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5.第55章 出谷
    静姝与其他几人说了一会话,便离开,离开之时玉嫔对她说,让她日日前来长春宫陪她说说话,解解闷,静姝应允离开。

     自那之后,静姝便日日去玉嫔宫中,两人只是客套的说几句话,静姝便离开。

     今日静姝离开长春宫刚到敬怡轩,便看到玉嫔贴身丫鬟夏烟跑了进来。

     “小主,我家娘娘说宫中竹叶茶没有了,希望小主能送一些过去。”

     听到夏烟的话,静姝暗中思忖,昨日她刚送去一些竹叶茶,今日怎会没有,可见玉嫔并不是为竹叶茶而让她返回,必定有别的理由。

     “望夏烟姑姑稍等一会。”

     静姝走进房中,拿了一些新晒的竹叶茶,随着夏烟返回长春宫。

     待到长春宫门口时,便看到正中一抹明黄,心中暗惊,皇上竟然在此,随即想明白,玉嫔为何会让她去而复返,可见她用意之深,静姝暗笑一下,轻轻走进去。

     “奴婢参加皇上,参加玉嫔娘娘。”

     听到声音,皇上才抬头看去,只见正中跪着一女子,眉头一皱说道:“抬起头来!”

     皇上并未让她起来,静姝只有跪在地上微微抬起脸,但是双眼触地,不敢直视龙颜。

     看到地上所跪之人穿着并非宫女衣装,随口说道:“朕怎么从未见过你。”

     “皇上,这是去年秀女中的董答应,一直抱病住在敬怡轩。”

     皇上好像有所印象,她应该是去年秀女中最后一批,那天也是有些累,只是看了看画像,草草定了一个答应,不过现在见到本人,再想起当时所看画像,心中暗笑,差距竟是如此之大。

     玉嫔看了看皇上,并未从他脸上发现任何表情。

     “董答应……朕好像有些印象,看来董答应的病已经好了?”

     虽是问静姝,但是眼睛却看向玉嫔,感觉到皇上眼中不悦,玉嫔急忙跪下。

     “皇上上次喝过臣妾宫中的竹叶茶不是说好喝么,今儿皇上来的不巧,竹叶茶臣妾也极为爱喝,贪嘴多喝了几杯竟然喝完,这才让董答应再送来一些。”

     听到玉嫔所言,皇上令静姝抬起眼帘,在惴惴不安中,静姝慢慢抬起眼睛,一道玄黄照得她眼睛胀痛,看着眼前儒雅而又极具威严的男子,静姝心脏剧烈跳动,进宫一年多她终于知道皇上的样子。

     如刀锋雕刻般的脸颊,薄薄的嘴唇,高挺的鼻梁,不怒自威的双眼,像是深海中的漩涡,让她深陷其中,原来这就是她的夫君,想到夫君二字,静姝脸上飞出两片红霞,趁着她的飞霞装更显娇羞妩媚。

     “经常听玉嫔夸赞你不仅茶晒制的不错,就连泡茶的手艺也非同一般,今儿朕也要品尝一下,不知董答应可是方便?”

     “能伺候皇上,是奴婢的荣幸。”

     “如此甚好,那朕就亲尝一下你手艺如何,是否真如玉嫔所说。”

     说完,皇上拿起一本书,悠然看起,再也不理会跪在地上的静姝。

     “是。”

     静姝看了一眼玉嫔,在玉嫔眼神指示下,她轻轻起身,来到桌前,静静开始泡制茶水。

     唐铭看着雪无情冷声说道:“我再说一遍,把解药拿出来!”

     唐铭一字一句的说着,声音很缓慢,而在雪无情听来,心中却一阵阵的胆寒,她竟然有些害怕眼前这个要弱自己很多的男人。

     “要想要解药,先打败我再说,云起雪飞。”雪无情根本没有拿出解药的打算。

     “那你也别怪我不客气!九天玄诀!”

     漫天飞雪中,一把金剑从天而降,将雪无情的雪刃全部击碎,对着雪无情飞去。

     “哼,小子,不要太猖狂,你以为凭借你的本事就可以打败我吗,简直是痴心妄想,饕风虐雪!”

     “唐铭,小心啊!”

