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4.第104章 幻境
    威廉让杰西卡在左边的道路上涂上药粉做为标志,然后带着一行人往右边走去,希望他的选择是对的,不会发生任何意外,这样他们就可以节省一半的时间。

     一切都像大家想的一样,这条甬道真的是没有尽头,大家已经走了很久都没有看到尽头,还好当初没有分开行动。

     很快,他们看到眼前有一丝丝的亮光,虽然很小,但是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洞口应该再很远的地方,难道他们找到古城的中心点了,那发光的东西会不会就是他们说的那件宝物,如果是的话,那么他们就得救了。

     一行几人看着眼前的亮光心里都兴奋不已,一切都结束了,他们成功了,他们找到宝物了,白灵有救了,利维坦有救了,看着远方的亮光,他们好像又恢复了一切的体力和精力,拼命地往那个方向飞奔去。

     唐铭越是往前越是感觉有一种很奇怪的气流在围着他们,可是这股气流又不是很明显,若隐若现的,好像随时都会消失不见似的。

     “停下!大家快点停下!大家有没有感觉到不一样,和刚才比起来是不是有变化?”唐铭越来越感觉心里不安,无论如何都不可以往前走,前面的东西很危险。

     众人听到唐铭这么一说,马上停下脚步,仔细感受周围的变化,可是不管他们多么认真的听都没有发现一丝的异样。

     “唐公子,是不是你太紧张了,没有什么啊?”威廉看着一脸凝重的唐铭,好像事情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

     “是啊,我们都没有感觉到,唐兄,到底怎么了,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们马上就要到达终点了,白姑娘有救了,大家都有救了,快点啊!”段墨白兴奋不已,完全不理会唐铭,脚步不停的往前跑。

     “快点抓住他,别让他再往前跑!”唐铭看着一直往前跑的段墨白,他知道是哪里不对!

     虽然唐铭这么喊,但是众人都没有停下脚步,除了他大家都在往前跑,就算是威廉,虽然稍微停下脚步和他说话,可是说完之后又往前跑去。

     还有安德鲁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的脚步那么大,没有人可以追上他。

     他们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那么兴奋,还有他们的眼睛,虽然脸上是笑的,可是眼睛却无神,只是直直的看着前方,和脸上的表情完全不一样,他们就像是行尸走肉一般。

     唐铭脑中一惊,难道眼前的这些都是幻想,他们被迷惑了?

     可是为什么自己没事,为什么只有自己是清醒的,他此时此刻迷糊了,到底是自己被迷惑了还是他们被迷惑了。

     他所在的这个地方是哪里,难道他看到的东西和他们看到的东西完全不一样?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们谁看到的才是真的,谁看到的才是假的。

     如果都不是真的,都被幻像所迷惑,他又该如何解救他们,又该怎么自救?

     唐铭不断的喊着他们的名字,可是他们好像听不见似的,一直往前跑去。

     唐铭身后还背着白灵,虽然他尽全力追赶他们,可是他们的步伐是那么快,渐渐的距离拉的越来越远。

     如果她猜的没有错,当他们接近那个亮点的时候就是危险降临的时候。

     唐铭感觉自己的胸口很闷,再这样跑下去,他担心自己会倒下,到时候就更不会有人可以救他们。

     只是他一直不明白,他们到底是在什么时候被迷惑,为什么他不知道,他们身边到底有什么他没有注意的变化吗?到底是哪个地方错了?

     这时从唐铭脑中闪现一样东西,没错,是它,肯定是它,他就知道它不会那么安静的任由他们消灭它,是鬼域青蜂,在白灵体内的鬼域青蜂在作怪。

     想到这里,唐铭急忙将身后的白灵放下来,此时的白灵早就已经醒了过来。

     当唐铭看着白灵的时候,他好像是被击中一般,她正坐在那里冲着他笑,他再一次看到她的笑。

     唐铭很清楚那不是白灵的笑,她的眼中有的是邪恶,不是白灵那清澈的大眼睛,难道她的意识已经被控制,不可能这么快,应该还有时间的。

     “为什么你没有事,为什么你还有意识?”白灵突然开口说话,她的声音又尖又细,刺得唐铭耳朵很痛,好像要被穿透似的。

     “你……你……你是白灵?”唐铭看着眼前的白灵,他不相信她不是本人,那么真的一个人,就在他的面前,怎么可能?

