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6.第86章 机关
    “嗯,好的!”威廉使劲往右拧了一下,门钉有点松动,接着就不再动弹,留给大家的也只是几粒灰尘,大家刚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难道也拧不下来么?

     威廉皱了皱眉头,随后又向左拧了一下,很显然这次是正确的,门钉开始慢慢的从门上推了下来,大家的眼睛全部盯着那颗门钉,一眨也不眨的。

     门钉从门上拿下来以后,大家屏住呼吸等待接下来的变化,可是等了很久大门也没有打开,也不见有什么机关暗器的出来,这就奇怪了,难道这颗门钉也不是关键的所在,那么触动机关的关键在哪呢?

     “咦?”正在大家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威廉在上面突然发出一声疑问,好像发现了不同。

     “怎么了?”大家齐声问去。

     “这里面好像有一个小小的按钮,要是不仔细看的话,还真看不到。”威廉伸手摁下去,大家只听到吱的一声巨响,在门的正下方弹出三个方盒,站在下面的安德鲁被这突然弹出的方盒撞到,最惨的要数站在他肩膀上的威廉,重重的摔下来。

     “威廉,你怎么样!”大家跑过去扶起威廉,看看他有没有摔伤。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会有东西从下面出来,我……”安德鲁没有想到会把威廉摔倒,自己一直保护的人,竟然在自己手里摔倒,他内心悔恨不已,直想抽自己。

     “没事的,大家快去看看那三个盒子是什么吧!”威廉从地上起来,也不管有没有摔伤自己,他现在最在意的就是那三个盒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三个盒子铁锈斑斑,已经很多年没有人碰过,弹出来的时候,地上全是铁锈,好像很费劲才从关了它很久的地方出来,要是机关灵活的话,安德鲁一定会被弹飞出去。

     没有想到在门的正下方竟然会有三个铁盒隐藏在里面,那么低的位置任谁也不会去注意,看来一切都是在古城主人的意料之中。

     走进一看才发现原来每一个铁盒上都会有一行小字,要用水清洗掉表层的铁锈才可以看清楚上面的字。

     第一个盒子上写着:“若得钥,舍爱之!”

     第二个盒子上写着:“若得钥,舍恨之!”

     第三个盒子上写着:“若得钥,舍身之!”

     大家看着这三个盒子上的字,都不再说话。

     “妈的,老子就不信这个邪,没有钥匙我也能打开这个门,你们都后退!”安德鲁看到盒子上的字,脾气瞬间上来,他就不相信要按照上面说的去做。

     “安德鲁,别乱来!”威廉看到安德鲁要用蛮力,马上上前拦住他,以免他做出无法控制的事情,让原本就很糟糕的事情变得更加难以收拾。

     “那你们说该怎么做,反正我是不会按照它上面说的去做。”安德鲁的肤色本就黝黑中带着红色,这会因为生气变得更加的红,好像着火一般。

     “我看看能不能将这门打碎。”唐铭看着这扇巨大的石门,心想以他的法力想要击碎应该没有问题。

     “就凭你,我都不行,你就可以?”安德鲁虽然力大无穷,但是却不会半点内功,对于中原人会内功这种事情他根本不知道。

     唐铭知道安德鲁不相信,“先试一试吧。”

     气沉丹田,运气内力,唐铭对着石门一击,石门摇晃了几下,落下一点灰尘,并没有任何变化。

     “奇怪!”看着纹丝不动的石门,唐铭觉得自己的力量好像打到很柔软的地方,然后将他的内力化解。

     “我来帮你!”白灵见唐铭这般,也上前帮忙。

     “我们也来吧。”段墨白对唐景辉说道。

     唐景辉点了点头,四人起****,,在四人的攻击下,石门也只是晃动了几下,并未发生任何的变化。

     “我就说你们的力气不行,这种事还要看我的。”安德鲁见石门一动不动,以为是他们四人力气太小,于是上前马步一扎,攒足力气,用力杂向石门。

     安德鲁本以为石门会碎掉,可是在他的攻击下,石门纹丝不动。

     想起之前唐铭一人就能摇动石门,安德鲁不相信唐铭的力气会比他大。“这怎么可能?”

