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6.第26章 成王败寇
    毕鹏一声令下,雇佣兵团们举起手中武器,便群起而攻之。唐铭众人本不想伤他们性命,所以一直防守不攻击,让他们很是被动,本来打算去院中,给黄旗释放信号,让他将自己的雇佣兵团召回,现在看来,只有杀出一条路,去到院中,再做打算。

     “堵住门口,不要让他们出去!”

     在看到唐铭众人虽然一直防御,但是却一直往门口退去,难道他们想逃跑,怪不得之前穆天泽提出去院中比试,还好自己没有上当受骗。

     “毕鹏,我本不想伤无辜生命,是你逼我,那我也就不会再客气。”

     穆天泽抽出腰中软剑,对着身边雇佣兵砍去,所砍之处兵器尽断,人也受伤倒地,穆天泽一边砍,一边往门口冲去。

     唐铭在面对妖魔之时从不心软,但是在面对活生生的人时,他却下不去手。

     所以在唐铭周边虽然很多人倒地不起,却不是因为被唐铭杀死,而是通通被点了穴道,暂时不能起身。

     张靖和李望他们倒是顾不得那么多,他们现在最主要的便是保护自己,所以当受到攻击时,他们也绝对不会手软。

     王通胆子较小,他本来不想来,可是又因为今天是他当值,他不得不来,躲在张靖身后,抱着刀不敢出手。

     李望见王通一直躲在张靖身后,使得张靖不能自由使用刀法,着急的喊道:“王通,你要是再不动手的话,我们可就全死在这里了!“

     听到李望的喊声,再看看越来越多的人往他们这边涌来,王通心一横,算了,即便是死在这里,也要拉几个垫背的,想到这里,便挥舞着手中的刀,毫不留情的砍下去。

     不用保护王通,张靖轻松不少,可以专心的对付眼前的人。

     最终雇佣兵团也没有抵挡住唐铭几人的攻击,让他们离门口越来越近,眼看就要出去,而这时毕鹏再也待不住,冲到人群中对着唐铭和穆天泽攻击而去。

     唐铭感觉到身后一道极为霸道的内力冲自己而来,便知道那是毕鹏所释放,自己绝对不能硬接,只有将那股内力卸掉。

     毕鹏一击不但没有伤到唐铭,还将挡在门口的雇佣兵打伤,唐铭几人便趁这个难得的机会冲出大厅,来到院中。

     穆天泽来到院中之后,从袖中取出一枚信号弹,抛向空中,用内力一弹,信号弹发出耀眼的光芒直冲云霄。

     随着穆天泽信号弹熄灭,紧接着在青山县县衙的位置一枚别样的信号弹也响起,在天空中浮现出一面黄色的旗帜,那是旗黄雇佣兵团召集的信号,沙破雇佣兵团中原属于旗黄雇佣兵团的人,看到信号毫不犹豫夺门而出。

     这发生的一切只在一瞬间,让毕鹏有些措手不及,他不相信,自己的雇佣兵团已经被穆天泽收服,当他看到空中那面黄色的旗帜时,便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沙破雇佣兵团中,有一半的人是旗黄雇佣兵团,在黄旗的召唤下,他们已经全数离开,甚至还带走了一些本不是旗黄雇佣兵团的人,现下他剩下的雇佣兵团也只有百人。

     “你到底是谁?”

     毕鹏看着穆天泽,恶狠狠的说道,经过这一切,他更加不能放过穆天泽,一定要杀了他。

     穆天泽冷冷的看着毕鹏,”杀你的人,毕鹏你在青山县作恶多端,早就该想到早晚有一天有人会来收拾你!“

     毕鹏看着唐铭、穆天泽和张靖,这么年轻就有这么好的功夫,要是他们三个肯跟着他干的话,他的沙破雇佣兵团一定会更加壮大,“像你们这么年轻就有这么好的功夫,果然是练武奇才,不过可惜,你们今天要死在我手中。”

     看到毕鹏不知死活的样子,穆天泽懒得和他进行口舌之争。

     发现穆天泽像看跳梁小丑一般看着自己,毕鹏怒火中烧,既然不能为他所用,那他也没有什么可惜的,今天,他们必定是出不了这个大门。

     “不知死活,狂沙飞舞。”

