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0.第80章 被骗
    艾布纳拿着这张纸,眉头紧皱着,这真的是难倒他了,他从小就博览群书,虽不说精通但是看过的东西他会过目不忘,这种字体在他的脑海里完全没有印象,他不曾看过这种文字。

     “对不起,杰西卡,我不曾见到过这种文字,我想我父亲也许会知道,我们可以去请教一下他老人家。”帮不上杰西卡的忙,艾布纳感觉很自责。

     “我们走吧!”杰西卡拿回艾布纳手中的牛皮纸大步向托马斯家族的领域走去,等艾布纳反应过来的时候杰西卡已经的很远了。

     看着杰西卡的背影,艾布纳的眼光瞬间黯淡了下来,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样才可以走进杰西卡的心里,杰西卡的心总是对别人关闭,不让任何人闯进她的心里。

     她的内心是那么的孤单,艾布纳不求别的,只是希望自己可以赶走杰西卡内心的孤单,希望给杰西卡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

     艾布纳看着走远的杰西卡狠狠地甩了甩头,把刚才的低落全部甩掉,又恢复了那个自信的他,向杰西卡追去。

     “这应该是古老的象形文字,我在很小的时候看过!”托马斯长老看着杰西卡送给他的牛皮纸说道。

     “象形文字?”杰西卡虽说没有托马斯家族那么聪慧,可是对于文字她也是知道一些的,眼前的象形文字是什么文字,为什么她之前没有听说过。

     “你没听说过也很正常,我们部落没有这个文化,我也只是在很小的时候看到过,只是略懂皮毛。”托马斯长老对于象形文字也不是很有研究,但是对于这两个字他还是认识的。“这两个字一个是‘段’、一个是‘唐’,至于怎么理解,我想你应该自己去发现!”

     “谢谢长老,我知道了!告辞!”杰西卡拿着牛皮纸离开了托马斯家族的帐篷,虽然知道了这两个字,可是怎么理解,这两个字有什么含义,是人名还是地名?难道还有什么暗语?

     杰西卡不管怎么想都想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看来在部落里她是想不出来了,只有走出去她才可以真正的解开这个谜团。

     杰西卡召开了部落会议,把一些部落里的事情安排给3大长老,让他们先暂时管理着部落,她要去寻找那个可以拯救部落的人。

     要想离开部落必须要先经过巫师的占卜,取得上帝的同意她才可以离开,在占卜仪式上,杰西卡穿着一身纯白色的裙子,只有纯洁的人才可以走上占卜台,才可以和上帝沟通,杰西卡躺在占卜台上,闭着双眼两手放在小腹上,心理一直在念着她要出去的原因,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上帝,巫师在台下念着只有他们家族才知道的咒语,等待着上帝的启示。

     很快放在占卜台上的白纸出现了痕迹,一张清晰的地图慢慢呈现出来,那是出部落的地图,只有进行仪式的人和巫师可以看到纸上的地图,其他人是看不到。

     仪式举行完毕,杰西卡拿着地图准备出发。每一个长老都在杰西卡的头上撒上圣水,希望上帝可以保佑她安全归来。

     “杰西卡,你要记得你的使命,你要记得你是部落里的人,一定要回来!”在杰西卡准备出发的时候巫师艾伯特语重心长地说道。

     “我知道!请放心!”对于艾伯特的话杰西卡并没有怎么在意,她是部落里的人,肯定会回来,对于她的使命她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杰西卡骑着骆驼离开了部落,来送行的只有四大家族的人,部落里的人完全不知道他们的族长离开了部落。

     大家都已经往回走,只有一个人待待地站在那里,他就是杰西卡的未婚夫艾布纳,杰西卡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过他一眼。

