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7.第87章 晚宴
    雪鸢看着静姝的手背,哭道:“小姐,你的手在流血,这可怎么办?”

     因为之前腹部疼痛,倒是让静姝忘记手上还有伤,低头一看,果然手背红肿处一道血口,血流不止。“没事,等回听风斋你帮我包扎一下就可。”说着拿起手帕,在手上胡乱缠了一圈。

     太阳渐渐升起,已经不像早出的时那般暖洋洋,而变得有些炙热,雪鸢跪在静姝身边,举起手中团扇,替静姝抵挡阳光。

     站在静姝身边小宫女看到雪鸢动作,也往前两步,为静姝抵挡太阳。

     感受不到太阳照射,静姝抬头看了看眼前的宫女,看上去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

     感觉到静姝看向她,小宫女低头说道:“贵人还是起来吧,贵人已经跪了有一会了,懿妃娘娘必定不会回来查看。”

     “我没事,你叫什么名字?”想不到在懿妃宫中竟还有如此心善之人。

     “奴婢梅香。”

     静姝看着梅香笑了笑说道:“梅香,我记住了,我没事,如果让懿妃知道你私自放我回去,必定会招来一顿打骂,那样我定是不忍。”

     梅香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静姝,她进宫之后便跟在懿妃身边,便认为主子都如懿妃一般手段厉害,却不曾想却有静姝这样,为宫人着想的主子。

     此时皇后的贴身丫鬟霜儿走了出来,向前将静姝扶起,“贵人快快起来,皇后娘娘听说贵人被懿妃罚跪,便命奴婢前来,皇后知贵人无错,只是懿妃娘娘不罚贵人的话,心中必定不快,只能先让贵人受会委屈,希望贵人不要怪皇后,皇后也有难处,皇后说贵人快些回听风斋吧,不用谢恩。”

     看到霜儿搀扶静姝,雪鸢急忙站起扶住自己主子,静姝踉跄一下,站稳说道:“多谢姑姑,劳烦姑姑替静姝谢谢皇后娘娘厚爱。”

     “贵人快些回去清理下伤口吧,不要感染才好。”霜儿看了看静姝手上缠着的丝帕已经被血染红,便命雪鸢将静姝送回听风斋。

     静姝看了看站在身边的梅香说道:“你也回去吧,你告诉懿妃,这是皇后懿旨让我起来,想来懿妃知我跪的时辰不短,再加上皇后懿旨,定不会为难于你。”

     “多谢贵人,奴婢告退。”梅香听静姝所言,行过礼之后,便往懿妃住处走去。

     “嘶……”回到听风斋,雪鸢将缠在静姝手上丝帕取下,虽极为小心,静姝还是因为疼痛发出声音。

     “好妹妹,受委屈了!”玉嫔自皇后处回来,便没有回到自己住处,她担心静姝受委屈,便前往听风斋等候静姝,等了许久之后,便看到雪鸢搀扶着静姝一瘸一拐的回来。

     “姐姐,你看看你,倒是妹妹的错,竟让姐姐伤心流泪。”说罢拿起玉嫔手中丝帕,为她擦去泪水。

     “小姐,这……还是叫太医吧。”雪鸢看着静姝的手,心疼的流下眼泪。

     “傻丫头,你也别哭了,只是一点伤罢了,你悄悄去请柳鸿轩太医,记住,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静姝不想把事情闹大,可是手上的伤不是雪鸢能够处理。

     看到静姝如此处理,玉嫔满意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心疼的握着静姝受伤的手。

     “姐姐不用伤心,现在我虽受了这点小伤,终有一****定会双倍奉还。”静姝说这话时虽是笑着,但是眼中冷意让玉嫔觉得这盛夏中透着一股寒意。

     柳鸿轩听雪鸢说静姝受伤,急急忙忙在雪鸢带领下来到听风斋,当看到静姝手上伤口时,心中一震,不知她怎会受如此眼中之伤。

     “柳太医,我不小心摔倒,将手划伤,还望柳太医不要将此事记入医案。”在柳鸿轩诊治之前,静姝便提醒道。

     柳鸿轩知静姝不愿意将此事张扬,便说道:“贵人放心,微臣知道该怎么做。”

