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7.第77章 偶遇熟人
    听玉嫔此话,静姝猛地抬眼看她,她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因为自己与初入宫时的懿妃有些相像,皇上才会如此宠爱与她,或者说皇上宠爱的根本不是她静姝,而是皇上记忆中的那个懿妃,她只是一种回忆?

     “姐姐……你……”

     “也许是姐姐多心,只是妹妹这份安静淡然实在难能可贵,在这宫中,姐姐已把妹妹当做自己亲妹妹,所以这话,姐姐不得不说。”玉嫔看了看周边,夏烟与雪鸢退了出去,“皇上不只是我们的夫君,他更是一位皇上,我们与皇上还有一层君臣关系,妹妹切记。”

     君臣?玉嫔定是看出刚才自己前来时心中所恼,所以才会出言点醒。

     之前听到皇上亲自过问懿妃生辰宴,又想到皇上这两日留宿在懿妃处,自己心中便像被刀绞一般难受,她对皇上有抱怨,玉嫔看得出,皇上是一国之君,他那么聪明,定然也能看得出,如果皇上知她是一个善妒之人,心中该如何想她?

     从皇上宠爱懿妃便知道,皇上定是极为喜爱安静不争之人,虽说现在的懿妃不是当年初入宫时的女子,但是她却有着皇上不得不宠爱的原因,而静姝除了外表和心性是皇上喜欢,其他还有什么可以令皇上喜欢?

     “姐姐,妹妹糊涂了。”静姝说此话时,竟是有些哽咽。

     “妹妹无需这么说,想当初姐姐不是也这么想,直到在这宫中待得久了,也便看透了,妹妹如果想在这宫中有一席之地,便应该做到一点,那就是千万不要爱上皇上。”玉嫔说的决然,眼中满是冷意。

     听到玉嫔所说,静姝不敢相信这是玉嫔所说之话,她们是皇上的女人,爱上皇上是天经地义之事,如果不爱皇上,岂不是欺君?“姐姐?这……”

     “皇上是人中之龙,他心中装的是江山,在皇上心中,江山和美人孰轻孰重,他怎会不知,只要不威胁到他的江山,只要不顶撞与他,他便会给你让人羡慕的宠爱,一旦有一点做得不对,便会被打入深渊,再无天日。”

     静姝知玉嫔所说是事实,当年玉嫔因为小产之事,与皇上发生许多不愉快之事,如果不是看在她痛失孩子的份上,早已被打入冷宫,也就是因为这件事,玉嫔看清了她与皇上之间的感情竟是那么容易被皇上抛弃。

     每次与玉嫔聊天,静姝总是心中沉重,玉嫔所说都是她不曾想过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事情,幸亏这两日皇上留宿懿妃处,如果皇上要是来听风斋,必定能看出她心中不快,到时皇上会如何,她不敢往下想。

     “皇上驾到!”

     沉闷的环境被魏晋的声音打破,静姝抬头望去,皇上正向她走来,轻轻一福身道:“皇上万安。”

     “臣妾参见皇上。”玉嫔对皇上到来并无任何表情,眼中波澜不惊,静姝看到此,心中黯然。

     “都起来吧,朕去听风斋,听宫人们说你来玉嫔这,便过来看看。”

     皇上话中意思如此明显,静姝有些担忧地偷看了一眼玉嫔,发现她好像没有听到皇上话似的,只是微笑着看着两人。

     “臣妾闲来无事,便来姐姐这向姐姐学习一下刺绣,皇上您看,姐姐的刺绣功夫在这宫中可有人能比拟?”静姝拿过玉嫔之前绣了一半的锦帕送到皇上面前。

     皇上接过锦帕低头看了看,只见上面绣了一株梅花,红梅鲜艳欲滴,似会飘来阵阵梅香。“玉儿的刺绣确实精进不少。”

     听到皇上话中低落,静姝再看向玉嫔,见她将脸别到一边,难道这红梅在两人中间有何故事?