     随着毕鹏声音落下,唐铭发现毕鹏竟然将体内的内力释放,形成无数点状内力,就像是一粒粒的沙,冲自己飞舞而来。

     在太阳的照射下,内力闪着耀眼的光芒,甚是好看。

     当内力飞舞到穆天泽周围时,穆天泽并没有感觉到一点点的杀气,这到底是什么法诀。

     只见毕鹏双手一握,飘舞的内力瞬间攻击穆天泽,将他包围在里面,怪不得他之前感觉不到一点点的杀气,原来他根本不是在攻击他,而只是将他困住。

     随着毕鹏内力不断释放,穆天泽被困在其中动弹不得,连握着剑的手想抬起来都不可能。

     唐铭看到穆天泽被困在里面,伸出手轻轻一挥,便破了毕鹏的招式。

     之前毕鹏一直把注意力都放在穆天泽身上,他一直都不曾注意这个进来后一句话都没有说的人,通过刚才他出手,他便知道,这里面真正难对付的便是这个一言不发的人。

     毕鹏这才发现,唐铭自始至终都没有拔出他的佩剑,那么刚才他是怎么把他的手下一一击倒,这个人是谁,简直太过于可怕。

     对于唐铭的忌惮,毕鹏心中有些俱意,“你是谁,报上名来!“

     “唐铭!“

     毕鹏知道唐铭的武功是这几人中最好,所以他打算先将唐铭击败,然后再去收拾其他人,“好,唐铭,我想和你比试一番,其他的人都不准动手,你觉得怎样?”

     “好!”唐铭看了看围在周围的雇佣兵,如果他和毕鹏比试,将毕鹏击败之后交给张靖,这是伤亡最少的办法,于是便答应了毕鹏的提议。

     “师兄,不可!”张靖自然不愿意让唐铭独自对付毕鹏。

     唐铭知道张靖当心他,便说道:“放心,我心中有数!”

     听到唐铭的话,张靖还是有些担心,但是看到唐铭眼中的坚定,他也不敢再提出疑义。

     穆天泽因为刚才大意,受了一点轻伤,听到毕鹏要和唐铭单独比试,他心中松了一口气,正好趁此机会他恢复一下内力。

     唐铭看着眼前的毕鹏说道:“凭这种小手段就想打败我,好像不可以。”

     “休得狂妄,虽然你现在破了我的狂沙飞舞,但是接下来才是真正的攻击,我说过,不会让你们活着走出这个门,我必定说到做到,漫雨梨花!”

     漫雨梨花虽说不是梨花满天飞,但是却也算是不侮辱这个名字,只见无数钢针被内力包裹化为漫天飞舞的梨花对着唐铭冲去,密密麻麻将唐铭退路完全封死,毫无躲闪之地。

     这招数确实厉害,如果是其他人的话,应该被困住,可惜毕鹏遇到了唐铭,这招对于唐铭来说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唐铭抽出背在身后的剑,巨大的见在唐铭手中快速转动,将毕鹏射来的飞针一一击退。

     飞针所落之处,深深嵌入石板地上,只可见到针尾。

     “唐铭,不要死撑了,你虽然将我大部分的漫雨梨花卸去,但是还是有一部分进入到你体内,我这漫雨梨花会随着经脉的流转而流动,将你的经脉切割、堵塞,同样的,你的内力也就会被堵住,再也无法运转,我劝你还是放弃的好,如果要是想硬闯堵塞的经脉,会成为一个废人。”

     毕鹏所说唐铭怎会不知,毕鹏的法诀竟然是针对练武之人的经脉,众所周知,经脉是内力运转的通道,一旦经脉被堵死,内力也就不会再运转,而武功招数也就不能施展,完全成为待宰的羔羊。

     不过可惜的是唐铭修炼的武功与常人不同,这点伤害对于唐铭来说有益无害。

     本来以为经过自己的漫雨梨花,唐铭必定会经脉堵塞,内力停滞,束手就擒,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唐铭的内力只有在最初的时候有所减弱,随着自己内力不断释放,他的内力却越来越充足。

     “怎么会这样子?”

