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7.第27章 伏法
    毕鹏以为这次唐铭必死无疑,因为他的含沙射影已经将沙破雇佣兵团的房子全部射成蜂窝倒塌,树木也变得粉碎,在这强大的攻击力和破坏力下,他不相信唐铭还会活在这个世上。

     当然,如果唐铭真的被毕鹏的含沙射影击中,肯定会和周围的环境一样,体无完肤,必死无疑,可惜让毕鹏失望了。

     沙尘过后,出现在毕鹏面前的是唐铭被罩在一个金色的圆球中,安然无恙的看着毕鹏,一点伤都没有,甚至头发都没有一丝丝的凌乱。

     “你……你……怎么可能?”

     对于眼前的情景,毕鹏不相信,在经历了自己两次的攻击之后,唐铭竟然还毫发无损的站在他面前,脸上竟然还有嘲讽的笑容,这让他失去理智,再也不受控制,就算是赌上自己的性命,他也要让唐铭陪葬。

     “走石飞沙。”

     虽说走石飞沙相对于含沙射影来说,威力确实不小,但是在唐铭的龙之盾面前,也不过像是春雨时节的毛毛雨,不痛不痒。

     相对于安然无恙的唐铭,毕鹏就要悲惨很多,通过药物超负荷运用内力,他体内的经脉大部分已经断裂,很难再支撑下去。

     “你……你到底是谁,噗……”

     看着眼前的唐铭,毕鹏无法相信自己经过多年的修炼,好不容易突破瓶颈,武功大增,成为青山县的土皇帝,难道他的一生就这么结束了,他不甘心,死也不甘心。

     “毕团长,您真是贵人多忘事,我已经说过了,我是唐铭。”

     看着摇摇晃晃的毕鹏,唐铭慢慢向他走去,他不会杀他,因为他要将毕鹏交到伊奥手上,至于毕鹏是死是活,全要看伊奥父女的意思。

     “你……你以为这么容易就可以将我打败吗,那么你也太……太小看我毕鹏。”

     看到越来越近的唐铭,毕鹏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他这一笑,让唐铭想起他穿起那房中衣服,化着浓烈的妆容,自以为很妩媚的一笑,让唐铭胃中翻滚,有点作呕。

     “血染沙场。”

     “这……这是……”

     只见毕鹏身体周围被一层血红色的旋风围绕,迅速旋转,唐铭没有想到,他在受了这么重的伤之后,还能使出如此威力的招式,随着血色旋风的移动,所过之处一片狼藉,可见攻击力有多么强悍。

     “这是什么法诀,怎么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这感觉让唐铭感觉很不舒服,而当他看到毕鹏那血色旋风时,眼睛有些许的刺痛,这场景她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却又想不起来。

     唐铭感觉到毕鹏使用的武功招式中有一丝丝的妖气,一个人怎么会散发出妖气?

     如果毕鹏使用的招式里面有妖气,那么对付毕鹏的话,唐铭就更有把握。

     这一招对于习武之人来说确实是必杀,可是对于捉妖人来说算是遇到了克星。

     唐铭咬破自己的手指,在剑身上化了一个符,血色的符一闪,被剑身吸收,随即剑身发出耀眼的光芒,唐铭举起剑,对着毕鹏砍去。

     当毕鹏被剑看到之后,便听到他发出一声凄惨的喊叫,在他周身旋转的血色旋风像是失去了支撑点,缓缓的落了下来。

     穆天泽在外面躲了一会,听到院子里再也没有动静,便探出身子往里看去,见唐铭握着剑站在那里,毕鹏则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穆天泽走上前,看着躺在血泊中的毕鹏,微弱的呼吸着。

     唐铭有些不解的看着毕鹏,“应该是内力和血液已经达到了一种极限,武功招式也消失了吧!”

     全身被鲜血染红的毕鹏,剧烈的喘着气,眉头紧皱,想喊出声音,可是只有嘴巴一张一合,根本听不到声音。

     “咎由自取。”

     对于毕鹏的结局,唐铭一点也不感觉到同情,要不是他坏事做尽,也不会死的这么悲惨。

     “你身上为什么有妖气?说!”

     唐铭要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直在恍惚中的毕鹏,听到妖气两个字,死灰一般的眼中竟然闪现出光芒,看向遥远的天边,就像是期盼有人来迎接他一样。

     看到毕鹏渐渐涣散的眼神,穆天泽说道:“看来没有办法从他口中问出什么。”

     其实唐铭也知道,不可能问出什么,但是他还是想试一试。

     这时黄旗带着自己的旗黄雇佣兵团赶到,看到的场面正是唐铭正看着躺在地上的毕鹏,再看看周围的惨况,可见当时战斗的激烈程度,对于唐铭,黄旗打心中佩服。

     穆天泽听到身后的动静,转身看去,发现黄旗已经带人前来,“你来了?”

