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6.第136章 调查开始
    对于黎德的话,药仙子可是不爱听,“能不掺和嘛,如果我不开口说的话,你会说吗?你要是不说的话,岂不是耽误了这两个人的幸福?”

     “是,是,是,你说的对。”黎德觉得自己再说下去的话,肯定会惹药仙子不高兴,于是急忙转开话题,“对了,铭儿,你为何回来这里?”

     经黎德这么一问,唐铭才想起来,急忙说道:“师父,师弟出事了。”

     “靖儿,怎么回事?”黎德一直在外游历,并未接到张靖或者唐铭的书信,对于张靖的近况实在不是很清楚。

     于是唐铭将最近调查的一些事情告诉黎德,听到唐铭的话,黎德眉头紧皱,没有想到会出这件事情。

     黎德说道:“如果靖儿真的在他们手中,我定然不会放过他们。”

     “你放心,我一也会帮你。”药仙子说道。

     听到药仙子的话,黎德有些尴尬地说道:“呃——我看还是不要麻烦你了,毕竟这是我门内之事。”

     看到黎德样子,药仙子笑道:“是吗,你确定没有我的帮助你能进到青门内部?”

     听药仙子的语气,黎德一惊,“你和青门有关系?”

     药仙子看着黎德,得意地说道:“我是青门右护法啊,你说我和青门有关系没有?”

     听到药仙子说她竟然是青门的右护法,黎德急忙问道:“那靖儿——”

     药仙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很少管门内的事情,所以——至于你说的你那个徒弟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等我回去帮你查一下。”

     “有劳了!”虽说黎德对于张靖来说只是教了他一点功夫的人,但是黎德心里对张靖的疼爱不比唐铭少,既然自己的徒弟出了事情,他绝对不能放任不管。

     唐铭听从黎德的建议,虽然说药仙子是青门的右护法,但是为了安全起见,黎德希望唐铭第三场比试继续参加。

     第三场比试是由青门中的人亲自测试,而且是单独测试。

     唐铭和穆天泽来到比试场,看着其他五个人,依旧是蒙着脸,穆天泽心中冷笑,见不得光的家伙。

     缥缈楼的楼主说道:“恭喜极为顺利进入第三场,只要在第三场比试中胜出,那么胜出的人就可以进入青门。”

     见几人没人回应,缥缈楼楼主继续说道:“好了,我想诸位也做好的准备,那么过来抽取号码,进入相对应的房间吧。”

     只见副楼主手中捧着一个黑色的箱子,上面开了一个口,里面有七个不同号码的纸,七人一一上前抽取。

     唐铭是最后一个抽取,将纸张打开,上面是汉字柒,是最后一个房间。

     缥缈楼的楼主看了看唐铭的号码,点了点头,副楼主在一旁登记。

     唐铭回到原地时,穆天泽冲他做了一个手势,意思是他是第二个房间。

     七人同时被人带到七个房间,时间为一个时辰,能顺利走出来的人便是胜利者,如果在里面受伤不起则为输,或者说超过一个时辰没有出来,依旧是输。

     规则公布完毕之后,七人便推门进入房间。

     唐铭进入房间后,发现这是一个练武场,房间两边摆满了各种兵器,在房间的中间站着一个女人。

     唐铭心想,难道让自己和一个女人打,不是他瞧不起女人,只是要对女人动手,他还真有点下不去手。

     那女人见唐铭前来,微微一笑,那笑极具诱惑力,唐铭看到后,不自觉地也跟着笑了一下。

     “小女子紫萱,敢问公子名讳。”叫紫萱的女子先自我介绍一下,声音从她樱桃口中出来,听到人一阵酥麻。

     唐铭一动不动的看着紫萱的眼睛,那双眼睛让他很着迷,想一直探究下去,这到底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为何自己会想知道这双眼睛到底在诉说什么事情。

     “呵呵——”见唐铭不回答,紫萱掩唇低笑,“公子为何不说话。”

     听到那女子笑声,唐铭急忙收回心神,“姑娘见笑,在下唐铭。”