     她离开了,艾布纳心里有着浓烈的不舍,看着她的背影他多希望杰西卡能回头看他一眼,只是一眼,直到杰西卡在沙漠中变成一个黑点,艾布纳都没有等到她的一瞥。

     这一切都被巫师艾伯特看在眼里,他叹了口气无奈的摇摇头,都是命中注定的事,该发生的还是要发生,就看她的选择了……

     杰西卡就这样离开了部落,对于前路她完全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为了部落的事情她根本就不在乎,她只希望赶快完成任务,找到他要找的人帮助他们度过这个劫难,然后嫁给艾布纳,做她的族长管理着她的子民,让他的父亲可以享受天伦之乐,若果可以的话,她希望她的母亲可以回来陪伴着父亲。

     她的一生都是规划好的,不需要任何的波澜,不需要任何的准备,她只要遵从就好,她真的很想为自己做一次选择,做真正的自己。

     难道真的就如杰西卡所想,她的一切都会一成不变按照这个方法走下去么?难道她真的没有选择的余地么?她有,而且这个选择是她必须要做的,这次的外出让她做了人生中最难的抉择,而且也是她这辈子都不想做的选择……

     当杰西卡从沙漠中走出来之后,便找到了巫师艾伯特让她找的人,那个在千百年前就和他们部落有着羁绊的家族。

     当杰西卡出现在段公子面前时,段公子便知道那个他们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家训是真的。

     杰西卡找到段公子之后,将她手中的两个字交给段公子,段公子看到那两字便明白其中到底是何意思。

     杰西卡的祖先和段公子的祖先,还有另一个神秘家族,这三大家族守着一个共同的秘密,而今天,这个秘密就要被世人知晓,他们三大家族的后人必须全力以赴,守住这个秘密。

     段家作为秘密的传承者,自然知道三大家族到底是哪三大家族,已经是他们这一辈人的职责,现在只要找到那个家族的人,便能够帮助杰西卡的部落渡过难关,同样的也能保住三大家族的秘密。

     唐铭的家族其实就是三大家族之一,只是他从小因为父母亲的关系离开了自己的家族,但是他血液中传承的东西却不会因为他离开那个家族而消失不见。

     段公子知道唐铭也许不会同意帮助他们,所以他便想了一个办法,既然唐铭是一名捉妖人,那么他就以捉妖为由,将他带到那片沙漠中。

     当白灵听说唐铭要去的地方时,心中一沉,那个地方,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他应该在那里,如果这次唐铭前去对付的是他的话,那么唐铭此去怕是有去无回,“唐大哥,你听我一句,这件事情我们还是不要答应的好。”

     对于白灵的担心,唐铭自然不知,“不行,我发过誓只要是有妖的地方,我定会前去捉拿,绝对不能让它伤害到人。”

     “可是那个地方那么偏远,我们对那里也不熟悉,如果贸然前去的话,我担心……”

     白灵还想说什么,却被唐铭制止,“不用担心,我相信我这一身捉妖的本事,你就放心吧,如果你实在不放心的话,可以留在这里,等我回来。”

     白灵当然不是那个意思,“唐大哥,我不是那个意思,好吧,我和你一起去。”

     白灵心想,她和他还有那么一点交情,希望关键的时候能够帮唐铭一把。

     当段公子知道唐铭同意前往时,十分高兴,他告诉唐铭,他要回去接一个人,接上那个人之后,他们就可以出发。

     唐铭、白灵和唐景辉三个人和段公子一起来到他所住的地方,见到杰西卡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他们没有想到还有长成这样的人。

     各自寒暄几句之后,段公子命人收拾一番,一行五人当天便出发。

     “白姑娘,段某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为何这一路总是盯着我看?”一行五人骑着马,段公子快马来到白灵身边,低声问道。

     白灵对这个段公子并没有什么好印象,感觉他处处在隐藏着什么,而这次他让唐铭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她心中已经很不高兴,“段公子,我不知道你是何许人,但是如果你敢打唐铭的主意,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听到白灵这么一说,段公子稍微楞了一下,随后大笑道:“哈哈哈,原来如此,看来白姑娘对唐兄很是在意啊。”