     皇上盯着红梅出神,静姝猜想皇上心中还有有玉嫔,不然也不会来这,话中虽说是寻静姝,可是静姝却觉得皇上借由寻她来看玉嫔。

     三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甚是尴尬,皇上稍坐片刻,便离开。

     待皇上走后,静姝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玉嫔,走到她身边,轻握她的手,慢慢说道:“想来姐姐定是爱皇上极深,即便到现在,姐姐心中还是放不下?”

     “当年本宫爱他极深,虽这么多年过去,可是每当想起当年事情,还是无法释然,本宫虽与你说那么多,可是本宫自己却看不开,本宫不希望你走本宫老路。”玉嫔拿起刚才皇上抚摸过的锦帕,“妹妹刚才应该看到皇上一直摸着这朵红梅不放,心中定是好奇。当年的长春宫每到冬天,院中便开完红梅,那是本宫最爱的花,本宫怀孕期间,为未出生的孩子缝制衣服,每件衣服上必定有红梅,这事皇上也知道,刚才他看到红梅,许是想起那未出世的皇嗣吧。”

     看皇上刚才神情,再想起之前在长春宫并未见到一棵红梅,想来是玉嫔命人全部砍伐,静姝知皇上与玉嫔之间必定有一段难舍难割的往事。

     看到玉嫔拿起剪刀将已经绣好的红梅划裂,知她心中还是有恨。“姐姐如果想要一个皇嗣的话,这样不可,即便皇上去了长春宫,也会如之前那般,只是坐坐便离开。”

     玉嫔看了看静姝,苦笑一下,看了看已经破碎的锦帕说道:“这点姐姐当然知道,只是想到那未出生的孩儿,心中便不能原谅他,每次见到他,便会更恨,皇上也知道这点,所以到长春宫的次数越来越少,想来再过两年便不会再踏足。”

     静姝微皱眉头,玉嫔的心结已经结下数年,不是自己一两句话便能化解,如果她真的想要一个孩子的话,便只有一条路可走,只是这路有些危险,想到这静姝脸上微微一红,抬眼望去玉嫔并未看向自己,急急转话题道:“明儿是懿妃生辰,姐姐可是准备好送何礼物?”

     “本宫也没有什么好东西拿得出手,备好一副玉镯,想来她定是不喜欢。”玉嫔苦笑一下,见静姝不再谈起之前话题,心中稍微舒服一些。

     “懿妃喜不喜欢那是她的事,姐姐送什么,那是姐姐的事,不相干,妹妹也没有什么好东西,那就同姐姐一样,送一对步摇给她便是。”

     与玉嫔说了会话,静姝便告辞离开,在回听风斋的路上看到一人,总觉在哪见过,细细想来,猜想应该是那人,只是奇怪他为何会在此,而且成了太医?

     静姝在雪鸢耳边低语几声,雪鸢听后点了点头,便离开。

     到达听风斋没多久,那人便在雪鸢带领下,来到听风斋。

     “微臣参见小主。”那人一身太医模样,低着头,帽檐将他的脸完全遮住。

     静姝仔细观察他,慢慢伸出手,“太医,麻烦你了。”

     “不敢,这是微臣的职责。”他并不抬头,将药箱放置在身边,拿出一白色锦帕,轻轻放在静姝手上,手指微微搭在其手腕,默不出声低头把脉。

     稍过片刻,太医收起手说道:“小主身体并无大碍,许是这几日舟车劳作,加之晚上睡不安生,肝火有些旺盛,微臣开副药,小主服用之后,晚上定能睡个好觉。”

     静姝并没有理会太医的话,而是说道:“你抬起头来!”

     听静姝话,太医微微一惊,始终跪在地上低着头,“微臣不敢!”

     “我让你抬起来,你抬起来便是,哪有那么多规矩。”

     太医还想说什么,但碍于静姝身份,只是微微将头抬起,眼睛却一直看着下方,不敢越距。

     待静姝看清楚此人面貌后,香帕轻掩,笑道:“原来真的是你!”

     听静姝如此说,太医有些好奇,慢慢抬起眼,看着眼前这位小主,虽过了数年,但是眉眼之间还是如此熟悉,有些惊讶道:“静姝,你是静姝?”

