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5.第75章 陷阱
    这么简单的手法肯定不能被慧世方丈看到,所以凶手才会在晚上的时候杀死了慧世方丈。

     唐铭说道:“首先,我们知道晚上的时候慧世方丈并没有和我们一起用晚膳,那便是凶手最好的行凶时间。”

     “我明白了。”唐铭这么一说,温子仁便明白,“当时慧世方丈因为诅咒的事情吓得不敢出门,后来晚间的时候,他便睡下,当时蜡烛肯定已经熄灭,如果凶手这个时候在外面发出一点什么动静的话,慧世方丈根本没有时间点蜡烛,肯定马上起身观看。”

     “没错!”唐铭说道。

     虽然温子仁说的有道理,但是白灵还是有一点不懂,“如果慧世方丈听到声音的话,应该会开门查看,怎么可能会从那个小窗口查看?”

     唐铭说道:“所以我认为凶手一定是慧世方丈信得过的人,所以他才会听从凶手的话,从小窗口往外查看,只要慧世方丈将头放进小窗口处,然后凶手在外面一拉绑在绳子上的细线,绳结就套在了方丈的脖子上,然后便将其勒死,同时布置在房顶上方的网也会掉下来,缠在慧世方丈身上,就是我们当时看到的情景。”

     听到唐铭说凶手是慧世方丈熟悉的人时,众人齐齐看着智静师父和智空师父。

     “不是我,不是我杀死的师父。”智静师父急忙说道。

     智空师父见众人怀疑他,急忙解释道:“不是我,怎么可能会是我。”

     唐铭见两位师父惊恐的样子说道:“我想杀死慧世方丈的人应该是智明师父吧,可惜的是智明师父被温兄杀死,想要知道他杀死慧世方丈的原因,恐怕是无从得知。”

     沈牧玑见案子已经彻底解开,那么他们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既然所有的案子都已经解开,凶手也知道是谁,那我们留在这里也没有任何意义,我想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

     白灵也觉得他们在这里也没有任何用,“是啊,之前是因为下山的山路被堵死,我们不能离开,现在知道这惠安寺里还有暗道,那么我们可以从暗道离开啊。”

     温子仁想着来的时候是兄妹二人一起来,离开的时候却变成他一人,心中不免悲伤,“既然杀死燕子的凶手也已经死了,那我也该带着燕子离开。”

     唐铭见众人都不愿意在这待着着,想了想说道:“董云鹤虽然死了,可是季翎却没有找到,我想她应该也是凶多吉少吧,既然这样,我们也不是官府的人,你们全部离开的话,我们也走吧。”

     智静师父见众人都要离开,急忙说道:“各位施主,你们现在不能走,要是官府的人来了,凭我和师弟两个人的话,我想他们不会相信,麻烦各位施主能够等到官府来人之后,你们再行离开。”

     “是啊,师兄说的极是,你们真的不能走。”现在惠安寺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要是官府的人以为凶手是他们二人的话,他们该怎么办。

     “这……”唐铭想了想说道:“我们倒是没什么事,要不我们就暂时留在这里吧。”

     温子仁本就是官差,这点他还是知道,“那好吧,我也留下啦,但是这可说好了,等官府的人一来,我和他们解释清楚就离开。”

     沈牧玑见其他人不离开也决定留下,“既然你们都不走的话,那我们也不走了。”

     “多谢施主,小僧在这里谢过!”智静师父见众人不再离开,心中踏实许多。

     众人以为一切都已经结束的时候,当天夜里惠安寺又发生了一件事情。

     当唐铭看着眼前的人时,笑了笑,“看来你真的是憋不住了?”

     “你……你怎么知道是我?”那人看到唐铭的脸后,惊慌的说道。

     唐铭说道:“虽然你伪装的很好,但是很不幸的是,在我发现那条暗道之后,我便怀疑,经过今天晚上的事情,我可以很确定,凶手就是你!”

