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7.第127章 惊天秘密
    云妃对于瑾嫔和舒太妃的了解也只是仅限于她们是亲姐妹罢了,其他的事情她自然没有查到,所以对于瑾嫔的话,她也只是侧面回答,“瑾嫔与舒太妃之间感情到底是好还是坏,本宫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只是这事要是让太后或者皇上知道,不知道他们心中会作何想法。”

     瑾嫔因为云妃的一番话,此时心中大乱,她不知道云妃还掌握了多少消息,只知道她****不出未央宫,未曾想到她竟然能查到她和舒太妃之事,这让瑾嫔不得不提防。

     云妃和懿妃关系复杂,瑾嫔不敢保证云妃是不是把这件事情也告诉了懿妃,如果告诉懿妃的话,那么懿妃便抓住她的命脉。

     懿妃看似不是一个心机这么深沉的人,如果她知道瑾嫔和舒太妃的关系,自然要大做文章,直到现在懿妃都没有说到瑾嫔和舒太妃的事情,可见懿妃并不知道此事。

     云妃见瑾嫔一直不说话,知她此刻心中一定是在暗自盘算,“瑾嫔放心便是,这件事情除了本宫,再无二人知道,不知道本宫刚才说的话,瑾嫔考虑的如何?”

     瑾嫔被云妃抓住把柄,自然不能拒绝,一旦被人抓住把柄,必会受到她不休的威胁,想要制止她的威胁,只有一个办法,那便是掌握着她的弱点,只有掌握住她的弱点,才有和她谈判的资格,而她对于云妃一点也不熟悉,平时根本没有机会靠近她,如果她答应帮助云妃的话,那么便会知道她一些事情,说不定能在蛛丝马迹中找到一些可以利用的东西,虽然此办法极为危险,可是也只能冒险一试,“娘娘所说,不知何事?”

     云妃见瑾嫔是一个极为聪明之人,极为满意,“你放心便是,一旦你帮本宫办这件事情,那么本宫的命也就算是被你攥在了手里,你自然也就抓住了本宫的把柄,本宫保证不会将你和舒太妃的事情告诉任何人,那也请你发誓,绝对不会把今天本宫与你的谈话告之第二个人。”

     云妃是极为聪明之人,对于瑾嫔心中想法,自然会猜中一二,只要她将那件事情告诉瑾嫔,她与瑾嫔便是互相抓住了对方的把柄,她必须要让瑾嫔发一个誓言。

     现在的主动权全都在云妃手中,瑾嫔绝无选择,只有按照云妃的要求,“好,臣妾对天发誓,如果将娘娘与臣妾今天所说之事告诉于第二个人知道,臣妾定会遭五雷轰地。”

     听到瑾嫔的誓言,云妃满意地点了点头,她接下来说的事情,确实超出了瑾嫔所能承受的范围。

     云妃在初进王府时,只是一个小小的丫鬟,却得到当时还是王爷的皇上喜爱,便收了房,后来又升为侧福晋,一直深得皇上喜欢。

     皇上曾经说过,因为她的出身,不可能成为王府的福晋,虽然如此,但是皇上答应她,一定会好好对她,绝对不让她受到任何委屈,那时候的云妃情窦初开,对皇上也是死心塌地,所以皇上有些事情,她也会知道一二,渐渐的,她也就参与到了皇上的政事之中。

     当年二皇子的离开,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皇上在里面出谋划策,待先皇将二皇子赶出皇宫时,皇上担心先皇年纪大了,终有一天会将二皇子召回,如果到时候先皇立二皇子的话,那么皇上这么多年处心积虑忍辱负重所做的一切,便就白做了,所以他便命云妃的阿玛,暗中将二皇子杀害。

     云妃不忍见到皇上手足相残,担心会得到上天惩罚,便瞒着皇上,将二皇子放走,二皇子感激云妃,声称如果云妃有任何需要,他一定会以死相帮。

     后来皇上初登大位,太后把持朝政,皇上无法亲政,此时皇上便想着让云妃的阿玛入朝为官,短短三年时间,云妃的阿玛便已经成为大将军,而他成为大将军的原因便是剿灭了太后心腹,太后将他恨之入骨,而皇上便大肆嘉奖,致使云妃阿玛不得不辞官回乡,然却极为蹊跷的暴死家中。

