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2.第132章 火灾
    当唐铭回到青山县,才知道张靖出事。

     唐铭回到青山县,发现青山县到处贴着通缉张靖的县衙通缉令。

     县衙唐铭暂时不能去,现在张靖是在逃犯,如果唐铭此时出现在县衙,一定会被抓,眼下最为重要的便是查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铭知道,张靖在县衙时,和他关系最好的便是李望,于是趁着夜色,唐铭来到李望的家。

     此时的李望已经睡着,唐铭走到李望床前,推了推他,“李望——李望——”

     正在睡觉的李望感觉到有人在他身边推他,睡眼松惺的睁开,发现站在他床前的是唐铭,急忙起身,“唐大哥,你终于回来了,头出事了——”

     看到唐铭,李望就像是找到依靠,拉着唐铭的胳膊不松手,担心他一松手唐铭就会消失,到时候便没有人救张靖。

     唐铭见李望是真的担心张靖,有些欣慰的拍了拍李望的手,让他放心自己绝对不会离开,“李望,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望确定唐铭不会离开后,便松开了唐铭的手,哭道:“唐大哥,头被冤枉杀人放火。”

     张靖一直是一个知法守法的捕快,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唐铭不相信的问道:“怎么会这样,慢慢说与我听。”

     ————

     在唐铭离开青山县后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一天夜里,青山县的邀月楼本是歌舞升平却被一声凄厉的喊声打破,“救命啊——杀人了——来人啊——杀人了——”

     邀月楼中的人听说有人杀人,全都往外跑去,有些人因为被挤倒,受到逃跑之人的踩踏,到底不起。

     就在人们都往外逃跑的时候,他们发现邀月楼的二楼突然着起大火,因为当天晚上风比较大,邀月楼又修建的极为通风,很快大火便像火蛇一般蔓延开来。

     众人见状急忙挑水救火,可是火势终究是太大,到天亮时候,火势虽然被扑灭,但是邀月楼也化成了一堆灰烬。

     府衙的人赶到现场时,看到的都是一些狼狈不堪逃窜出来的人,这时便听到有人喊道:“邀月姑娘呢,邀月姑娘怎么没有出来?”

     众人听到邀月没有出来,有些可惜那么漂亮一人就这么烧死。

     众客人中,一个看上去干瘦干瘦的男人惊讶地说道:“什么——邀月姑娘还在里面——”

     “这可如何是好,邀月姑娘怕是——”站在干瘦男人身边,一个肥胖的男人吧唧着嘴说道。

     见那胖男人说话,干瘦的男人说道:“钱公子,你平日不是说邀月姑娘就是你的命吗,刚才见你跑的比谁都快,怎么没有救邀月姑娘——”

     钱公子听到那人的话,笑着晃了晃肥胖手指上的几枚戒指说道:“李公子,瞧你这话说的,虽然钱某是那么说,可是你也别忘记钱某姓什么,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妓女丢了自己的性命,平日胡说罢了,何必当真——”

     李公子看着钱公子一身金银珠宝,知道他比谁都爱惜自己性命,只是因为之前在邀月楼的时候,钱公子抢过他一个姑娘,看他有些不顺眼,所以才会那么说,“真是可惜,本公子还没有尝到邀月的滋味,可惜啊——”

     对于邀月的死,钱公子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可惜,有些恶毒地说道:“我看她是活该,要是早答应我,说不定这会在我府中是我一个小妾,也不至于葬身火海——”

     在这一点上,李公子和钱公子倒是看法一致,“一个妓女,命本来就不值钱,不过是看上她那副皮相罢了,既然被烧死了,我看也就算了吧,走,我们找地方继续喝去。”

     说到女人,两个公子哥倒是一拍即合,“好啊,我听说前面不远的地方可是有个不错的姑娘,好像是叫海棠还是茉莉什么,听说床上功夫很是了得,保证让你下不来床哦——”

     “那么骚,哈哈——我喜欢,我喜欢——走,前面带路——”说着两人勾肩搭背的离开,对于邀月楼中死伤的人,根本不放在心上。

     当李望赶到现场时,发现张靖一直都不在,于是便问身边的王通,“头怎么还不来?”