     柳太医诊治之后,为静姝开了一些止血之药擦到伤口处,再用干净白布将手包裹住,交代她不可碰触水,在吃的方面不要吃一些辛辣之物,切勿饮酒。

     见静姝身边坐着玉嫔,柳鸿轩不便多说,便离开。

     静姝看了看包扎的有些厚重的手,笑了笑。

     “受了如此重的伤,妹妹竟然还能笑得出声。”玉嫔心疼地看着静姝,心中也是恨极了懿妃。

     晚些时候,玉嫔来到听风斋同静姝一起前往懿妃生辰晚宴,看到静姝愈发红肿的手,玉嫔心疼的说了几句。

     两人到时,众嫔妃已经到齐,稍作片刻皇后也到达晚宴,皇后身穿明黄色旗服,头饰点翠钿子,钿口为六只金凤凰,钿尾为五只金凤凰,下饰金翟鸟七只均口衔各种珍贵、宝石缨络,耳戴金饰葫芦状耳坠,手带金镶九龙戏珠手镯,指套黄金镂空甲套,尽显皇后端庄贵气。

     “皇上驾到,懿妃娘娘驾到!”随着太监尖锐的声音,皇上与懿妃一同前来,今儿懿妃穿着一件金黄色旗装,同样头戴点翠钿子,前部缀五只金累丝凤,上嵌珍珠、宝石,同样口衔珍珠、宝石流苏,金凤下排是九只金翟,口衔珍珠、珊瑚、青金石等贯穿流苏,钿子后部有几串流苏垂饰。耳戴东珠耳环,衣襟纽扣处挂着一串翡翠手串,想来应该是那日懿妃所说父亲送于她的生辰礼物。

     “平身吧,今儿是懿妃生辰,都是一家人,无须多礼,传膳吧。”皇上一身明黄色龙袍,手扶着懿妃,脸上笑意不减甚是高兴,命众人起身后,走到皇后身边坐下,懿妃遂坐在皇后下首。

     伴着太监特有的声音,玲琅满目各色菜肴一一上来。

     静姝看向桌上菜肴,可见皇上对其有多重视,金碗玉盘,菜色颜色极为鲜艳,想来皇上是按照懿妃口味,做得尽是其娘家地方口感。懿妃娘家为四川省戎州,遂宴会上的菜多是以尚滋味、好辛香调味法。

     玉嫔看着桌上的菜色,眉头一皱,担忧地说道:“这些菜多是以辛辣为主,妹妹半点也不可沾,这可如何是好。”

     静姝苦笑着摇了摇头,宽慰道:“也不是所有都是辛辣,你看这道开水白菜,不是正合妹妹胃口。”

     此宴会本就是为懿妃生辰而办,按照她的口味来,是再正常不过,自白日发生的事情,静姝本就没什么胃口,看着这开水白菜,清爽可口,倒让她极为喜欢。

     看到皇上拿起筷子夹了桌上的菜,点头称赞,看向懿妃问道:“懿妃也尝一尝,看看这菜可符合你的口味?”

     懿妃夹了口菜,细细品尝之后才回答道:“臣妾谢皇上,这味道和臣妾娘家味道确实有几分相近,能在生辰时吃到娘家味道,臣妾心中欢喜。”

     “你高兴就好,今日是你生辰,要多吃一些,朕看爱妃有些消瘦,可是御膳房做的菜不合爱妃口味?”皇上看向懿妃的眼神,眼中极为心疼。

     听到皇上如此关心自己,懿妃喜道:“劳皇上挂心,许是这几日有些炎热,胃口欠佳,今儿得皇上宠爱,吃到如此美味佳肴,想来胃口定会大好。”

     “如果御膳房做得饭菜不合妹妹胃口,明日本宫便命御膳房单独为妹妹做一些爱吃的菜食,可千万不要委屈了自个。”皇后看向懿妃说道。

     “臣妾谢皇后娘娘,不要因为臣妾一人坏了这宫中规矩,御膳房做的菜向来是最好的,只是臣妾偶尔有贪嘴之时,不过宫中小厨房也能应对的来。”懿妃一改往日姿态,极为恭敬地回答皇后的话。

     皇上最爱看得便是后宫之中一片团结祥和,不愿看到勾心斗角,在皇上面前,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皇后和懿妃心中自然明了。

     “启禀皇上,太后派人来了,正在宫外候着。”魏晋听到小太监禀报,向前几步走到皇上身边,回禀道。

     “传!”