     毕鹏不相信,这世界上竟然有人能够破解他的漫雨梨花,也许这只是巧合,接下来的一招,是他保命用的招式,在平时根本看不到他使用,因为这招式是一个两败俱伤的打法,如果一招之内不能将唐铭除掉的话,他必定会被唐铭除掉。

     唐铭看到毕鹏将漫雨梨花收回,从袖中中取出一枚药丸服下,随着药丸吞下,唐铭感觉到毕鹏身体内的内力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经过前两次的攻击,原本有些枯竭的内力,竟然瞬间补满,而且相对于之前,更加的充盈。

     虽然服用药物之后,内力会提升,但是有一定的时间限制,还有就是药物的药性过后,人会变得虚空,体内一点内力都没有,会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变成一个虚弱的普通人,看来毕鹏今天是下定决心要让唐铭他们几人死在这里,既然这样,唐铭也不再浪费时间陪他玩。

     “你们要小心,快点找地方躲起来!”唐铭知道,毕鹏接下来的招数绝对不仅仅是针对他一个人,应该是他们几个人才对,所以他必须要提醒大家。

     听到唐铭的话,穆天泽带着王通,张靖带着李望全都飞出了院子。

     沙破雇佣兵团的人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到穆天泽几人逃出院子,也纷纷逃了出去。

     毕鹏知道时间的宝贵,不和唐铭啰嗦,将体内充盈的内力聚集到一点,这是他第二次服用这颗药丸,还是不能承受药性的霸道,随着内力不断聚集,他的经脉在膨胀,变得越来越薄,越来越脆弱,随时都有可能爆裂。

     “噗……”

     一口鲜血没有控制住喷涌而出,而毕鹏根本没有理会嘴边的血迹,继续聚集着内力,他一定要一招杀死唐铭,尽量不要再使用出第二招。

     “含沙射影!”

     相对于之前的漫雨梨花,含沙射影的威力要强劲数倍,唐铭知道自己不能儿戏对待,如果要逃的话,她根本无处可逃,因为她发现毕鹏的法诀竟然是绝对攻击。

     唐铭现在才发现毕鹏的可怕之处,强大的内力,绝对的攻击,让他竟然没有还手之力,在面对高出自己很多的毕鹏,唐铭也只有等死的份,不过,毕鹏别以为这样就可以杀了他。

     “九天玄诀!”

     耀眼的金剑从天而降,唐铭已经可以将九天玄诀使用到二十一把剑,其中二十把剑形成金色的保护盾将唐铭围在其中,毕鹏的含沙射影撞击到金剑组成的盾上时,发出金属撞击的声音,虽然是强劲的撞击,但是在金剑面前,却显得软如无力。

     而剩下的一把金剑,在唐铭的操控下对着对着正在聚集内力的毕鹏冲去。毕鹏看到冲他飞来的金剑,一点也不马虎,迅速将释放出去的含沙射影收回,迎接唐铭释放的这把金剑。

     唐铭现在的九天玄诀虽然威力极大,但是在服用了药丸的毕鹏面前,还是稍显弱势,在含沙射影的包围下,金剑变得越来越薄弱,然后消失不见。

     看似唐铭在攻击上失利,其责受伤最为严重的却是毕鹏,因为服用药物的关系,身体负荷严重。

     虽然表现强装无事,实则身体内部的经脉已经有几处破损,内脏也受到一些撞击。

     “挡下我这一招,不代表能挡下下一招,接下来这个,我想你就没有能力阻挡。”

     虽然经脉如火烧一般疼痛,但是已经走到这一步,毕鹏不想就这么放弃,既然都是死,他何不拉上唐铭,在黄泉路上,也有个人作伴。

     “跳梁小丑,看你还能耍出什么花样。”

     服用药丸之后的毕鹏使用出的含沙射影确实不同凡响,虽然自己用九天玄诀将自己周身护住,但是毕鹏内力的冲击力,还是让他有些受伤。

     “走石飞沙。”

     毕鹏使出的这一招,相对于含沙射影来说,又要强劲数倍,唐铭知道这一招的厉害,急忙拿出他的宝贝,这是师父传给他的东西,可以阻挡任何外来的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