妖。”

     听到王通的话,张靖停下脚步看着转身看着王通,虽然他平时糊涂,可是这件事情说不定真的就像他说的。

     王通见张靖一直盯着他看,难免心虚,“我也只是这么说说而已,随便说的,不必当真,不必当真……”

     “头,我觉得王通说的也有道理。”之前李望虽然很看不上王通,觉得他就是个贪生怕死之人,可是今天说的这话,好像很有道理。

     张靖点了点头,“恩,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这样吧,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们两个人去查一查,看看能发现什么线索。”

     “好,我们马上去!”王通就喜欢查这种案子,没有什么生命危险,而且说不定还能抓了现行,看到什么香艳画面也说不定。

     张靖一直在齐府转,也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而他问管家的问题,管家的回答和齐夫人差不多。

     再次来到两起案件发生的地方,张靖看着这个在府里最靠里的院子,不明白齐隆为什么会住在这个地方,“管家!”

     听到张靖喊声,管家弯着腰急忙走上前,“大人,您有何吩咐?”

     张靖指了指齐隆的房间问道:“据我所知齐老爷对齐公子极为疼爱,为何齐公子的住处离齐老爷的住处那么远?”

     管家回答道:“回大人,家里下人比较多,来回走动时难免会发出声响,少爷嫌家里吵闹,便和老爷商量,他要住在这里,说这里人少,也可以让他安静的看书。”

     张靖之前并没有发现有何不妥,可是这次他觉得这其中必定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缘由,“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你们家少爷以前住在哪个房间。”

     管家不明白张靖为何要问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和他们家老爷和少爷的死有什么关系,虽然不明白又不能不回答,“回大人,少爷以前住的院子就在老爷住的对面,后来老爷娶了新夫人之后,少爷便搬到这边。”

     齐飒娶了新夫人之后,齐隆便搬到这个院子,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不成?“齐夫人和齐少爷的关系怎么样?”

     “这个……”作为下人哪有说主人家是非的,管家有些为难。

     张靖见管家一直支吾不语,知道他必定知道些事情,“有什么事但说无妨,如果有什么隐瞒,那么我可就要把你带回衙门里去问。”

     管家听罢吓得双腿发抖,他只是一个普通小老百姓,哪敢去那衙门,如果县衙没有抓到凶手,再怀疑到他的身上,那可如何是好,想到这里急忙说道:“大人息怒,小的说便是,少爷对于老爷娶新夫人很不满意,认为新夫人太过于年轻,不会好好守着老爷过日子,可是老爷就像是中了邪似的,不但不听少爷的话,还打了少爷,那是老爷第一次打少爷,少爷一气之下就搬到了这里,不再和老爷说话。”

     原来这中间还有这种事,看来齐府并不像其他人说的那般和睦,张靖想来这管家必定是最了解这齐府事情的人,于是再次问道:“齐老爷和夫人怎么样,是不是像齐少爷担心的那样?”

     说起这个新夫人,管家倒是摇了摇头,“那倒没有,夫人一直对老爷很好,生活起居大小事情只要是和老爷有关,都是她亲自去做,老爷对夫人的话也是百依百顺,看上去并没有发生少爷担心的事情。”

     张靖问道:“你的意思是你们家夫人一直都很安分守己,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管家的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家夫人从来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连我们下人,她都很少说话,自从她嫁到齐府以来,从未出过门。”

     如果齐夫人不曾出过门,那么在外面应该就没有什么姘头,难道王通的推测是错的,齐飒的死和他夫人没有关系,“齐少爷呢,他是不是有相好的女子?”

     “这个我不清楚……”听到齐隆的事情,管家犹豫了一下说道。

     张靖是一个捕快,对于管家脸上的表情他怎么会看不到,当天他来问齐飒时,齐飒很坚定的说齐隆不认识什么女人,刚才问齐夫人,她也说齐隆没有认识的女人。

     看着齐隆住的院子和前院有一定的距离,即便是他带女人回来的话,如果要是走后门,想来前院的人也不会发现。

     “齐少爷住在这后院,是由谁来照顾?”如果前院的人不知道齐隆这院子里发生的事情,那么照顾他起居生活的人应该会有所发现,还有便是邀月说起的那件事情,如果齐隆半夜私会女子的话,他回来时应该会有个人给他开后院的门才对。

     当张靖问起这个问题时,管家脸上惊恐的表情让张靖更加怀疑,这里面肯定还有什么更为重要的事情管家没有说出来,“这……这个……好像是叫萍儿的丫鬟。”

     如果这管家不愿意说的话,那么张靖只能从那名叫萍儿的丫鬟口中问出来,“那麻烦管家把萍儿叫来,我有事要问她。”

     然而张靖并没有见到那个叫萍儿的丫鬟,因为管家说萍儿已经离开齐府,说是回老家了。

     当张靖再次问道萍儿的老家是哪里时,管家却说并不知道她是哪里人。

     齐隆死了,对于一直照顾齐隆的丫鬟萍儿现在找不到人,之后齐飒也死了,这中间肯定有事情发生,看管家的模样,看来是不打算交代其中缘由。

     张靖决定去齐隆曾经住的院子去看看,虽然他并不认为那个院子里有什么有用的线索,但是他还是决定去看看。

     从后院到前院要经历一条长长的走廊,在走廊差不多中间的地方有一个分叉口,张靖站在分叉口往里看了看,那应该是一个小花园,他指了指小花园的方向问管家,“那里是什么地方?”

     “那……那只是一个废弃的院子……”管家匆匆看了一眼张靖指的方向,迅速低下头。

     那个院子看上去很新,而且里面的竹子长得也极为茂盛,怎么会是废弃的院子,张靖决定上前去看一看。

     管家见张靖上前,急忙走上前拉住张靖的路,“大人,那里只是一个废弃的院子,没有什么好看的,我还是带您去少爷曾经住的院子看一看吧。”

     张靖来齐府是为了找到杀死齐飒父子的凶手,齐府的人应该全力配合才对,而这个管家的行为好像并不愿意让他去那个院子,难道那院子中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让开!”张靖并没有听管家的话,他一定要去那个院子看一看。

     管家见拦不住他,急忙让下人去告诉夫人,“大人,这院子你看也上了锁,我也没有钥匙,我让下人去禀报夫人,想来夫人那里应该有钥匙,大人在这稍等片刻。”

     张靖听罢顺势坐在长廊的椅子上,“好,那我就在这里等着。”

     果然,不多时候,齐夫人便带着丫鬟往这里走了过来,见张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齐夫人有些不满的瞪了管家一眼,“大人,为何一定要到那院子中查看?”

     “夫人难道不想抓到杀死齐老爷的凶手吗?”张靖看着眼前年轻的齐夫人。

     “不,怎么会呢。”齐夫人继续说道:“只是这院子是老爷生前锁上,这锁的钥匙我这里也没有。”

     “那好办!”张靖知道他们估计拖延不让他进去,如果齐夫人想以没有钥匙拖住他的话,那一切再好办不过。

     张靖走上前去,看着院门上的新锁,拔出佩刀对着锁头便砍了上去,只听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音,锁头应声掉落。

     “你!”齐夫人见状极为生气,可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张靖弯腰捡起锁头,转过身对着齐夫人说道:“你看,这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

     说罢也不理会身后众人,独自往这院中走去,这院子里种满了翠绿的竹子,院中有一小房子,房子里多是堆了一些杂物,看上面落满灰尘,应该有些年头没有人收拾。

     “这只是一件杂物房,平时很少有人来。”管家紧跟着张靖走进来,看着房中杂乱不堪的旧物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