     “唐公子——”紫萱刻意将最后一个字拉的很长,在外人听来是那么的销魂,“看来唐公子就是小女子今天的对手啊——”

     唐铭心想,既然她是青门中人,想来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从刚才自己进屋到现在已经失神数次,接下来一定要小心对付,“是,还望姑娘多多指教。”

     见唐铭保持警惕,紫萱笑了笑,“唐公子,何必这么防备与我,我又不会吃了你。”

     唐铭总是时不时的看向紫萱的眼睛,她那双眼睛让唐铭觉得很好奇,因为他发现她的眼睛是紫色的,“姑娘说笑,在下是来参加第三场比试,既然姑娘是在下第三场比试的人,想来是一个极为厉害之人,在下岂敢马虎。”

     “公子是不是觉得紫萱眼睛很好看?”紫萱说罢,慢慢向唐铭走来。

     看着越来越近的紫萱,唐铭并未向后退去,因为他实在想看清楚紫萱的眼睛是不是真如他看到的那般。

     紫萱越走越近,越走越近,两人的脸已经快要贴在一起,这么近的距离,唐铭终于看清楚她的眼睛,原来真的是紫色,不是自己看错。

     这时紫萱的眼睛一亮,紫色大增,唐铭暗叫一声不好,想要后退,可是一切已经晚了。

     此时的唐铭不知道自己置身在什么地方,只是这里让他感觉到一股股的炎热,还有头顶那枚血红色的月亮,月亮怎么会是红色,还有昏暗的天空中闪烁的星星,发出明亮的红光。

     这里到底是哪里,自己明明是在等候青门第三场的测试,他记得他拿了七号,然后走进一间房间,之后的事情便什么也想不起来,看着周围的地方,极为纳闷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地方。

     这里绝对不是缥缈楼,风中夹杂着血腥味,树叶不是绿色而是红色,叶脉中流动着红色的液体,唐铭走到河边,发现里面根本没有河水,而是血水,这里没有别的颜色,只有红色,全部都是血红色。

     这里到底是哪里,为什么他会来到这里,唐铭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这个地方太诡异,周围充斥着死亡的气息。

     唐铭漫无目的的走着,看不到任何建筑物,也看不到任何活的东西,在血红色的大地上走着,一直走,一直走,他想走出这个让他发狂的地方。

     必须要离开这里,再不离开,他会疯掉,唐铭想飞行,可是他发现自己的内力完全释放不出,试了很多次,都是失败,这里难道可以抑制内力的释放?

     “好痛!”

     唐铭焦急的寻找着出的道路,眼睛突然传出的疼痛,让他蜷缩在地上,无法站立。唐铭双手捂着眼睛,此时他的眼睛就是被火燃烧一样疼痛,这股疼痛,让唐铭恨不得将自己眼睛抠出。

     “啊……”

     唐铭受不了这巨大的疼痛,在地上打着滚,疯狂的喊叫着,他想让疼痛减轻一点,可是他发现眼睛越来越疼,眼前全部是红色,他什么也看不见。

     这突然的变化,让唐铭更加恐惧,她什么都看不到,也感觉不到,如果有人在此时杀了他,简直是易如反掌。

     两个眼里就像流淌着岩浆,烧得唐铭完全丧失了理智,痛苦的喊叫,他想让别人来救他,可是每当他要张嘴说话,眼睛就会更加疼痛。

     为什么会这个样子,这里是哪里,为什么我看不见,还有我的眼睛,难道是瞎了吗,为什么眼前一片红色,难道是自己的血液覆盖住了视线?