     在阿玛成为大将军时,云妃也无比的高兴,但是她渐渐的发现,皇上有许多事情瞒着她,不再像之前那般事事都与她商量,云妃是一个极为聪明之人,自然便想到自己的母家。

     于是她便暗自留心皇上,直到她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因为皇上对云妃不但有情还有愧疚,便允许云妃可以持令牌出宫,但去处只能是自己母家,别处不可。

     也就是在那时,云妃认识了费莫涛,一个对她一见钟情的男人,云妃阿玛知道云妃在宫中孤立无援,于是和费莫涛商议,将费莫涛的妹妹送进宫去,虽然云妃不愿意,可是想到皇上身边终究不会只有她一个女人,与其这样,不如安排一个自己人,于是在她有心的安排下,皇上见到了现在的懿妃,遂对懿妃也极为喜爱。

     皇上不知云妃与懿妃的关系,因为懿妃的原因皇上也升了费莫震邦和费莫涛的官职,而就在那时云妃的父亲暴毙家中,皇上大怒派人详查,却并无任何结果,而云妃也因为阿玛的去世,极为伤心,将自己关在未央宫中,从此再也不出未央宫大门。

     皇上心里知道,云妃是在责怪她,没有给她一个满意地答案,而皇上自己心中也有愧,因为云妃阿玛的死,是他一手策划,毕竟云妃阿玛知道的事情太多,对于他这个初登皇位不久的皇上,是极大的威胁,他必须除掉。

     云妃虽然在未央宫中不出,可是她却让费莫涛暗自去查阿玛的案子,果然查到最后竟然查到了皇上头上。

     云妃对皇上因爱的极深,遂也恨得刻骨,如果此次不是懿妃失宠,她绝对不会走出未央宫半步,再也不想看到皇上。

     听到云妃说到此,瑾嫔极为震惊,她之前便怀疑云妃和懿妃之间的关系不一般,没有想到会是如此关系,想起之前玉嫔所说,曾见到费莫涛深夜到云妃母家,想来便是在筹措一些计划,或者说是为了去看云妃。

     现在云妃再说起阿玛的事情,像是在叙述着别人的故事,脸上竟没有丝毫感情,瑾嫔想云妃将她与懿妃之间的关系告诉她,想来有更为重要的事情还没有说,“娘娘与臣妾说这些,到底是为何?”

     云妃看了看瑾嫔,苦笑一声,“时间过得真快,本宫也老了很多,皇上身边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真正留下来的却并不多,你知道皇上的子嗣为什么这么少么?”

     对于云妃突然的提问,瑾嫔有些诧异,“臣妾听说皇上近几年一直很宠爱懿妃,而懿妃却不能怀有子嗣,所以才会如此。”

     “不能怀有子嗣?瑾嫔如此聪明之人也会这么想?不过也难怪你会这么想,当初本宫也是这么认为,因为本宫多年也未曾怀有身孕,后太医也是这么对本宫说,本宫觉得对不起皇上,愧对皇家,然而却并不是这样……”说到这件事情,云妃终是不能释怀,“这一切都是皇上的旨意,皇上不允许我们怀有皇嗣,因为皇上打心眼里就不信任我们,不把我们当成是她的妃子,当本宫听说你怀有皇嗣之后,本宫便知道,皇上认定了你,皇上对你的感情,与本宫和懿妃不同,所以本宫才会找你前来。”

     未进宫之前,民间便说皇上最宠爱的妃子是懿妃,而她进宫之后,宫中人都说,皇上最宠爱的是未央宫的云妃,现在她在云妃面前听到的却是皇上对她们全都设有真心,这让瑾嫔更加不明白,这后宫之中,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臣妾愚钝,娘娘说的话,臣妾是越来越不懂,这中间到底是何事?”

