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0.第60章 靠岸
    齐婉月本来打算把东西丢掉,可是不曾想齐思雨前来找她,无计可施的她,只好将东西放进房中,想着等没人的时候丢掉。

     只是发生了李松德的案子之后,所有人都聚在一起,她根本没有时间处理。

     赵致远很好奇齐修文要扔的是什么东西,想到齐婉月谨慎害怕的样子,再联想到两起命案,于是赵致远便潜进了齐婉月的房间,将那件东西找了出来。

     当齐婉月听赵致远说完这件事情之后,脸刷的一下白了,瘫软在地,知道一切都完了。

     齐思雨见齐婉月这般,知道唐铭手中的东西必定是一个让齐婉月无从狡辩的东西,“那是什么东西?”

     唐铭抖了抖手中的东西,出现在众人眼前的竟然是一件血衣,“这是?血衣?”

     “没错,我想这件衣服大家应该都认识吧?”唐铭问道。

     管家自然认识这是谁的衣服,“这是修文少爷的衣服。”

     “修文?怎么会是你?”齐思雨怎么也想不到杀死自己夫君的凶手就让是他。

     “是啊,修文少爷,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齐修文在齐家一直是一个极为安静的人,案件发生之后,谁都不曾想到会是他。

     齐婉婷见事情已经败露,只能坐在那里痛哭不已,身边的周鹤轩依旧一句话都没有说。

     “为什么?谁让老不死的瞧不起我,既然如此,我便让他瞧瞧我这个一直让他瞧不起的人就送他归西。”说道齐老爷,齐修文脸上露出怨毒的表情。

     此时的齐修文再也不像平时的他,管家看着这样的齐修文有些陌生,好似从来都没有见过似的,“修文少爷,你在说什么?”

     齐修文冷笑一声,“他一直都看不起我,一直都认为我没有出息,我喜欢的东西,他从来都看不上眼,就连我喜欢的人,他都说我是痴心妄想。”

     “喜欢的人?”齐思雨一直以为齐修文只是喜欢画画,不曾想他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为什么她不知道。

     想到自己喜欢的人,齐修文内心酸楚,“没错,我有喜欢的人,我很喜欢她,当我说我想娶她时,那老不死的却说我是痴心妄想,让我尽快放弃,凭什么,我凭什么要放弃!”

     “所以你就杀了爷爷?”齐思雨怎么也没有想到齐修文会因为这个杀人。

     “没错,他总是一次又一次的挖苦我,今天在船头也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让我很没有面子。”说到这,齐修文突然转过脸看着赵致远,“为什么是你,为什么你可以,为什么我就不可以,为什么,你到底哪里比我好?”

     对于齐修文突然发怒,众人有些不明白,他和赵致远平时交往很少,此刻为何要对他发这么大的脾气。

     看着齐老爷冰冷的尸体,齐修文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哪里做的不对,“老不死的明明知道你接近思梦不单纯,可是他还是很看好你,不但把思梦嫁给你,还让你撑起这个家,他个老糊涂,年纪大了分不清好人坏人,既然这样,他还活在这个世上有什么用!”

     听到这里齐思雨终于知道齐修文喜欢的是谁,“你喜欢的是思梦?”

     听到齐思雨的话,齐思梦不敢相信的看着齐修文,这个平时不和她说话的堂兄怎么可能会喜欢她,她从未那么想过。

     齐修文也知道,齐思梦根本不会注意他,即便他的眼神从来都没有从她的身上离开过,他所有的画,画的都是齐思梦,“没错,我喜欢思梦,在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她,老不死的也知道,可是他却不同意我娶思梦,说我根本配不上她。”

     “堂兄……”齐思梦想要说什么,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思梦,我真的很喜欢你,我知道你不喜欢我。”齐修文苦笑道:“既然我得不到你,那么我也不会让赵致远得到你,所以当我听到他和老不死的谈话时,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我以为他会反对你们的婚事,然而却不是我想的那样,当我听到老不死的虽然知道他是来复仇,可是他还是把你和这个家交给他,凭什么,为什么所有的一切他都可以得到,既然这样,我就要把他从我这里夺走的全部毁掉。”

     齐思雨不敢相信,这个一直很乖的弟弟竟然是杀人凶手,而且在杀了人之后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在他们身边依旧照常生活,“你杀爷爷嫁祸赵致远我们知道是什么原因,可是松德呢,你为什么要杀松德?”