     “你要是再不快点的话,他们可都要死哦!哈哈……”白灵看这唐铭,那高高在上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女王在俯视她的臣民,眼中还充满了戏谑。

     “你……你到底是谁?”此时唐铭可以确定,这绝对不是白灵。

     “你没有资格知道我是谁,我只想告诉你,他们都要死,而你也不例外!我会让你看着他们一个一个的死在你面前,哈哈……哈哈……”白灵看到唐铭脸上痛苦的表情,这让她感觉很痛快!

     唐铭不相信白灵会被控制,他必须要把她叫醒,他相信白灵一定能听到他的声音,“白灵,你醒醒,白灵,我是唐铭,你快点醒醒!”

     当白灵听到唐铭的喊声时,脸上的表情变得狰狞可怕,痛苦的抓着自己的头,一直喊着:“走开,走开……”那痛苦的表情好像一直都有人在纠缠着她,让她无论如何也摆脱不掉,她好像很害怕。

     唐铭看到白灵的表情,知道白灵还有自己的意识,她可以听到他的声音。

     既然这样可以,唐铭便不断的喊着白灵的名字,“白灵,白灵,醒醒啊,白灵,我相信你一定能听到我的声音,你快回来,我知道你在那里,你快点回来——”

     在唐铭不断喊声中,白灵痛苦的尖叫,此时的双皇青蜂已经不能完全控制住众人,威廉他们也站在了原地不动,两眼直直的看着前方,完全没有自我意识。

     “哈哈,你休想再出来!”唐铭又听到白灵那冷冰冰的声音,跟着这句话,威廉他们又不自觉地跑了起来。

     唐铭知道此时的白灵很痛苦,但是他必须这么做,他一定不能让白灵的意识被夺走。

     “白灵,你听我说,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初次见面的地方,当时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被你深深的吸引,只是那时候的我还不知道,现在想来,那时的自己真的很笨,就那么转身离开,还好之后我们又再次见面,我真的很害怕我们以后再也见不到,你知不知道我再次见到你的时候,心里有多么高兴——”唐铭自己在那里说着他们相遇的故事。

     白灵从刚开始的疯狂乱叫,便的越来越安静,她在听唐铭的话。

     看到白灵安静下来,唐铭深情的看着她,“白灵,我不想失去你,我想照顾你,请让我照顾你,好吗?”

     “啊——不要啊,唐铭,救救我,我真的好痛苦,我头要裂开了,快把它从我身体里赶走!救我——”白灵痛苦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她的脸因为挣扎已经被自己的指甲抓伤,唐铭可以看出来她此刻的痛苦,可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做。

     “白灵,我知道那东西控制不了你,我知道你肯定可以,白灵——”唐铭使劲抓住白灵的手阻止她不断的抓伤自己,白灵的脸和脖子已经被她抓出道道血痕。

     白灵躺在地上不断的打滚,因为被唐铭抓住双手,只能不断的用头撞墙,好像身体的疼痛才可以让她的意识稍微清醒一点。

     唐铭看到鬼域青蜂的花纹已经蔓延到她的脖子,很快就要到达头部了,如果再不抓紧时间的话,她肯定会被完全控制,到时候鬼域青蜂破体而出她就回天乏术了。

     唐铭一直在想为什么自己没有被她控制,他的身上到底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救我——唐铭——快点救我——”白灵一直咬着自己的嘴唇,好像随时都会咬舌自尽,看着这种情形,担心她会咬着自己的舌头,唐铭也没有多想便捧起白灵的嘴亲了上去。