     绝爱没有想到师父会使出这招,有一次她偷看师父练功,就是这一招,竟然将山谷大部分毁掉,当时使出这招之后,师父变得很疯狂,头发也变得雪白,人也老了很多,她不知道师父为什么会这种自损的招数,师父不让她问,而且她也不敢问。

     整个山谷突然变得很冷,寒风凛冽,吹的唐铭全身头痛,如果不是法力阻挡,估计这风就能将自己吹的皮开肉绽。

     原本还算外表娇好的雪无情,变得越来越恐怖吓人,头发灰白飞散,原本光滑的脸变得像是树皮一样,全是褶瞬间老了几十岁,再也想象不到之前的样子。

     这是什么招式,竟然将自身损害到如此程度,唐铭顾不得其他,绝爱因为没有任何的法力,根本承受不住,唐铭还要分出一部分法力保护绝爱和唐景辉,还好之前唐景辉受伤不是很严重,此时帮助唐铭抵挡了一部分攻击。

     “少爷,小心了,这老妖婆将几十年的内力聚在一起才使出这招饕风虐雪,我相信这也是最后一招,她是真的要置我们于死地。”

     对于雪无情的这同归于尽的法诀,唐景辉还真有点唏嘘,没有想到,一个女人连自己最在意的容貌都可以舍弃,可见她是多么想杀了他们,也许在她眼中,他们已经不是他们本身,而是被她当做那个有负于她的张廷广,看她现在的样子,和眼中怨毒的眼神,可见她对那个张廷广有多爱,有多恨。

     “既然她想让我们死,那我们也不能让她活着,成为我们的威胁。”

     虽说唐铭觉得雪无情的身世很值得同情,但是面对这样的老妖婆,他真的想杀了她,免得她在祸害像绝爱这样的小姑娘。

     “龙吟天下!”

     随着唐铭声音落下,身后闪现出一条金龙,龙吟之声响彻山谷,震撼云霄,而此时唐铭身上散发出的王者之气,让人打心眼中产生敬畏,雪无情没想到,唐铭竟然会这种招数。

     “这……这是……”

     雪无情知道,自己引以为傲的招数,在唐铭的法诀面前,简直一无是处,既然杀不了他们,她也不会想不开去送死,她相信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现下最重要的就是逃。

     “想逃,没门!”

     看出雪无情的意图,唐铭并没有打算放她走,身后金龙向雪无情追去,将她围在中间,只等着唐铭下令,只要唐铭一声令下,相信雪无情必定尸骨无存。

     “绝爱,你难道真的眼看着为师死在这里吗,虽然为师平时对你冷淡,但是你想想这么多年,为师可曾亏待过你,如果没有为师,你还能活这么多年吗?”

     看着躺在唐景辉怀中的绝爱,雪无情开口向她求饶,希望她可以让唐铭放了她,她就赌一把,而且绝爱的脾性她最了解不过,只要她开口求她,她必定会答应。

     绝爱没有想到雪无情会求她,虽然她对自己做了那么残忍的事情,但是毕竟是养育了她十几年的师父。

     “唐铭……”

     看着此时的唐铭,绝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真的想放她一次,就当是偿还了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情,还有父母对她的伤害,之后她们互不相欠。

     唐景辉见绝爱有些动摇,急忙说道:“绝爱,你要想清楚了,她平时是怎么对你的,还有你身上的毒,她至今都不给你解药,可见她对你根本没有一点师徒之情,你不要犯傻了。”

     “可……可是她毕竟是我师父,虽然她对我无情,我不能对她不义,这次放了她吧,就当偿还了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情,如果她再做出伤害我父母的事情,那么以后再见,就是仇人。”

     说完这话,绝爱不再看雪无情,这次之后她们便没有师徒之情,自己也不会找她报仇,现在虽然身中剧毒,但是能在最后的几天遇到唐铭,她已经很开心,也算是上天眷顾她。

     “绝爱……”

     唐铭没有想到绝爱竟然会这么善良,雪无情不但将她从父母身边掳走,还让她身中剧毒,她竟然能够原谅她,虽然她原谅了她,但是唐铭却不原谅,因为她要杀了自己,他绝对不会留她。

     “雪无情,虽然绝爱不杀你,但是你却要杀我,我是绝对不会放任你离开,现在放了你,你以后必定会再度寻到我,还会杀我,我不会给自己留下隐患。”

     雪无情没有想到,唐铭没有听从绝爱的话,她本以为他会看在绝爱的面子上,放她一马,看来绝爱在他心目中,还是不如自己重要。

     “哈哈……小子不要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你不过是爱自己胜过爱绝爱罢了,你这种男人,最为无耻。”

     唐铭觉得雪无情简直是无可救药,“随你怎么说,我不想和你狡辩,今天你是必须要死在这里。”

     “龙火之术!”