     “难道真的要如上面所说?”段墨白托着下巴,很是不解。

     威廉看着杰西卡,杰西卡却紧紧的皱着眉头咬着右手的大拇指,眼睛看着盒子,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许是因为今儿是懿妃生辰,皇后精神也特别好,接受众妃嫔请安。

     皇后看着一身喜气的懿妃,再加之近几日皇上陪伴,脸上笑意一直未减,“今儿是懿妃生辰,一切可都准备妥当。”

     懿妃听到皇后问话,轻轻一福身,算是行礼,“回皇后娘娘,自臣妾入宫以来,生辰之事皇上一手筹划,臣妾有时想问一问细节,皇上总是说到时候便知,臣妾自然也不多问。”

     皇后微微一笑,“皇上对懿妃的生辰极为看重,想来今年必是花了许多心思,本宫很是期待。”

     “回皇后娘娘。”萧妃站起身道:“不只皇后娘娘期待,臣妾也很期待,每年到这行宫之中,最有趣的莫过于懿妃娘娘的生辰,在宴会上必定能看到许多好玩的东西,可见咱万岁爷用心。”

     “这后宫之中就数你最会说,”皇后掩了掩嘴笑道:“幸亏每年你都能伴驾左右,让这宫中热闹不少,本宫心想哪天你要是不在的话,这宫中该有多么寂寞。”

     萧妃听皇后这么一说,心中一惊,想来自己刚才的话得罪了皇后,虽是如此,萧妃也是见惯了大事之人,急忙笑说道:“臣妾能伴驾左右,多亏了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母仪天下,宽厚仁慈,才容得臣妾这张嘴毫无遮掩,想说什么便说什么。”

     “萧妃能伴驾左右,定是因为皇上极为喜爱萧妃如此直言不讳。”皇后笑着,看不出她眼中是喜是怒。

     “谢皇后娘娘夸奖。”萧妃站起身,双腿微屈,随后坐下,端起茶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

     “董贵人,昨儿听说你传太医到听风斋,可是身体不适?”皇后端起茶杯刚要喝茶,便停下动作看着静姝,似是刚想起此事。

     静姝坐在玉嫔身边,本不想多说,此时听到皇后问话,只有向前,轻轻一福身说道:“回皇后娘娘,许是天气太热缘故,便传太医来瞧瞧,太医看过之后说并无大碍,吃几副药便可。”

     听静姝如此说,皇后稍稍放下心来,“身体要是有何不适,一定要告诉本宫,现下你与懿妃最得皇上喜爱,照顾皇上的事情你们两个人也要多担待一些,所以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子。”

     “谨遵皇后娘娘懿旨。”静姝与懿妃一同谢恩。

     懿妃坐回位子时,狠狠地瞪了一眼静姝,眼中满是恨意和蔑视,静姝不敢直视,只是转头看向皇后,发现皇后端起茶,极为满意地喝着,不知她刚才那句话是有意还是无意。

     皇后虽然只是提了这么一句,众人眼神随即落在静姝与懿妃身上,心中暗想,懿妃会一直宠冠六宫还是被静姝夺去恩宠。

     为了不成为众矢之的,静姝选择一味沉默,不管她们说什么,她也只是听听,从不开口。

     “今儿就到这吧,想来都在盼着晚上的晚宴,都回去好好休息休息,散了吧。”皇后在霜儿搀扶下回到内殿,众嫔妃也离开皇后住处。

     静姝与玉嫔走在后面,看到静姝脸上不悦,知是因为之前皇后的话,玉嫔安慰道:“妹妹不用多想,皇后虽不得皇上宠爱,可是她必定是皇后,皇上与她虽说不上是伉俪情深,可也算是相敬如宾,更何况现在皇上只有大皇子一个皇嗣,皇后该得到的都得到了,想来也不会再与其他人争宠。”