     “本宫伺候皇上这么多年,陪伴皇上度过了那么多艰难的日子,本宫一直以为得到了皇上的心,本宫太天真了,皇上那么深沉睿智之人,怎么是本宫这么一个妇人所能看透,本宫这么多年不曾得到皇上的心,而瑾嫔你却得到了,就这一条,在这后宫之中你便不会受到伤害,皇上定会处处维护你。”此刻云妃看瑾嫔的眼神极为复杂,是嫉妒还是羡慕,她自己也分不清了。

     瑾嫔看到云妃这种眼神突然很害怕,她虽然看不懂云妃眼神中的东西,但是这样的眼神让她心里发颤,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娘娘,您不要多想,皇上心中有娘娘。”

     “你不用安慰本宫,这么多年,本宫看得很清楚,本宫今天对你说这么多,是因为本宫想让你放心,虽然本宫手握着你的一个秘密,同样的你也手握着本宫的一个秘密,我们算是扯平了。”

     “娘娘,您有什么吩咐直说便是,臣妾能做到的一定会做。”瑾嫔说这话不是为了别的,而是因为云妃握着她和舒太妃两条命,无论如何她一定要想办法保护她想保护的人。

     “本宫让你做的这件事情,你即便是丢了性命也要完成。”云妃见瑾嫔刚要开口询问,急忙摆了摆手让她不要插嘴,继续说道:“只要你将此事办成,本宫许你在皇宫之中一条活路,一条可以再给你一次生命的活路。”

     云妃说完便看着一言不发的瑾嫔,她会给她时间考虑,瑾嫔暗自想了许久,终是开口问道:“娘娘此话怎讲?”

     云妃知瑾嫔已经做了决定,便低声说道:“密道,一条可以通向宫外的密道,即便是皇上也不知道的密道。”

     听到云妃说皇宫中有密道时,瑾嫔差点喊叫出声,幸好云妃动作快,急忙将她的口掩住,虽然未央宫中没有几个人,但是此事事关重大还是小心为上。

     “这笔买卖,瑾嫔觉得划不划算?”云妃虽然不知道瑾嫔进宫是为了什么,但是在宫中生活久了以后,都会向往外面的生活,再一个便是伴君如伴虎,说不定哪一天皇上不高兴,会要了其项上人头,如果有一条可以自由出入皇宫的密道,那便是有了一张保命符。

     瑾嫔一直盯着云妃,想知道她说的这话是真还是假,如果真的有这条密道的话,她为什么不离开皇宫,而是将自己关在未央宫中,如果没有密道,这只是云妃给自己下的一个套,那她岂不是彻底落进云妃设的圈套中,越想瑾嫔越觉得此事不可靠。

     云妃知瑾嫔还是不相信她,便又说道:“皇上很快便会动手,懿妃这次怕是性命难逃,而本宫想来也会受到牵连,本宫日子不多了,有件事情本宫终究是放不下。”

     懿妃现在是最得宠的时候,皇上怎么可能会要了她的命,瑾嫔知道云妃还知道很多事情,看云妃样子,似是不愿意再多说。

     想到云妃提到的密道,如果真有密道的话,那么对于舒太妃离开皇宫瑾嫔便有了另一个保险的方法,只要她打点妥当,舒太妃定能安全的离开皇宫,为了舒太妃,瑾嫔决定冒险一试,“好,臣妾答应便是,云妃娘娘有事便说。”

     云妃听到瑾嫔答应,脸上露出笑容,轻轻站起身,让瑾嫔跟上。

     在云妃的带领下,瑾嫔来到云妃宫内所置的佛堂,佛堂很小,只是供奉着一尊观音,上次来未央宫的时候,云妃便是在这个佛堂礼佛,瑾嫔还记得当时她在这间房间的小桌子上看到一个孩子玩的拨浪鼓。

     想起这一点,瑾嫔不自觉的往那张小桌子上看去,上面除了一套茶具之外,并未看到任何的东西,想来云妃应该是收起来了。

     云妃走上前,对着观音拜了拜,然后走到佛堂后面的一堵墙处,用手轻轻敲了敲墙壁,瑾嫔仔细听着三长一短,重复敲了三次,之后便听到巨石移动的声音。

     在瑾嫔诧异的目光下,便见整面墙发生了转动,待墙体转了半圈之后,云妃取了火折同瑾嫔一起走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