     想起李松德,齐修文就恨,他恨李松德可以那么大胆的调戏齐思梦,而他却不敢,每次看到齐思梦他都会低着头不敢看她,在李松德身上,他看到自己懦弱无能,就像自己的父亲周鹤轩一般,是一个无能的男人,“李松德?他活该,谁让他对思梦图谋不轨,我不止一次的看到他调戏思梦,他早就该死,我只是让他多活几日罢了。”

     原来仅仅因为这个原因齐修文就杀了李松德,她不止一次看到李松德对齐思梦动手动脚,可是这对于她来说虽然心里不舒服,但是她认为这是男人的本性罢了,“你……你简直就是杀人恶魔,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对于自己杀人,齐修文从头到尾都不认为自己有错,他觉得这两个人就该死,“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李松德根本不爱你,他看上的只是你的钱罢了,既然这样,你还要这样的男人做什么,我把他杀了,你就可以再嫁给别的男人,难道这样不好吗?”

     “好了,不要说了,你不要再说了!”齐婉月再也听不下去,她没有想到自己唯一的儿子会变成这个样子,问她却一直都不曾发现。

     听到齐婉月的话,齐修文说道:“哈哈哈……其实我今天变成这个样子,和你也脱不了关系。”

     “你在说什么?”齐婉月不明白自己的儿子为什么会这么说。

     “你看看他,你好好看看他!”齐修文指着齐婉月身边的周鹤轩说道:“你看他现在是什么样子,他还是一个男人吗?为人妻却不守妇道,为人父却不能撑起这个家,每次看到他这副样子,我恨不得杀了他。”

     齐婉月有些不明白,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修文,你在胡说什么,他是你的父亲,你为何要这般说他?”

     齐修文一脸嫌疑的看着周鹤轩,“从小我就看到他对你唯唯诺诺,对老不死的言听计从,从来都没有说话的权利,就像是一条狗一般,别人让他干什么他就去干什么,这样的父亲,让我很丢脸,我不愿意看到他!”

     即便齐修文说话如此难听,周鹤轩好似没有听到一般,只是低头不语,也许这么多年他早就习惯这个样子,对于别人的指指点点,他已经感觉不到,即便是看到自己的儿子成为该杀人凶手,他还是无动于衷。

     “修文……”齐婉月从来都没有想到过齐修文会这么看自己的父亲,在她眼中,这一切都是那么正常,可是在修文看来,这些全都不对。

     “这样也好,我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家,不用再看到你们的嘴脸,不用再苟活在这个世上。”也许齐修文觉得自己这么做是解脱,前面种种理由,其实最终他想寻得的是自己的解脱吧。

     船靠岸之后,衙役已经在岸边等候,当齐修文出来后,被他们直接压往县衙,齐婉月哭的死去活来,而周鹤轩一直都那么不动声色的低头站在那里。

     唐铭看着周鹤轩,难道这个男人真的已经死心,即便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变成这个样子,他还是感觉不到吗?

     齐婉月见齐修文被带走,周鹤轩没有任何动作,愤怒的她一巴掌打在周鹤轩脸上,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这个懦夫,为什么我会嫁给你这么个玩意,你根本就不是一个男人,作为男人的担当你一点都没有,我还要你有何用。”

     对于齐婉月的谩骂,周鹤轩就那么受着,也许这不是齐婉月第一次这么骂他吧。

     唐铭心想,也许曾经的周鹤轩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小爱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唐大哥,为什么会这样?”

     这世上本就是这个样子,小爱初入尘世自然不了解,相信随着时间的流逝,她会慢慢懂得,“很多事情你现在不明白,等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我想你就会明白了。”

     “可是我真的不想懂……”小爱低声说道。

     “好了,我们快回去吧,我想你父亲应该等着急了。”现在已经进入青山县,唐铭决定马上送小爱到巡抚张廷广那里,这也算是完成他的托付。

     当张廷广见到自己失散多年的女儿之后,喜极而泣,对唐铭表示感谢之后,便带着小爱回到家里去见她的母亲,小爱虽然很不愿意离开唐铭,不过她也想看看自己的母亲是怎样一个人。

     “唐大哥,我会回来找你的。”小爱坐上回程的轿子,出城门时,打开轿帘对着唐铭喊道。

     唐铭冲小爱挥了挥手,转身离开,他要去找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