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1.第111章 故人
    太后见众人还跪在地上,便说道:“哀家只顾着和皇上说话,倒是忘记了,都起来吧,地上凉,小心身子。”

     太后发话后,跪在地上众人才站起身,“臣妾谢太后。”

     皇上看了看太后身边的舒太妃,说道:“舒太妃此次陪同太后前去大觉寺,伺候太后起居,有劳了。”

     被皇上成为舒太妃之人,轻轻福了福身,毫无感情的回道:“皇上言重。”

     听到舒太妃的声音,跪在众人中的瑾嫔心中一颤,遂抬头望去,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孔,听着熟悉的声音,无法控制的全身发抖。

     似是感觉到有人打量,舒太妃看向瑾嫔,着实吃惊,手中丝帕竟是掉落在地上,心中诧异,她怎会在此。

     瑾嫔直直的看着舒太妃,她的容貌不曾有何变化,只是眼神之中,再也不见喜悦之色,像是一汪死水,再也散发不出光芒,在这后宫之中到底发生何事,竟能将一个如此爱笑的女子改变成如此模样。

     舒太妃发觉到自己失礼,看向太后,见她正同皇上说着什么,便轻轻弯身将掉落的丝帕捡起,低着头再也不看瑾嫔。

     瑾嫔见舒太妃看到自己时,只是瞬间诧异,之后便极为默然,似是不认识自己,心中伤心难过,再也控制不住流下眼泪。

     “妹妹这是怎么了,好端端怎么流泪了?”玉嫔见瑾嫔脸上泪痕,心中不知出了何事,只是现在是太后回宫大喜之事,瑾嫔如此要是被太后看到,定会责怪。

     听到玉嫔所说,瑾嫔急忙拿起帕子将脸上泪水拭去,笑了笑说道:“让姐姐担心了,妹妹看到太后与皇上如此,心中高兴,便不自觉间流下泪水,还望姐姐不要见笑。”

     玉嫔不知瑾嫔话中有假,以为真是如此,便说道:“妹妹怀有身孕,心思自然要比之前细腻,想的自然多一些,只是小心伤了身体。”

     此时瑾嫔无暇顾及别人,随口说道:“多谢姐姐关心,妹妹定当注意。”

     太后一行人回到坤宁宫,瑾嫔紧跟其后,只是她的眼神紧紧锁住太后身边一言不发的舒太妃身上。

     瑾嫔此时想的全都是她和舒太妃的回忆,曾经她们一起嬉戏,一起放纸鸢,一起讨论诗词歌赋,瑾嫔弹的一手好琵琶也是舒太妃所教。

     太后坐于凤座之上,看着众人,皇后向前简单说了一下后宫之事,太后听后也未发表什么意见,只是稍微赞许了一下皇后,皇后含笑极为恭顺的坐在那里,听着太后教导。

     大阿哥记得太后,自然要上前请安,太后将从大觉寺求得的平安符戴在大阿哥脖子上,可见对大阿哥的喜爱。

     小格格年纪小,不记得太后,淑妃抱着她说了几句,小格格迈着小步伐踉踉跄跄朝太后走去,一边走嘴里一边嘟囔着,众人皆不知她所说,后淑妃掩嘴而笑解释道,说小格格喊的是皇祖母。

     太后听后极为高兴,赏赐小格格许多有意思的小玩意,小格格玩的高兴,也不再缠着太后。

     淑妃见太后在大觉寺为大阿哥求得平安符而未给小格格,心中不快,脸上也只是刹那间不快,很快便被笑容取代,在这后宫之中,她知自己即便再不满,也不会表现在脸上。

     太后带回的东西赏赐于各宫之后,看到坐在一边不说话的瑾嫔问道:“你可是瑾嫔。”

     瑾嫔此时正在想着她与舒太妃之事,对于太后的提问并未听到,玉嫔见瑾嫔不说话,轻咳一声,瑾嫔听到玉嫔轻咳声看了看她,发现她在用眼神瞥了下太后,瑾嫔再看向太后,见她正看着自己,知太后在问话,急忙上前跪地,恭敬地回道:“臣妾瑾嫔参见太后,太后万福。”

     太后看着瑾嫔又看向坐在身边的皇上,“如此佳人,难怪皇上如此疼爱于你,哀家不在宫中这些日子,多亏了你照顾皇上,功不可没,哀家定要重赏。”