     当唐铭亲上去的时候,白灵还在挣扎,用力一咬,咬住了唐铭的嘴唇。

     唐铭吃痛,可是却不愿意放开白灵,任由她那么咬着自己。

     唐铭感觉到自己嘴中有一股血腥味道,他知道那是他的血。

     当唐铭的血流进白灵口中时,白灵渐渐不再挣扎,安静下来,任由唐铭那么抱着。

     时间好似停止一般,只有唐铭抱着白灵,两人相拥在一起。

     唐铭感觉到白灵越来越安静,他睁开眼睛,看着怀中的白灵,他看到白灵的眼眸越来越清明,眼神也不再涣散,好像恢复了意识。

     “白灵?”唐铭轻轻地换着她,想确定此时在他怀中的人,是不是白灵。

     “唐铭——”白灵看着唐铭,喊了她一声便昏厥过去,不省人事。

     也难怪,她本来就有伤,经过刚才那么折腾,她已经完全没有力气。

     当白灵昏过去的时候,威廉他们一行人也清醒过来,看着他们所在的地方,有些难以置信。

     “我们怎么会在这里?”杰西卡问道。

     她的问题是众人的问题,没有人能够回答。

     唐景辉清醒过来之后,急忙寻找唐铭的身影,而此时的唐铭根本不在他身边。

     发现唐铭不见了之后,唐景辉急忙往回跑去,看到唐景辉这般,众人不解,仍是跟在他身后。

     当唐景辉看到唐铭时,急忙跑过去,“少爷,你们是吧?”

     看到众人清醒,唐铭的心算是放了下来,“我没事。”

     “少爷,你受伤了?”看到唐铭嘴唇流血,唐景辉有些担心。

     “我没事,看来大家也没事了。”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唐铭有些害羞的不敢看他。

     段墨白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才你们被迷惑,还好现在醒了过来。”唐铭把之前发生的一切告诉众人。

     但是并没有告诉他们这一切的原因是双皇青蜂的原因,他担心他们会对白灵不利。

     “我们都被迷惑,为什么你没有?”对于唐铭的话,段墨白知道他有隐瞒。

     唐铭见众人看向他,解释道:“我背着白灵走的很慢,我想是你们碰触到了什么机关,而我因为在后面,所以并未受到迷惑。”

     威廉也有些奇怪发生的一切,“奇怪,既然迷惑我们,为什么现在又放了我们?”

     唐铭说道:“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

     杰西卡不想再浪费时间,他们必须要加快脚步,“好了,既然现在都没事,我们还是赶快赶路。”

     见众人不再继续追问,唐铭松了一口气,背起白灵跟在他们后面。

     唐景辉担心唐铭累,提出要替他背一会,被唐铭拒绝,他只好跟在唐铭身后,寸步不离保护唐铭。

     那只鬼蜮青蜂的逃走给大家的心里安上了一个不定时炸弹,好像随时都会爆发似的,虽然极尽的安慰自己,可是每个人都已经被汗水浸湿,等待着死亡的到来比死亡要可怕千百倍,这种滋味简直就像是炼狱一般,在心理上彻底的将人打到。

     无尽的甬道,没有边际的黑暗,每个人急促的呼吸在周围回荡,孤独的脚步声像是在深夜中的敲门声,击打着他们每一个人的心脏,除了自我安慰之外,他们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做,现在唯一可以想的就是生存,绝对不可以放弃自己的生命,一定要顶住,不可被死亡的阴影所吞噬。

     杰西卡一人走在最前面,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走在前面,让自己成为探路石,一旦有危险以便后面的人有机会逃跑,除了这个,她不知道她还能做什么,可以说此时此刻的她除了她这一条命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威廉看着在前面走着的杰西卡,她的背挺的直直的,迈出去的步伐是那么的沉重,好像每一步都有可能成为自己最后的一步,双手紧紧握住。

     虽然看不到杰西卡现在的表情,但是威廉可以感觉得到,此刻她一定紧紧的咬着嘴唇,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