     金龙对着中间的雪无情喷着火焰,被困住的雪无情无法逃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火烧向自己,她不甘心,还没有杀死那两个贱人,她不甘心!

     “唐铭,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啊……”

     雪无情凄惨的喊叫声响彻山谷,让人听了毛骨悚然,看了在火中挣扎的雪无情,唐铭只是冷冷的看着,直到她全无声息,变成一股焦黑的干尸。

     “唐铭,给她……留个全尸吧。”

     绝爱太过于善良,总是不愿意看到她被烧的连灰烬都没有,既然已经死了,还是给她留一个尸体吧。

     看到绝爱的样子,唐铭知道今天的事情对她打击太大,而且如果今天他真的将雪无情烧成灰烬,绝爱心中总会有些许的不忍,在日后她也不能真真正正的开心。

     “好,我答应你。”

     唐铭将龙吟天下收回,悬浮在空中的雪无情掉落下来,毫无生机就像是一个腐烂的树桩。

     “我想把她埋了。”

     唐铭并没有反对,而是将绝爱扶起来,来到雪无情的身边,绝爱看到已经完全没有人样的她,转过头不再看她,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我帮你!”

     唐铭一掌在原地开了一个大洞,将雪无情的身体放在里面,然后将她掩埋,在这过程中,绝爱没有再看一眼,任由唐铭在那掩埋,直至一个鼓起的坟包形成。

     绝爱看着眼前的新坟,跪在前面磕了三个头,算是偿还了她所有的情谊,她本来该恨她,但是却恨不起来,想想这十几年,她确实没有虐待过她,虽说不上疼爱,至少没有让她吃苦受冻,这点她已经很满足。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身中剧毒孤苦无依的绝爱,唐铭是不会放任她不管。

     “我……我不知道。”

     想到以后的日子,绝爱有些害怕,她该何去何从,这山谷中虽然有欢乐,但是现在却充满了悲伤,她不愿意再待在这里,如果出去,她虽然有父母,可是他们愿意不愿意收留一个全身剧毒的累赘。

     唐铭答应过张廷广会把绝爱带回去,“你父亲和母亲很是想念你,我带你去找他们吧。”

     “可是我现在身上……”

     想到自己的父母,她当然愿意去到他们身边,只是想到她身上的剧毒,她有些害怕。

     “我不敢百分百的向你保证给你解毒,但是我相信控制毒素发作,我还是有把握。”

     唐铭虽然不知道绝爱中的是什么毒,不过说起用毒的话,想来没有人会比唐景辉更厉害,想到这,唐铭看了看站在那一声不吭的唐景辉。

     唐景辉感受到唐铭的眼神,知道他的意思,于是点了点头,“我想我可以试一试。”

     听到唐景辉的话,绝爱高兴的说道:“真的,你没有骗我,我的毒真的有办法解?”

     雪无情死了之后,绝爱以为自己也肯定会死,没有想到唐景辉竟然有办法给她解毒,不管他是不是在安慰自己,她都愿意试一试,因为她真的不想死。

     “我没有完全把握,不过我会尽力。”唐景辉说道。

     “景辉说他会尽力,我相信他一定会尽力,你就放心吧。”唐铭安慰道:“但是你这个名字要改一改。”

     绝爱不明白,给她解毒和改名字有什么关系“为什么?”

     “你父亲告诉过我,你的闺名叫小爱。”张廷广曾经过过唐铭绝爱的名字。

     “小爱?小爱……好,这个名字我喜欢,我以后就叫小爱。”

     看着再一次有笑容的小爱,唐铭有些许的欣慰。