     这里除了自己没有人,只有自己,他不能死在这里,他还要去救张靖,师父在这里,他不应该害怕,因为他知道,师父一定会救他。

     还有白灵,他好不容易放弃心中芥蒂,在师父的祝福下两个人才走到现在这一步,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能死。

     虽然现在还是极其痛苦,但是唐铭强迫自己要保持冷静,虽然此刻他失去了内力和法力,但是他绝对不能让自己陷入到恐慌中,必须要强迫自己保持冷静。

     只是眼部传来的疼痛,让他好不容易找回的理智一次一次被击退,有几次他差点失去意识。

     唐铭不甘心,一定不能死在这里,这里太危险,不安全,一定要离开这里,虽然疼痛让他站不起来身,但是就算是爬,他也要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就那么一直爬一直爬,唐铭不知道自己爬到什么地方,他感觉自己的双手已经磨破,衣服也烂掉,还有自己脸上,不知道是手上的血,还是眼中流出的血,一股热流弥漫在脸上。

     不管怎么样,自己都不能放弃,连想都不可以想,不管爬到什么时候,就算是天荒地老,只要自己还没有死,他也要爬,他相信总有一天会爬出这个地方,只要出了这个地方,他就会有救,唐铭就这样不断的在心里暗示自己。

     没有人,没有任何活着的气息,除了自己,什么都没有,唐铭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具体爬了多久,他感觉好像爬了很多年,很多年,可是一直爬不出去,这个地方到底有多大。

     他努力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楚,可是出现在他眼前的还是一片红色,什么都看不到。

     唐铭开始怀疑,是自己眼睛瞎了,还是这个地方本身就是红色,他伸出双手,可是看到的还是一片红,根本看不到自己的手。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唐铭的精神彻底被打垮,既然出不去,那就躺在这里等死吧,只要是死了,自己就会离开这个地方,死了一了百了,总比现在这个样子要好的多。

     唐铭脑中这个想法一产生,全身的力气迅速消失,完全无力的唐铭躺在那里,闭着眼睛,他在想,难道眼前的这片红色就是死亡的颜色吗。

     既然上天要自己死,那么他为什么还要和上天作对,死了也好,死并不是结束,是另一种生命的开始,结束现在,开始未来。

     唐铭感觉到死亡离自己越来越近,呼吸越来越困难,意识开始涣散,消失。

     就在唐铭彻底放弃自己快要丧失意志时,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

     “唐铭——唐铭——”

     一个女人的声音,虽然声音很小,但是唐铭听的很清楚,是有人在喊他,“谁,是谁在那里?”

     唐铭的声音很虚弱,虽然能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可是他全身已经无法动弹个,即便是想开口说话都已经不可能。

     虽然唐铭没有开口说话,但是那个声音依旧在喊:“唐铭——唐铭——”

     这个声音很熟悉,好像是自己听过的声音,到底是谁,唐铭想要寻找那个声音,可是那声音好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让他听不出说话的人到底是在哪里。

     “唐铭,醒醒,你快点醒醒啊——”女人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大,这次唐铭听清楚那是谁的声音。

     “白灵,白灵,是你吗?”那是白灵的声音,即便在唐铭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他还是能够辨别出那是白灵的声音。

     “唐铭——”白灵的声音再次响起。

     唐铭想到白灵,她还在等着他,他绝对不能死在这里,这个想法在心中出现之后,便再也不受控制,唐铭要挣脱这里,“啊——”

     随着唐铭一声喊叫,紫萱感觉自己双眼极为疼痛,急忙放开唐铭,后退几步,看着已经清醒的唐铭。

     唐铭愤怒的看着紫萱,见紫萱紫色的眼睛渐渐暗淡下去,生气的说道:“是你!”

     “哼!”因为眼睛的疼痛,紫萱看着唐铭,“你竟然能从我制造的幻境中走出来?”

     “你以为那点幻境就想将我困住?简直是痴心妄想,拿命来!”恢复意识的唐铭,此刻再也不敢大意,毫不留情的对着紫萱就是一阵攻击。

     紫萱的幻术虽然厉害,但是功夫要相对来说差一些,面对唐铭毫无保留的攻击,紫萱节节败退。

     看到唐铭的样子,紫萱想要求饶肯定是不可能,这么硬拼的话,最后受伤的一定是她。

     想起这次出来时,她信誓旦旦的保证,绝对不会输,没有想到居然会输给一个这么年轻的男人。

     想到回去后会被那几个人嘲笑,紫萱心有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