     晚宴时,皇上与皇后坐在正上方,懿妃坐在皇后左边偏下一些,皇上右边偏下坐着的便是今日所见河间王。

     依次便是嫔妃所坐之处,静姝同玉嫔坐在一起。

     静姝看向玉嫔时,发现已经变成原来的样子,再也看不出下午时的模样。

     “姐姐下午定是没有吃多少东西,趁现在皇上不注意,多吃一些。”静姝拿起筷子为玉嫔布菜。

     “多谢妹妹,你也多吃一些。”玉嫔并未客气,微微一笑夹起盘中菜,动作优雅的吃起来。

     看着中间的歌舞,想着下午玉嫔所说之话,静姝难免多喝了两杯,有些面红头晕,看向皇上正和王爷谈的正欢,便低头对玉嫔说:“姐姐,妹妹贪吃了几杯,有些头晕,出去透透气,如果皇上问起,姐姐便说去去就来。”

     看到静姝有些绯红的脸,玉嫔担心道:“那妹妹小心,可千万不要走远,雪鸢,要照顾好你家小主。”

     “是,奴婢遵命。”雪鸢扶着有些摇晃的静姝离开宴席,在行宫中随意走着。

     “小姐,注意脚下,别摔着了。”看到静姝摇晃的身体,雪鸢不明白,今晚为何会喝那么多。

     “放心吧,你家小姐我酒量好的狠,这点小酒对我来说,一点问题都没有,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走给你看。”说罢甩开雪鸢的手,要独自一人往前走,可没走两步便摔倒在雪鸢怀中。

     看着静姝一脸倔强的样子,雪鸢只好搀扶着静姝慢慢走着,正好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个凉亭,“小姐,前面有个凉亭,我们去那坐一会。”

     “好啊,去那坐一会。”雪鸢将静姝扶到亭下坐好,看了看四下无人,想来也不会有人看到她如此失态,“小姐,你在这等我一会,我去给你弄些茶水,醒醒酒。”

     “恩,你去吧,我没事。”静姝挥了挥手,将雪鸢打发开,雪鸢一步三回头的看着静姝,总是有些不放心。

     夏风一吹,静姝倒是有些清醒,看着这一处安静,隐约听到宴会上传来的阵阵丝竹声,心中有些淡然,原来热闹与安静竟然隔得这么近,近得竟有些恍惚。

     抬头望去,漆黑如墨,如此黑暗让人有种压迫窒息感,一声闷雷,毫无征兆下起了雨,电闪雷鸣间,静姝往亭中央缩了缩。

     随着雨水降临,原本燥热之气渐渐变的凉爽,夏天衣服有些单薄,在亭中站了许久,静姝竟感觉有些凉意。

     雪鸢此时还未回,这雨看样子一时半会也不会停,如果一直站在这亭中,难免会感染风寒。

     环顾四周,左右无人,再听大殿中丝乐声,想来宴会也不会这么早结束,现在淋雨回去,换上一套衣服,再回到宴会上,应该不会被人发现。

     想起自己的想法,勿自掩嘴偷笑,未进宫之前,她总是喜欢在下雨天时赤着脚踏着雨水和雪鸢一起嬉戏,阿玛和哥哥便在旁边着急的喊她回屋,以免着凉,可她总是嬉笑不听,现在想来,这场景恍如昨日。

     四下无人,静姝有些调皮的脱下鞋袜,将玉脚慢慢伸出亭外,雨水落在脚上凉凉的,让燥热的心也清爽许多。

     待脚适应了雨水的凉度,便迫不及待的冲到雨水中,欢快的转着圈,与雨共舞,欢快的笑声在这后宫中显得格外动听。

     雨水顺着脸颊滑至脖颈,很快头发和衣服便已经被淋湿,看到自己如此模样,想来接下来的晚宴是不能再回去了。

     “贵人好心情,如此这样,就不担心皇上寻你?”