     王通也有些纳闷,以前要是发生什么案件,即便张靖不当值,也会第一个赶到现场,“不知道啊,我派人去告诉头了,他不可能还不来啊。”

     “奇怪。”对于张靖没有出现在这里,李望越想越觉得纳闷,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天大亮时,知县终于到了火灾现场,通过衙役勘查,发现邀月楼中昨天晚上总共烧死的人有十几具之多,其中八具是女人,四人是男人。

     杨知县大怒,“这件案子一定要彻查,不管如何都要尽快抓到凶手。”

     这时从人群中冲出来一个打扮妖艳,满脸灰烬十分狼狈的中年女人,跑到杨知县面前哭喊道:“大老爷,民妇知道凶手是谁,还望青天大老爷主持公道。”

     杨知县有些嫌弃的将那妇人的手打开,在外面他可要装出一副青天模样,怎么可能和一老鸨拉拉扯扯,要是被人看到,不知该怎么说他,“拉拉扯扯成何体统,有什么话,回到衙门再说!”

     杨知县回到县衙即刻升堂,堂下跪着邀月楼的老鸨、龟公和一些受到惊吓的邀月楼姑娘。

     杨知县还没有开口问话,便见老鸨哭天喊地,“青天大老爷,您一定要给民妇做主啊,天杀的不但杀了邀月姑娘,还烧了我的邀月楼,那可是民妇辛辛苦苦一辈子的心血啊——”

     见老鸨大哭不已,杨知县有些恼怒的惊堂木一拍,老鸨瞬间停止了哭泣,杨知县见她不再苦恼,怒声说道:“公堂之上如此聒噪,成何体统,有事慢慢说来,本官一定给你一个公道。”

     听杨知县如此说,老鸨急忙说道:“老爷,昨儿晚上邀月姑娘本来是在雅座陪着秦公子,可是谁曾想,张捕头突然冲了出来,二话不说便杀了秦公子和邀月,我们一看不对,想上前劝阻,可是谁曾知张捕头好像是杀红了眼,见人便砍,我们只好独自逃命,淘到外面之后,便看到邀月楼起火。”

     听到老鸨如此说,杨知县才发现今天没有见到张靖的身影,急忙问道:“你说的张捕头可是本县捕头张靖?”

     老鸨急忙点头,“正是,正是,因为张捕头经常去我们邀月楼,所以即便是化成灰民妇也认得他。”

     听到此,杨知县大怒,“张靖呢,张靖此刻在哪?”

     李望和王通几人站在下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知道张靖去哪了。

     见众捕快不说话,杨知县惊堂木一拍,“大胆,本官问你们话,为何不答!”

     王通见杨知县动怒,只好上前说道:“回大人,我等也未见过张捕头,昨儿晚上邀月楼出事后,属下派人前去请张捕头,张捕头并未在家中。”

     老鸨听王通所说,急忙喊道:“他当然不在家中,昨天晚上他在邀月楼,他就是杀人凶手。”

     “张靖为何常去邀月楼,这是怎么回事?”对于这件事情,杨知县还真是不知道。

     李望急忙说道:“回大人,邀月姑娘和头关系一直很好,所以头经常去邀月楼见邀月姑娘,所以属下认为,头绝对干不出伤害邀月姑娘的事情。”

     老鸨可不同意李望的话,“胡说,我们邀月姑娘那是什么身份,多少王孙贵族慕名而来,多少达官贵人花重金想要见她一面,邀月可是一点都没有东西,怎么可能会对一个小小的县衙捕头动心,简直是胡说八道。”

     李望听到老鸨这般说辞,厉声说道:“哼,邀月姑娘可不像你,眼中只有钱,邀月姑娘对我们头,确实有情有意。”

     老鸨白了李望一眼,冷嘲热讽道:“什么有情有义,还不是因为他仗着自己捕头的身份,经常纠缠邀月,邀月是希望他不要找我们麻烦,才假装和他关系不错,我们可怜的邀月,定是不从他,他才会恼羞成怒杀人灭口,大人,您要给我们做主啊——”

     杨知县听的脑袋头大,既然有目击者,那么这件案子就好办,“好了,是是非非本官自有公道,你们也不要吵闹,现在最重要的便是抓到张靖,李望、王通,虽然你们平时与张靖交好,但是这次确实多起人命案,绝对不能徇私,一定要将张靖捉拿归案,听到没有!”