     黄旗看着眼前的一切,还没有完全从震惊中走出来,“是!”

     穆天泽指了指躺在地上的毕鹏对黄旗说道:“你亲自将他送到伊奥面前,他答应我的事情,希望他能够遵守。“

     黄旗还没有从震惊中想过来,张靖见此碰了碰黄旗,黄旗这才反应过来,“好,我知道。”

     张靖是衙门里的人,不管毕鹏做了多么恶毒的事情都应该交给衙门来处理,只是这件事情有些复杂,他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有一件事情,毕鹏的尸体要交给我们衙门,毕竟……”

     “张捕头,你放心吧,我肯定会把毕鹏的尸体带回来。”黄旗保证道。

     唐铭和穆天泽离开城东回到客栈,唐铭一直想不明白,毕鹏明明是一个人,为什么他身上会有妖气,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穆天泽见唐铭回来后一直不说话,便问道:“唐兄,还在想那件事情呢?”

     “恩,有些不明白!”唐铭点了点头。

     张靖因为没有除妖天赋,当年师父并未教他任何除妖的法术,对于唐铭的困惑他也无法解答,“师兄,既然想不明白的话就不要想了,等师父回来,你去问问师父他老人家,他老人家见多识广肯定知道其中缘由。”

     穆天泽将自己杯中倒满酒,举起酒杯说道:“是啊,不要想了,小弟明天就要离开了,下次再见面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我们今天晚上不醉不归!”

     听到穆天泽说起要走的事情,唐铭心中有些不舍,“是啊,我们这么多年才难得见一次面,不曾想这么快又要分别,不知道下次再见面会是何时。”

     穆天泽也不愿意这么快离开,只是这次弄得事情动静有些大,怕是那些人要知道了,所以他必须抓紧离开,“有缘千里来相会,我相信我们下次再见面应该不会太久!”

     张靖不愿意师兄伤感,提起酒杯说道:“好,为了我们下次相见,干了!”

     “干了!”三人酒杯碰撞到一起,清脆的声音在这夜晚极为动听。

     唐铭一伙人将毕鹏的沙破雇佣兵团剿灭,剩下的事情交给了黄旗,在黄旗的带领下,城东和城西的关系得到了很大的改变,城西如果有什么事情或者要押运货物的话都会前去找黄旗,黄旗则通过保护他们获得应有的报酬,渐渐缓解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县令因为这件事情受到了上面的奖赏,所以对于张靖也是赞誉有加。

     很快唐铭的名声在青山县传遍,都知道他是一个极为有本事的人,对他的崇拜越来越大,不管他走到哪里都有人认识他。

     唐铭不喜欢走到哪里都被人关注,可是狐妖的案子还是没有结束,他又不能离开,只能继续留在青山县。

     “唐公子,你在这里太好了,出事了!”白灵有些慌张的从外面跑进来,看到唐铭正准备出去,急忙上前说道。

     唐铭自从认识白灵以来从未见过她这个样子,不知道她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才会如此惊慌,“白姑娘,出什么事了?”

     白灵深呼吸了几下,待情绪稳定之后说道:“我今天出去的时候,看到一个女人很惊慌的样子,本来想着要问她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可是她看到我跟见到鬼似的转身就跑,我还正纳闷呢,谁知道刚才我出去,发现她死了,就在河边,现在围了好多人,你快去看看吧。”

     当唐铭和白灵赶到河边时,正好看到张靖带人前来,“师兄,你来了?”

     唐铭说道:“恩,我听白姑娘说这边死了一个人,所以过来看看!”

     张靖看着跟在唐铭身后的白灵,“白姑娘认识死者?”

     白灵摇了摇头,她可不想和这件事情扯上任何关系,“说不上认识,我今天早上的时候见过她,她当时很惊慌,谁知道晚上就出事了!”

     众捕快将人群分开,唐铭和张靖几人来到河边,女人的尸体已经被打捞上来,全身已经湿透,湿漉漉的头发缠在脸上,看不清楚容貌。

     张靖走过去,将女人的头发撩开,里面是一张很清秀的脸,看装扮应该是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还有身上的衣服,应该不是普通人家的小姐。

     这么晚了,她一个人身边也没有跟着丫鬟,到这河边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见某个人吗?她要见的又会是什么人?最后为什么会死在这里,有些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