     “呵呵,原来真是柳鸿轩哥哥,多年不见,你真的成了太医。”静姝看着跪在地上之人,想起当年初见到他时,他还流着鼻涕,害羞的躲在父亲身后,不敢与静姝说话。

     “多年未见,没有想到静姝妹妹竟然成了贵人。”看到静姝现在这般模样,想起之前在宫中的传闻,他怎么也想不到此人会是当年那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

     “是啊,时隔多年,很多事情都变了,柳伯伯身体可好?”说罢命雪鸢搬了板凳,让柳鸿轩坐在身边。

     想起柳鸿轩的父亲,静姝一笑,那是一个古板又很可爱的老人,当年自己小不懂事,总是拿他开玩笑,有一次将他珍藏了数年的人参当成萝卜喂了兔子,当他得知时,气得吹胡子瞪眼。

     “许是年纪大了,身体大不如从前,去年便告老还乡,命我进入太医院。”想起阿玛的身体,柳鸿轩倒是有些安慰。

     看到柳鸿轩身上的太医服,静姝打趣道:“我记得当年柳哥哥信誓旦旦的说不要当太医,怎的现在竟成了太医?”

     听静姝如此问,柳鸿轩抬头看了看她,看她眼中询问之意,想来她是忘记了,也许当年只是她一时兴起说起,现在必定已经忘记。“小时候不懂事,胡说罢了。”

     对于静姝和柳鸿轩相识这件事,雪鸢一点也不知道,当年雪鸢还未进入府中,那年静姝也只有四、五岁,得了一种怪病,正巧遇到柳鸿轩阿玛,在柳鸿轩阿玛诊治下,数月之后便痊愈。

     静姝和柳鸿轩身份有别,柳鸿轩也不得在听风斋多做停留,两人只是说了几句话,柳鸿轩便离开听风斋。

     “小姐,您怎么认识柳太医?”雪鸢将柳鸿轩送出后,回来看到静姝坐在榻上看书,有些好奇。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想不到他竟然成了太医,想当初……只是孩童之间的玩笑话,不必当真。”在柳家那一个月,多亏有柳鸿轩陪伴,静姝才不会觉得寂寞难捱,记得临走那一天,柳鸿轩找到自己,脸红着对她说,等他长大了,要娶她过门,静姝虽不懂男女之情,但是听到柳鸿轩的话,还是极为不好意思,便冲他说,等他成为像柳伯伯一样厉害的太医,她才能嫁给他。

     之后两人便再无联系,没想到今日再见,一个是皇上的女人,一个是皇宫中的太医,这也算是造化弄人吧。

     唐铭一行人回到青山县之后,张廷广已经等候在那里,他之所以再次来到青山县,一个原因是为了唐铭这次前去惠安寺的事情,再一个就是为了寻找他的女儿小爱,还好小爱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因为小爱从小不在身边的原因,张廷广自从将她接回身边之后,觉得亏欠于她,便对她极为宠爱,不曾想她竟然一声不吭的去找唐铭,“唐公子,真是不好意思,小女又给你添麻烦了。”

     唐铭本不是一个喜欢与人交际的人,面对张廷广,让他有些不自在,“张大人言重,还好小爱姑娘没事。”

     小爱撒娇道:“爹,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你就让我和唐大哥一起吗,我这么多年都是一个人,回到家之后爹要忙朝廷里的事,我还是一个人,现在跟唐大哥一起,我还认识了白姐姐,还有景辉大哥,我觉得很开心。”

     张廷广看着这个女儿,实在不愿意拒绝她,可是想到这次经历的事情,他说什么也不能同意,“小爱,不要再给唐公子添乱,这次的事情要不是唐公子的话,恐怕爹再也见不到你了,以后不能再任性,跟我回家。”

     “我不要,我就是要和唐大哥一起。”小爱见撒娇不管用,决定不讲理。

     小爱年纪还小,有些事情她不懂,但是张廷广也不能就这么由着她的性子,“别闹,爹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但是爹答应你,只要一有时间,爹就陪着你,好不好?”

     “那好吧。”虽然小爱很不情愿,但是看到张廷广的脸,知道他已经有些生气,小爱只好作罢,但是不代表她没有自己的想法。

     张廷广见小爱不再胡闹,于是说道:“乖,你和白姑娘先出去一下,爹和唐公子还有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