     瑾嫔跪在地上不敢抬头,不知太后这话是什么意思,只能恭敬地回道:“伺候皇上是臣妾分内之事,臣妾不敢邀功。”

     太后命冯德才向前将瑾嫔扶起,“快起来吧,你现在有身孕,要多注意身体,皇上子嗣极少,对于你这一胎皇上与哀家极为看重,马虎不得。”

     听太后说话,只是一个极为慈祥之人,瑾嫔觉得她是一个极为好相处之人,但是想到之前河间王空中太后,瑾嫔一惊,太后之所以能成为太后,定然有之过人手段,自己在她面前一定不能掉以轻心,“臣妾谢太后,谢皇上。”

     太后见瑾嫔还算是一个乖巧之人,便对身边的皇上说道:“皇上,哀家打心眼里喜欢这个丫头,哀家想着,她能时不时来坤宁宫陪哀家说说话就好了,不知皇上觉得如何?”

     太后虽是在询问皇上意见,但是语气中却不曾听到任何商量,见太后开口,皇上自然不会推辞,“皇额娘喜欢瑾嫔,那是瑾嫔的福气,只要皇额娘不显她吵闹,让她****前来,也无不可。”

     见太后和皇上都如此说,瑾嫔福了福身,恭敬地说道:“臣妾谢太后厚爱,只要不打扰太后,臣妾定会****前来请安。”

     “恩,瑾嫔果然懂事,是个孝顺之人,也不用****前来请安,只要平时有空暇时间,过来便是。”太后拿起冯德才端过来的锦盒,取出一对玉镯,“这对玉镯是当年先皇封哀家为后时赏赐于哀家,今儿哀家便将它送于你。”

     皇后见太后将那对玉镯赏赐于瑾嫔,脸上笑容再也挂不住,想当初皇上封她为后时,太后也只是例行赏赐一些东西,虽也金贵,但是却比不得这对玉镯。

     瑾嫔听太后如此说,吓得一身冷汗,太后如果要赏赐这对玉镯的话,必定赏赐给当今皇后,怎么能赏赐给她一个小小妃嫔,急忙跪地,“臣妾万不可当,如此贵重之物是先皇所赠,对于太后来说定是意义非凡,臣妾万万不能收。”

     瑾嫔跪在地上不愿起来,她现在身怀有孕本就是后宫的众矢之的,现下如果收了镯子便会让皇后失了颜面,如果不收,太后脸上过不去,不管收与不收都要得罪人。

     太后见瑾嫔跪在地上,不愿起身谢恩,心中极为不快,“瑾嫔不收哀家所赠之物,难道是这玉镯不入瑾嫔之眼?”

     瑾嫔知太后生气,可是却不知如何是好,没有想到太后一回宫便给她出了如此难题,可见太后绝不是一个好相处之人。

     之前太后说过,让瑾嫔经常到坤宁宫走动,如果今天不收下玉镯,以后来坤宁宫的话,太后定不会给她好脸色。

     可是如果收下的话,在这后宫之中还有一个主人,便是皇后,两个都不是她能得罪之人,心中思量万千,终是下定主意。“臣妾见太后喜爱大阿哥,自大觉寺回来便为大阿哥求得平安符,平安符定能保大阿哥一生平安,大阿哥也会记得太后对他的疼爱,现臣妾有孕,太后又赏赐给未出生的皇嗣一对玉镯,臣妾替未出生的皇嗣谢太后赏赐。”

     静姝如此说,既不抚了太后脸面,又给皇后台阶下,也只有如此才是两全之策,太后知瑾嫔心中如何想,也不愿戳破,“皇上政务繁忙,不用在这陪着哀家,哀家当真是年纪大了,这一点的路程,便已经有些吃不消,你们也都退下吧。”

     “皇额娘好好休息,晚些时候儿臣再来。”

     “臣妾告退。”

     众人见太后下了逐客令,也不做逗留,同皇上一同离开坤宁宫。

     众人离开后,太后收起一脸慈祥,与之前简直判若两人,“把窗户打开,这满屋污秽,哀家闻着就头疼。”

     听到太后所说,舒太妃与冯德才急忙打开周边窗户,随着窗户打开,一股凉风吹进殿内,太后深深吸了一口,面上才稍微缓和一下。

     过了好些会,宫人以为太后睡着了,本打算退出去,不曾想太后却开口,“舒太妃,你觉得瑾嫔这人怎么样?”