     被突然传出的声音吓了一跳,循声望去,只见河间王手执雨伞,一脸笑意看着在雨中踏雨的静姝。

     “王爷不陪在皇上身边,来这作甚。”看到他一脸笑意,与这黑夜格格不入,引起静姝一阵怒意。

     感觉到静姝话中怒意,河间王并未理会,“本王可不曾记得有什么地方得罪了贵人,惹贵人如此不快。”

     “王爷多想了,臣妾告退。”静姝知道自己在这里和河间王说话于理不合,说罢便准备离开。

     “虽是盛夏,贵人如此淋雨恐怕不好,还是打伞回去吧。”说罢向前几步,将伞放在静姝手中,自己淋雨消失在雨夜中。

     握着手中还有余温的伞柄,静姝倒觉得自己失礼了许多。

     “小姐,小姐,你怎么一个人出来了,看看你,身上都湿了,快点回去擦干净吧。”雪鸢本打算给小姐弄点茶水醒醒酒,谁曾想会下雨,便寻了把伞来接她,此时才看到她手中竟然多了一把伞,“小姐,你手中伞哪来的,难道刚才有人在这里,小姐,你没事吧?”

     “没事,回去吧,换件干净的衣裳,再不回去,皇上该寻了。”本打算不回,可现下被河间王发现,恐怕不好,想着便加快脚步往听风斋走去。

     待静姝回到宴会时,皇上喝得已经有些多,看向皇上手边坐着的河间王,两人目光一触,河间王笑了笑,静姝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妹妹怎么现在才来?”玉嫔看到静姝回来问道。

     “本打算出去醒醒酒,谁知竟然下雨,便回听风斋换了身衣服,有些耽误时间了。”随后低声道:“皇上可曾寻我?”

     “刚才问了一句,本宫照你话说了,皇上便没有多问,咱皇上因为河间王甚是高兴。”玉嫔看了看河间王,对静姝说道。

     听玉嫔所说,静姝看去,果然看到皇上频频举杯与河间王碰杯,脸上笑意一直未曾消失,“这河间王和皇上关系很好么?”

     “河间王的母妃因为身份低微,无法教养王爷,太后便向先皇讨了河间王。”看静姝有些不明白,玉嫔继续说道:“皇上还是小阿哥时候贪玩偷跑出去,爬到树上掉下,河间王正好看到,便毫不犹豫冲过去,皇上掉在了河间王身上,身上只是有些擦伤,而河间王受伤极为严重,自此之后,皇上便时常寻河间王玩耍,两人感情极为深厚。”

     “原来如此。”静姝看了看两人。“妹妹入宫一年多,怎么从未见河间王进宫?”

     “不只是妹妹,姐姐也很少见河间王进宫,河间王自及笄之后,便请旨出宫,四处游玩,极爱琴棋书画,从不问政。”

     看玉嫔眼中别有深意,静姝明白几分,生在皇家,如果有夺位之嫌,必定不会像现在这般,坐在皇上身边谈笑风生,可见河间王也算是一个极为聪明之人。

     宴会很晚才结束,皇上与河间王相谈甚欢,直至深夜静姝也未等到皇上,想来这样更好,舟车劳累数天,一直未好好休息,便早早上床休息。

     雨一直未停,静姝躺在床上虽有些困乏,但是迟迟睡不熟,耳中总是响着雨水低落屋檐的声音,觉得甚是好听。

     与其躺着睡不着,索性披衣起床打开窗户,看着外面,心里倒是安静不少。

     “小姐,您怎么起来了?”雪鸢听到内室有动静,便手执蜡烛走进去,便看到静姝独自倚在窗边出神。

     看向烛光下映衬出雪鸢美丽的小脸,静姝笑了笑,“左右睡不着,起来坐坐,很久没有现在这种安宁,回宫之后便更不会再有。”

     雪鸢将蜡烛放在桌上,走到静姝身后,看向窗外,她不懂为什么每次下雨时,小姐总是心事重重。

     “雪鸢……”静姝看了看有些出神的雪鸢,轻轻唤了一声。

     听到静姝的声音,雪鸢急急收回心神,“小姐,有什么吩咐?”

     看着雪鸢的脸,似是有话要说,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没什么,这里无事,你早些休息吧。“

     雪鸢有些担心的说道:“小姐,您晚间时淋了雨,现在又站在窗前吹风,小心身体,还是早些睡了吧。“

     “嗯。”静姝并未反对,在雪鸢伺候下,再次躺回床上。

     雪鸢待静姝躺好,将床幔放下,拿起蜡烛走出内殿。

     静姝躺在床上,听着雪鸢在外小心的动作声,笑了笑,在雨声中慢慢睡了过去,隐约间好像听到阵阵笛声,忽远忽近,有些听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