     “是!”李望虽然很不愿意,但是还是听从杨知县的命令,虽然他表面上到处搜寻张靖的下落,其实是想先一步找到张靖,然后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是搜遍了青山县,都没有找到张靖的下落,而且通过仵作验尸,在死去的尸体中,并未发现张靖的是尸体,毕竟张靖是习武之人,从尸骨上很容易就能辨别。

     现在唐铭回来,李望不是一个人,心里有了依靠。

     既然邀月楼的老鸨说亲眼见到张靖杀人,那么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老鸨,唐铭要前去会一会。

     李望见唐铭要去找那老鸨,也要前去,却别唐铭制止,“你先不要去,这件事情你暂时先不要介入,我担心这是一个精心策划的陷阱,我一个人去比较方便。”

     李望想了想觉得唐铭说的对,毕竟唐铭的身手,要想有人抓到他根本是不可能,自己跟着去的话,会成为他的累赘,“那好吧,唐大哥,你一定要小心,如果有什么事的话,一定要告诉我。”

     “放心吧!”说罢唐铭便离开李望住处,往老鸨一伙人暂时居住的大杂院飞去。

     然而当唐铭来到大杂院时,大杂院里极为安静,听不到任何声音,唐铭感觉到一股血腥之味迎风飘来,唐铭皱了皱鼻子,往血腥味最重的一间房子走去。

     房子没有上锁,在晚风的推动下,一关一合,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唐铭感受到了死亡的味道。

     透过半开着的门,唐铭往里看去,只见在房间内躺着几具尸体,从穿着上可以看出,这些人应该就是邀月楼的人。

     此刻邀月楼的人全部葬身自此,那么之前住在大杂院的人又去了哪里,唐铭又来到其他几间房子,发现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其中一间房子的桌子上还有晚饭,看来离开的比较匆忙,碗筷都没有收拾,还有其他几间房子,看上去也是有人居住,只是有些奇怪的是,这里的人都去哪里了?

     唐铭见其他房中并未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于是再次回到邀月楼一行人住的地方,翻看着这些人的尸体。

     看这些人的尸体全都是胸前一剑毙命,可见杀人者武功之高强,房间内的人,没有一个可以逃脱出去,就连门口处都没有看到任何打斗或者是血迹。

     唐铭推算出,那人一进房间,二话不说便开始杀人,在房间内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被一一杀死。

     剑法如此高强之人,唐铭想了想,在江湖之中,能做到这一点的不出十个人,只是这十个人大多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想要一一找到他们,怕是要花上不少的时间。

     想到这些,不知道张靖现在怎么样,躲在哪里,还是说被什么人抓住,关在某一个地方。

     正在这时,唐铭发现在大厅的桌子下面有一块牌子,上面刻着一个“青”字,这块牌子唐铭倒是没有见过,难道是凶手留下?

     “谁在那里?”正在唐铭研究那块牌子的时候,便听到院内有人高喊。

     唐铭听到声音,走出房间,发现院中站着男女老少七八个人,唐铭心想,也许这些人就是大杂院里的人。

     唐铭刚想说话,便听到之前问话那人高声喊道:“杀人,杀人啦——杀人啦——”

     听到那人喊杀人,余下的人也往唐铭身后看去,只见开着的房门内躺着几具尸体,他们哪里见过这种场景,发出一声声恐惧的尖叫声。

     唐铭见状知道自己无法解释清楚,而且此刻他不能见到府衙的人,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逃。

     于是唐铭轻身一跃飞到屋顶,消失在夜色中。

     很快府衙的人便赶到了现场,原来大杂院的人当天晚上都出去看戏,回来的时候便看到唐铭,身后躺着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