     皇上看来人,正是太后贴身太监冯德才。

     “老奴参见皇上,皇后娘娘,懿妃娘娘,各位娘娘小主。”冯德才跪在大殿中央恭敬地说道。

     “平身,冯公公太后身体可好?”皇上看向冯德才问道。

     “回禀皇上,太后老佛爷整日礼佛。身体康健,命奴才带话,请皇上不用挂念。”冯德才不愧是宫中老人,回答皇上问话时,不卑不亢。

     “如此朕便放心,此次太后派冯公公前来,可是有事?”

     “回皇上,太后老佛爷知今儿是懿妃娘娘生辰,遂命奴才送来贺礼。”说罢将贺礼拿出,懿妃身边宫女流畅急忙上前接过贺礼,懿妃高兴的拿过贺礼,打开一看,竟是一串翡翠佛珠,每粒佛珠上都刻着佛像。

     “劳烦冯公公替本宫谢谢太后,本宫极为喜欢。”懿妃手握着佛珠说道。

     “这串佛珠太后老佛爷早点礼佛时便带着,此次前往大觉寺,更是让大觉寺的方丈带着数位得道高僧诵经七七四十九天,有佛祖庇护,希望娘娘能随身携带,以保平安。”冯德才看了看懿妃胸前挂着的翡翠手串说道。

     懿妃知冯德才的意思,说道:“臣妾谢太后疼爱,这串佛珠臣妾定当****戴着。”说罢,将佛珠挂于胸前,将衣服扣子上挂着的翡翠手串摘了下来,让流畅收起。

     冯德才看到懿妃如此,才满意的不再说话。

     “冯公公留下来,吃过宴席再走吧。”懿妃看冯德才不再说话,便说道。

     “谢懿妃娘娘厚爱,太后老佛爷身边没人伺候,奴才还要赶回去。”冯德才看向皇上,只等皇上开口。

     皇上看冯德才并未打算留下,他毕竟是太后身边之人,皇上自小便得他疼爱,对他也有些尊敬,便说道:“既然如此,冯公公还是回到太后身边吧。”

     冯德才谢恩,离开宴席,冯德才的拒绝让懿妃有些脸上挂不住,可是他毕竟是太后身边之人,皇上都不会强留他,更何况她只是一个妃子。

     “太后虽在大觉寺专心礼佛,心中还是挂念懿妃生辰,可见太后对懿妃是如何喜欢。”皇后见懿妃有些不高兴,继续说道:“当年本宫也见过这串佛珠,太后极为喜欢,时常戴着,从不离身,今日将它送于懿妃,可见对懿妃的关心。”

     见皇上如此说,懿妃自然不敢再露出半点不悦,“太后待臣妾确实极好,要不是臣妾要留在宫中侍奉皇上,定要去大觉寺,陪在太后身边,同太后一起未我朝祈福。”

     皇上听懿妃如此说,极为高兴,“爱妃有这份心意,已是弥足珍贵,想来太后心中自然知道。”

     静姝坐在下面,听着她们的对话,并未说话,只是看着场中歌姬起舞,好像很是喜欢。

     “臣妾听说董贵人弹得一手好琵琶,不知臣妾有没有这耳福。”淑妃看向静姝,对皇上说道。

     皇上看向一直在专心看歌舞的静姝,便说道:“在这宫中,董贵人的琵琶确实是最好。”

     “皇上,今儿是懿妃生辰,也无外人,要不请董贵人弹奏一曲可好?”淑妃将话音提高,静姝正好可以听到。

     静姝抬头看向皇上,心中暗惊,如果真要弹奏琵琶,手上受伤一事必定会被皇上知晓,到时皇上问起,自己又该作何回答。

     懿妃听到淑妃话,心中暗想,淑妃这话到底何意,是无意间提起,还是有意为之,想起早上发生的争执,懿妃心中还是有些担心。

     “董贵人,既然淑妃如此称赞,你就弹奏一曲吧。”皇上笑看静姝,对于她的琵琶,他也极为喜欢。

     “皇上,臣妾琵琶放在听风斋,不曾带来,恐怕要让皇上和诸位姐姐失望了。”静姝走上前,跪在前面,希望皇上能够收回成命。

     “听风斋离这里又不是很远,让宫女取来便可,只是要让皇上先看着歌舞稍等片刻。”淑妃打定主意要看静姝表演,遂也不在乎等候。

     皇上许是今天心情大好,并不觉得有何不可,于是对静姝说道:“那你就命人将琵琶取来吧。”

     “是,臣妾这就命人取来。”静姝没有回绝理由,只好命雪鸢前往听风斋将琵琶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