     舒太妃可以算是最了解太后之人,听太后如此问她话,便知太后心中意思,遂回答道:“臣妾只是初次见瑾嫔,今儿观察确实是一个极为伶俐之人。”

     太后把玩着手中丝帕,看着站在面前依然年轻的舒太妃,“那你觉得她可是一个可用之人?”

     舒太妃感觉到太后有些微怒的语气,不知何故让她动气,只能小心回答着,“臣妾见瑾嫔今日表现,怕是有些难办。”

     太后听舒太妃如此说,笑了笑,端起茶杯吹了吹杯中茶叶沫,并未喝下去,而是狠狠摔到舒太妃身上,如此滚烫之水,舒太妃只是皱了皱眉头,跪倒在地,一动不动。

     看到舒太妃并未发出疼痛之声,太后站起身,走到舒太妃面前,一脚狠狠地踢在她肩膀上,舒太妃受力向后倒去。

     舒太妃咬了咬牙,爬起身,重新跪在太后脚下。

     太后似是无法解恨一般,用手使劲握住她的下巴,嚼着银牙,恨恨的说道:“你不要在哀家面前耍什么花招,当年哀家留你一条命,没让你为先皇殉葬,不代表哀家现在就不会杀了你。”

     舒太妃吃痛,可是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强忍着随时都能插进自己脖子中甲套带来的刺痛,声音颤抖着说道:“臣妾明白。”

     太后恨透了舒太妃这张脸,可是因为她是先皇的妃子,太后不能明目张胆发泄心头之气,便只有在无人时,常常让她吃一些苦头,“每次看到你这张脸,哀家心中便不舒服,滚下去!”

     舒太妃对于太后这种心态再了解不过,每次心中不痛快时,便会拿自己出气,当初皇上让太后去大觉寺时,太后发了好大的脾气,将舒太妃折磨的不成人样,即便如此,舒太妃也未吭一声。

     不是她不知道痛,而是她的心已经死了,在她被先皇看中带进宫那天起,便已经心死,所以对于太后的折磨,她根本不觉得什么。

     冯德才见舒太妃离开,走向前,小心的说道:“老佛爷小心身体,何必和那些卑贱之人置气,不值得。”

     “每次哀家见到他,心中便恨极了他,这次想方设法让哀家离开皇宫,哀家还没有到大觉寺,便听到他将哀家心腹一个个撤职查办,他这是早就计划好了,想让哀家束手就擒,简直是痴心妄想,当年哀家能让他坐上皇上这个位子,今儿哀家也能让他从那个位子上滚下来。”

     当年因为自己宫中没有皇子,虽然自己是皇后,将来必定也是皇太后,可是她绝对不能容忍有一个女人可以和她平起平坐,这后宫之中只能有一个太后,那边是她。

     在得知那个贱人生了皇子之后,她便求先皇把皇子给她,先皇知她想要一个皇子,而那时太后身后的力量也是先皇忌惮的主要原因,只好同意皇后的要求。

     她为了保住自己的位子,把后宫弄得乌烟瘴气,只要是先皇喜爱的妃嫔,总是会死于非命,先皇知是她从中作梗,可是却不敢斥责与她,只能任由她为非作歹。

     当先皇见到舒太妃,当时的叶赫那兰云舒时,就像是一阵清爽的春风吹进他的心里,便不理会当时皇后的反对,将她接入宫中,封为舒妃,自此再也不理会前朝后宫之事,以保她的安全,皇后虽极为生气,但是却给了她一个机会,一个独揽前朝后宫的机会。

     她本以为皇上对舒妃的喜爱只是一时,可是她发现舒妃并未讨好皇上,她****不开心,皇上便找来各种奇珍异宝逗她开心,甚至将宫外的杂戏班子请到宫中为她表演,只为让她一笑。

     皇上如此用心对她,只差烽火戏诸侯。那时她虽恨透了舒妃,可是她还有更为重要的事情要做,她要保住自己的权利。

     在她以为已经全部布置好时,舒妃怀孕了,孩子还未出生,皇上便颁布圣旨说,如果舒妃生的是阿哥,便封为太子,她心中开始有些害怕,便命太医院在舒妃的安胎药中加了一味药,结果舒妃在怀有身孕六个月时落胎,是一个成型的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