     白灵不愿意和这个人多说话,扬起马鞭抽了几下,来到唐铭身边,和段公子保持一段距离。

     “这白姑娘,好像不是一般人。”杰西卡来到段公子身边,低声说道。

     “我知道。”这一点段公子也感觉到,只是他现在还不知道白灵的身份,“唐铭还能糊弄过去,这白灵我们还是小心对付的好,我总觉得她并不像表面看到的那般简单。”

     “但愿此次一切顺利。”当杰西卡知道段公子的计划之后,有些担心唐铭会是整个计划中的变数。

     经过数月赶路,他们终于到了沙漠的边缘,段公子提议,他们今天晚上暂时在这里休息,等明天一早就进入沙漠。

     在沙漠的边缘有很多住宿的客栈,但是也有很多黑店,毕竟大漠里面变幻莫测,如果死在大漠中,也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情,于是这些黑店杀人越货之后,便将尸体抛在大漠中。

     段公子好像之前来过一般,选择了一间看上去并不是特别显眼的客栈。

     当他们一行人进入客栈时,客栈的老板娘抬头一看,全都是陌生脸孔,急忙迎上去,“客官,几位看着脸生,想来是第一次来大漠吧。”

     说着便极为妩媚诱人的趴到段公子的怀中,对于老板娘的热情,段公子并未拒绝,“没想到这大漠中竟有如此美人,看来我们今天算是选对地方了。”

     这老板娘也是见惯市面的人,知道分寸,“这位公子真会说笑,不知公子要几间房?”

     “五间!”说罢便拿出一锭黄金送到老板娘面前。

     老板娘看到黄金眼中一亮,笑着说道:“公子好阔气,马上给您收拾出来。”

     杰西卡可没见过这种场面,看到段公子和老板娘打情骂俏,羞红了脸。

     几人在店里点了几个素菜,吃过之后便早早休息,毕竟明天还要走一段极为危险的路。

     当天晚上,唐铭正准备休息,便听到走廊中传来几人的脚步声,听声音应该是练家子。

     唐铭躺在床上假装睡着,果然其中一人停在他房间门口,过一会只听到“噗”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戳破窗户纸的声音,唐铭随即明白什么意思,急忙掩住口鼻。

     过了差不多一盏茶的时间,便听到外面有人低声说道:“怎么样,是不是睡着了?”

     听声音应该就是这家客栈的老板娘,回答她的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老板娘,你怎么还不相信呢,这都用了多少年了。”

     “臭小子,你长点心,这几个人看上去可不像一般人,我们还是小心点的好。”老板娘似乎打了身边人一下。

     “哎呀!”那人吃痛轻叫了一声,“管他什么人,最后还不都是一个下场。”

     “废话少说,快点进去!”只听两人推开唐铭所在房间的门,正准备进去,便听到另一个声音响起,“老板娘,这么晚了还没有休息?”

     老板娘估计没有想到他们几人中还有人醒着,看到段公子站在眼前,虽然有些慌张,但是很快便恢复了镇定,“公子这么晚了还没有睡,难道是想着妾身呢?”

     “老板娘如此美貌妖娆,令人神往。”段公子也不拆穿老板娘的伎俩。

     老板娘见段公子如此,便说道:“公子说笑,要不妾身陪公子小酌几杯?”“

     “如此当然最好不过,只是这几日赶路有些困乏,还是早些休息吧,等回来的时候,定和美人多喝几杯。”段公子惋惜的说道。

     “那可真是可惜。”老板娘假装失落的说道。“那公子早些休息。”

     “好,那老板娘,请!”段公子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看到段公子这般,老板娘知道这票不能干,不然肯定会被他把老窝端了。

     见老板娘带着伙计离开,段公子看着唐铭的房间,笑了笑,转身回到自己房中。

     段公子和老板娘的对话,在房中的几人全都听到,就老板娘那点伎俩,在他们几人眼中,完全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般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