     静姝不是看不透这其中利害,但是想起之前皇后的话,将懿妃与她放置在对立处,心中便有些不适,许是自己多想罢了。

     两人走出皇后住处,便看到懿妃站在远处,冲静姝招了招手,静姝与玉嫔对看一眼,她与懿妃从未单独说过话,而此刻懿妃竟然主动与她打招呼,眼中不见之前厉色,心中便感不安。

     “臣妾参加懿妃娘娘。”玉嫔与静姝走向前,轻轻一福身。

     “起来吧,玉嫔,本宫想也董贵人说两句话,还请玉嫔回避一下。”懿妃并未多言,直接让玉嫔离开。

     玉嫔看了看静姝,有些不放心,静姝知懿妃故意支开玉嫔并无好事,如果玉嫔强留下来,很有可能帮补了她,甚至还会连累自身。

     “姐姐先回吧,想来懿妃娘娘是有事要和妹妹说。”玉嫔还想再说话,静姝拍了怕她手,冲她点了点头,玉嫔只有先行离开。

     待玉嫔走远后,静姝冲懿妃一福身,恭敬地说道:“不知懿妃娘娘有何吩咐。”

     “啪!”懿妃并未说话,而是狠狠的给了静姝一耳光,“贱人,凭你还想与本宫争宠,简直是自不量力。”

     静姝被懿妃一巴掌打的有些懵,她知懿妃定会出言羞辱她,只是并未想到她会出手。

     “竟然敢怒视本宫,以下犯上你可知罪。”懿妃怒道,眼中满是鄙夷。

     静姝急忙跪在地上,双手伏地,极为恭敬地说道:“臣妾不敢,请娘娘恕罪。”

     对于静姝的表现,懿妃冷哼一声,不予理会,而是走到静姝面前,看着趴在地上的静姝说道:“在这宫中,本宫还不曾怕过谁,即便今儿本宫将你处死,皇上也不会说什么,不要以为得了皇上几天宠幸便不知天高地厚。”

     “是,臣妾知道。”静姝知她所言非虚,只是趴在地上,恭敬地回答。

     懿妃看着静姝放在地上的双手,想起皇上在她面前夸赞静姝弹的一手好琵琶,心中便极为愤怒,不知不觉间竟迈动一只脚,狠狠地踩在了上面。

     静姝吃痛,叫出声,刚想抽回手,想着懿妃正踩在上面,只要她一抽,懿妃定会站不稳,很有可能摔倒,今儿是她生辰,要是她受伤,皇上必定深究,到时懿妃在皇上身边再信口雌黄乱说一气,想来自己不管说什么,也无用。

     除了当初第一声低喊,静姝再也没有发处任何声音,懿妃没有想到她竟然如此能忍,心中更为气愤,使劲碾了碾,身下不稳,竟向后倒去。

     静姝看懿妃倒地,急忙爬到懿妃身后,一伸手,将懿妃抱住,懿妃也不曾想到会摔倒,慌乱之下,手肘捣在静姝肚子上。

     流畅发现自家娘娘摔倒,急忙上前,只是晚了一步,还好静姝动作快,不至于让懿妃摔在地上。

     懿妃惊魂未定,在流畅搀扶下站起来,头上步摇有些松落。

     静姝被懿妃一手肘捣在肚子上,有些吃痛,可是却不敢表现出,再次跪在地上,痛的说不出话。

     雪鸢看着静姝头上冒出细汗,知道她也受了伤,可是却不敢向前查看,只能同静姝一起,跪在地上。

     “混账东西,竟然将娘娘绊倒,你不想活了!”流畅一边搀扶着懿妃,一边怒斥着静姝,在她眼中,静姝还不如她一个承乾宫的宫女,只因为她是懿妃的贴身宫女。“娘娘,您没事吧,是否伤到哪里?”

     懿妃很快便从刚才惊吓中回过神,看着静姝怒道:“竟然摔伤本宫,在这跪一个时辰,以示惩戒,没有本宫同意,谁也不准她起来,你在这看着。”懿妃随手一指,一个小宫女来到静姝身边站着。

     流畅将懿妃扶上轿辇,坐在轿辇上的懿妃看了眼趴在地上的静姝,怒骂两句悻悻离开。

     待懿妃走远,雪鸢急忙说道:“小姐,你怎么样,没事吧?”

     “雪鸢,我没事,懿妃并未让你罚跪,你快点起来吧。”此时静姝跪在路边上,铺的尽是鹅卵石,膝盖跪在地上一阵火辣辣的疼,并不想让雪鸢陪她一起。

     “小姐,雪鸢皮糙肉厚不怕,只是小姐身子,怎么经得起这么跪,要不,要不雪鸢去求皇上。”在这宫中,雪鸢不知该找谁,能管得住懿妃的,也只有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